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传记·回忆录   >   正文

《碧血丹心——东征中的刘志丹 》

白占全

发布时间:2019-07-25 09:28:4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45731次

第一章 挺进黄河

瓦窑堡兴师

公元一千九百三十六年春节,本来热闹繁荣的陕北瓦窑堡,节日气氛异常浓烈。窑壁墙上贴满了各色标语,屋顶街头插满了鲜艳的红旗。造币厂、弹药厂、兵工厂、被服厂、机械修配厂的工人及农民,满怀战斗的豪情,喜气洋洋地拥上街头。人们敲着锣鼓,吹着唢呐,扭着秧歌,划着船,舞着狮子,唱着信天游,欢庆党中央毛主席到达陕北的第一个春节,歌颂党中央毛主席挽救了陕甘革命根据地。整个瓦窑堡充满着沸腾,充满着欢乐,到处洋溢着激情的歌声。

刘志丹更是异常兴奋和忙碌,他冒着酷寒走家串户找老乡谈话,为红军东征动员民工、组织粮食、打造船只。他跑遍了清涧、绥德、吴堡等地的每一处黄河渡口,查看地形、河情、敌情,夜里骑马奔走,白天下马观察,把得到的情况,全部电告给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侦察完黄河渡口,刘志丹一有时间,就去找中央领导同志请示工作、研究问题和商讨军情。对此周恩来副主席常对说:“刘志丹同志对党忠贞不二,很谦虚,最守纪律。他是一个真正具有共产主义品质的党员。

当时,红28军刚组成,刘志丹对这支部队的政治教育、军事训练抓得特别紧。他亲自给部队上军事课。从制式训练到射击要领、投弹绝窍、地形地物的利用、战术基本训练,从头到尾耐心地讲。对于各种姿势,他一个一个地纠正。训练卧倒时,有的战士翘起屁股,他一个个给压下去;瞄准时,有的战睁着两只眼,他摆着手叫闭上,有人就把两只都闭上,他再把战士的右眼皮一捏,叫着“用左”,反复几次,都教会了。他经常对指战员们说:“我们红二十八军组建时间不长,各方面的基础都很差。所以,我们部队的组织建设、政治工作、战斗经验,都要向中央红军学习,使红28军迅速成长起来,适应革命发展的需要。”刘志丹怀着对毛泽东主席的热爱和对党中央的忠诚感情,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到红28军的建设上。

刘志丹的家就住在瓦窑堡沙家巷一个不足lO平方米的侧窑内,室内只有一个小锅,两个小瓷盆,一把饭勺,几只饭碗,双高粱杆筷子,生活异常简朴。他那窄小的窑洞内经常挤满了人们。乡亲们提着鸡蛋、红枣,抱着大南瓜,从很远的地方跑到瓦窑堡看望刘志丹。一些老婆婆们看着刘志丹尚且虚弱的身体,心疼地说:“那些狠心的,心锤让狗吃了,看把老刘的身子糟踏成啥啦!可要好好的补养呀!”说着直抹眼泪。那些老大爷们,也关切地说:“总指挥,当时把你扣起来,我们日夜为您担心哪,听说那些搞错误路线的人,把您折磨的不轻啊。”

刘志丹说:“我这不是又在好好的革命吗?不要呀那些言风语,现在有毛主席领导我们革命,一切都好办了!

老大爷说:“可危险哪,多亏毛主席来得及时,要不然咱们陕北革命根据地就完了!”

一天,刘志丹为准备东征,工作到深夜才回家。到家时,眉毛、胡子都结着一层冰花。推门进去,见窑里炕上、脚底蹲着、坐着许多人,正和妻子同桂荣聊天。刘志丹一进门就说:“老乡们,这样深夜,天又这么冷,叫你们等久了,很对不起。”

“这么冷,老乡们都没有吃饭吧,做点啥吃吃。”

大家说:“不用不用,只要能见你一面,我们就乐意了。”

同桂荣下炕一看,家里啥也没有,笑着对刘志丹说:“你看,该做哩!

刘志丹这才愣了一下,忽然发现桌下面有谁送来的一个南瓜,才解围地说:“煮南瓜吃吧,赶一赶寒气就行。”

同桂荣煮熟了南瓜。家里只有两个碗,两双高粱筷子。同桂荣舀好,刘志丹端给大家,叫大家轮流传吃。大家你传我,我传他,最后都传给了刘志丹。他说:“你们看我来了,我应该招待你们,招待的不好,大家不要见怪,可是不吃不行。”大家没法,一人夹吃了一块南瓜,最后剩下汤,他说:“我全包了。”鸡叫时,人们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人们走后,刘志丹抚摸着熟睡的女儿力贞。同桂荣看着他,心疼地说:“这么晚才回来,看把你冻成啥了,这么瘦弱的身子,怎能熬得住啊!还是体息休息几天再工作吧!”

刘志丹说:“毛主席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奔波,到陕北根据地后,日夜为中国革命操劳着,咱们这算个啥呢?再说,马上要东征了,我能息着吗?”说起毛主席,刘志丹就满面笑容,感到浑身是劲,激情难抑。

许多受过整、坐过牢的志获释后,经常来找刘志丹,要跟执行王明“左”倾路线的人在毛主席跟前打官司。刘志丹从革命的大局出发,耐心地教育他们:“过去了的事,都不要放在心上,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是路线问题,党的历史上的问题,不必着急。我们要相信党中央和毛主席,会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要为党忠诚地工作,让党鉴定每个党员!”

28军成立不久,中央时组建北路军,任命刘志丹为总指挥,宋任穷为政治委员。北路军除28军外,还有由26军改编的七十八师和陕北骑兵团。任务是向吴家坡、响水、横山一带挺进,配合红军主力打退国民党反动军队对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围剿”,牵制北线敌人,相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扩大红军影响。北路军虽组建时间不长,但屡获战果,打击了敌人的气焰。完成了任务后,原部队归还建制,准备接受新的任务。

刘志丹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废寝忘食地工作着,主席亲切和蔼的笑容,瓦窑堡会议时对时势精辟论述及对当前中国共产党的策略任务独到的见解,时时出现在他的脑海,毛主席站在主席台中央,操着一口浑厚的湖南乡音讲道:“大量活生生的事实,说明在日本帝国主义者威胁我全民族生存,要把整个中国从几个帝国主义家都有份的半殖民地状态改变为日本独占的时候,国内地主资产阶级营垒是会发生分裂的,民族资产阶级有重新和共产党建立统一战线的可”他说:“统一战线与关门主义的策略。一个是要招收广大人马,好把敌人包围而消灭亡;一个是依靠单兵独马,去强大的敌人打硬仗。前者是调动浩浩荡荡革命大军的策略,后者是孤家寡人的策略。”他挥动着双臂大声疾呼:“我坚决地回答,赞成统一战线,反对关门主义。”当讲人民共和国的性质时,压低了嗓门,提醒大家注意记取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在新的形势下,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他告诫大家,“共产党和红军在统一战线中具有决定意义的领导作用。”

中央与军委的整个军事行动,刘志丹十分赞同。他认为陕甘和陕北这块根据地是很稳固的根据地,红军可以扎根,也可以落脚。东侧黄河,北靠沙漠,南平原,西面荒凉,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白军要四面“围剿”也不那么容易。但是,人烟稀少,济落后,交通不便,消息闭塞,不利于红军本身的发展。面对日本加紧侵华和蒋介石继续“围剿”的严峻形势,红军必须立足陕北,向外发展,东渡黄河,在吕梁山开辟一块根据地,再向晋中和晋东南发展。东渡黄河可把抗日的主张扩到华北,可以解决经费给养,扩充兵员。但他多次提醒人们,东征必须保证和陕北根据地的联系。

此时的山西,正值经济复苏时期。作为土皇帝的阎锡,既表面命予蒋介石,又暗中与日本勾勾搭搭,更时刻防范红军渡河入晋。他派出5个旅的晋军配合蒋介石入陕“剿共”,同时调集13个师所属26个旅的晋军密布于沿黄河东岸到省城太原,形成“三线”、“六区”的纵深配备,严防经军染指山西。

1936年1月lO日,中共中央常委会议决定,红军在陕北渡过黄河,东征山西。2月7,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中央政府发布了《东征宣言》。接着,红军主力改编成“中国人民红军抗先锋军”挥戈东征,由毛泽东任总政委,彭德怀任总司令,叶剑英任总参谋长,杨尚昆任总政治部圭任。下辖l军团、15军团、28军、30军。l军团、15军团,从清涧、绥德一带渡河;28军的任务是进军神府,从佳县以北渡河,楔入晋西北地区,牵制和打击敌人。

2月中旬,毛泽东、彭德怀率领l军团和l5军团开始行动。时令严冬,西北高原仍然冰雪相连,高原的山风砭入肌骨,战士们扛着枪,踏着积雪,“咯吱咯吱”地前进。经过几天的行军,到了无定河以北的地区,研究渡河地点。选中了河口和沟口两个渡口,准备分路强渡。2月18日,毛泽东、彭德怀下达了东征作战命令,规定第一步作战任务是在东岸造成临时作战根据地。2月20日20时,一场威武雄壮的渡河战斗打响了。一夜之间,红l军团、红l5军团分别从绥德沟国、清涧河气突破黄河天险。2月23日,毛泽东率红军总部人员及两个军团全部渡过黄河。锡山苦心经营的黄河堡垒全线崩溃。

2月下旬的一天,周恩来到中央军委刘志丹的办公室,看见刘志丹正在聚精会神地拟作战计划,密密麻麻地写了好几张。周恩来笑着说:“志丹呀,这样没日没夜地工作,可别累坏了身体。”

志丹笑眯眯地说:“没事,别看我身子瘦些,可浑身充满了劲儿。

顿了一会,周恩来说:“接主席电令,要二十八军主力移向吴堡附近。第一步乘李生达撤退,肃清吴堡、佳县、神木、府谷一带第二步,配合沿河武装继渡河,向柳林军渡以北山西地方发展苏区。若高、并两敌侵入,二十八军移对高、井。

“我们不论从战略上、从战役上、从消灭出西的敌人上、从消灭陕北教人上,必须集中全力争取东胜利。

刘志丹胸有成竹地说:“行动方案已拟就。战士们一听有仗可打,且能打硬仗、大仗,个个情绪高涨,斗志昂扬。

周恩来高兴地点点头,说:“红二十八军是一支军,大都是由当地游击队组合成,一定要加强对战士们思想政治教育和军事技术的训练,使该军成为一支钢军、铁军。

新的任务开始,二十八军也誓师起程。起程前召开了全军大会,刘志丹、宋穷分别讲了话。

刘志丹说:“中央红军结束长征到达陕北后,确决定把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和民族抗战的出发点放在陕甘苏区。然而陕甘苏区面积窄小,仅有四万余平方公里,土地贫瘠,经济落后,粮食和工业

品缺乏。加上频繁的自然灾害和国民党连年的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使陕北人民贫困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仅无力保证红军队伍兵员的补充军需供给,就连党和红军大批机关、部队人员的吃饭穿衣很难满足。一方面,我们虽然打退了国民党的第三次围剿,但根据地周围仍是敌军云集,红军和根据地的处境甚险。如何巩根据地,发展和壮大红军和抗日力量,选择红军的主攻方向,成为摆在中央前的一个切问题。

“党中央、毛主席审对度势,决定渡河东征。首先,山西既屏障着党中央所在地,又是我军直接实现对作战的必经之地,是推动华北乃至全国的抗日救亡运动走向新高潮的理想通道。其次,山西人口稠密,物产丰富,经济处于复苏时期,便于红军扩充兵源,解决给养以及筹款和征集作战物资等。第三:东征山西,威胁其老巢,进剿苏5个旅就可退回,缓解陕北苏区的军事压力。第四,东征人晋避免同有抗日要求的东北军、十七路军作战,争取同他们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第五,东征山西、开创根据地,可与陕北苏区相互为依托,互为屏障。以此作为战略支点向外发展,向北可转绥远,向东开赴河北抗日前线。第六,可赢得社会各界爱国人的拥护和支持;从而推动华北乃至全国各地正在兴起的抗日救亡高潮。

“目前,红一军团、红十五军在毛泽东、彭德怀的率领下,已突破黄河天险,占领了三交、留誉、义牒镇,接着以神奇的速度向纵深发展,取得了蓬门、关上、水头浅役的胜利。中央电令我们二十八军即速出发,向神府进军,打通陕北苏区与神府苏区。大家心里都明白,要佳县以北渡河,必须进军神府。这一路约有五六百里,从未打通过。人据点,密如蚁穴鼠洞,所以大家一定要用‘小老虎’的战斗精神同敌人作战,迅速进入神府,渡河东征,开辟新区。

宋任穷政委说:“行动中,必须从各方面,用最大的努力来巩固部队和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各级指挥人员、政治工作人员要保持工作的不间断、灵活性和机动性,严格注意纪律保障,更坚决、更勇敢、更机动地消灭敌人。

刘志丹满怀信心地接着说:“同志们,胜利前进吧!打过黄河去,那里是我们的目的地,那里就是我们北上抗日的通途!”

刘志丹讲话时,会场上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拥护中央东征抗日的正确路线!”、“打通陕北与神府苏区!”、“打到山西去!”等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瓦窑堡上空。

刘志丹深知:中央虽然平反了他“反革命”罪行,但由于中央刚到陕北,短时间内难以完全澄清全部事实,仍然留有“犯有严重右倾错误”的帽子。出发前,他回到了家,对妻子同桂荣说:“这次出征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考验,事实会证明一切的。如果我死了,是作为一个革命党人牲的。”停了一会,志丹语气平缓地对同桂荣说:“你要好好抚养孩子,让她将来好好念书,长大做一个有用的,明天早上出发,你带上力贞来送送我。

刘志丹多少次出征,这是第一次让妻子、女儿为他送行,他已

经预感到此次东征任务的艰巨,做好了为革命献身的准备。

瓦窑堡誓师起程。因为二十八军是一支新军,刘志丹、宋任穷新来的唐延杰参谋长、政治部伍晋南主任,都关切地注视着部队的情况。宋任穷走在前,唐延杰走在后,刘丹在中间来回巡看,查看三个团战士们的情绪。红一团是由绥吴战斗团编成的,团长黄光明是长征干部,经验丰富;政委王再兴,陕北本地干部,在张家口参加过抗日同盟军,回陕北后又打了两年,也是身经百战。红二团由米西游击队编成,团长于占彪、政委柴成俊。红三团由清澜红四团组成,团长杨琪,政委陈仿仁,团长杨琪是原陕北红二十七军八十四师师长,带兵打仗可是个老手。各领导,一个比一个劲头足,把部队带得生气勃勃,气贯长虹。刘志丹看到那行军的气势,心里才感到踏实了许多。

部队出了瓦窑堡,碰上了从安定返瓦窑堡的党校三班班主任原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刘志丹、宋任穷跳下马,同习仲勋紧紧握手,互相问候,互道珍重。刘志丹语重心长地对习仲勋说:“仲勋,向受过整的同志都说说,过去了的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这不是那一个人的问题,是路线问题,要信党中央、毛主席会解决好的,要听从党中央的分配,到各自的岗位上去,积极工作。后方的工作很重要,我们有了巩固的后方,前方才能打胜仗。你要带头做好地方工作。”说完,依依不舍地分了手,浩浩荡荡奔赴东征前线。

进军义合镇

2月下旬,刘志丹在清涧马灰坪接到彭德怀、毛泽东电报“二十八军明二十九日在义合镇待命”后,率红二八军,顶着凛冽的西北风,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向北挺进。

而在东征路上的刘志丹,却只盖着一块黑底蓝花的粗布旧被子,这还是在陕北打土豪时同志们硬分给他的。大家多次要给他换一块新的,都被他拒绝了。周恩来知道这一情况后,即派通迅员给刘志丹送去一件灰色的棉布大衣。刘志丹十分感动,他十分珍惜这件大衣,白天行军打仗披着大衣,晚上睡觉时将大衣压在被子上面。

    3月1日,二十八军在郝家击溃了高桂滋出抗之敌两个连后,来到了义合镇东面思家沟。部队刚驻下,就听到当地群众唱着:“好个井岳秀,整个坏个透。你把陕北挖了个苦,各种害债(荷捐杂税)说不清,逼得闹革命。”、“晋军过了河,绥吴两边舍(住),你把苏区剿了个怄,迟搁两天调红团(红军),把你们都打烂。”揭露陕北军润井岳秀与晋军的罪行。

群众听说刘志丹率领的红二十八军来了,都跑出来嚷着要看“老刘”。当时,刘志丹正在军开会,群众就蹲在门口、院落等着。人们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去年,‘老刘’带着队伍把张家圪台的敌人一收拾,盆子沟的灰熊就夹着尾巴跑了。百姓撵着放土炮、扔石头,他们连头也没敢回。

“自从那以后,没见过志丹,这回老刘又回来了。

“听说去冬老刘还坐了牢,差点杀了头!尔格那是啥人的?岂不坏了良心?

听见群众的议论,刘志丹出来向群众解释,劝群众回去,因为他正忙于准备打仗。

当天下午,刘志丹把通讯班长高克恭叫到军部,向他交待任务说:“明天,周恩来主席咱们一起打义,他要一个熟悉情况的同志带路,你是本地人,熟悉地形,决定派你去完成这个任务。”说,把写有“周副主席亲启”的一封信交给高克恭说:“这是介绍信。”

宋任穷政委接着叮嘱道:“周副主席就住在后思家沟,你回去交待工作时,不要摄周副主席的事,只说另有任务,到了那里,要听从周副主席指挥,要保证完成任务。”

高克恭按照指示交待了工作后,天已黑了,他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直奔后思家沟。

高亮恭进了周恩来住的窑洞,看见他正用小梳子梳理那又黑又长的胡须,警卫参谋喊了声报告,指着高克恭说:“这是刘志丹、宋侄穷派来的高克恭同志。”周恩来马上把梳子装进袋,打着手势说:“来,来,请坐,请坐。”

克恭见周恩来穿着自己一样的灰棉军衣,装束整洁,满面笑容,和蔼可亲,拘感一扫光了。

周恩来开口问:“高克恭同志,志丹、任穷给你交待了任务没有?”

高克恭连忙回答:“交待了。”

周恩来问了高克恭家乡、家庭、革命经历以及红二十八军整编前的情况、军部情况、党内生活情况等问题。

高克恭说:“我外号叫‘一点墨’,今年18岁,出生于绥德县深沟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曾与霍维德、刘汉武在义合到吉镇之间方圆百十个村庄里搞过革命,担任过少先队大队长职务,十二支队成立后任经济员,十二支队由于主要领导人判变解散后,在吴堡参加了四支队,不久编入战斗团,归二十八军序列,先在一团二连担任指导员,后调军部,任通讯班长,还是军部党支部书记。”

当得知高克恭是党支部书记时,周恩来问:“你们军长、政委在不在你这个支部?”

“都在我们这个支部。”

“他们和你们一块开支部会议吗?”

“我们开会,他们都参加。”

“他们跟其他党员是不是平等关系?”

“是。他们参加支部会,不让叫职务,只准叫名字后加同志二

字。

“好哇,他们做得对,党内就是这样的吗,你们能按组织原则办事,那很好!”

停了停,周恩来又“当时把刘志丹关起来,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高克恭说:“刘志丹是陕北人民的领袖,把他关起来,我们怎么也想不透,对这件事,我们足有意的。

周恩来点着头说:“当时,有人执行错误政策,把志丹同志扣起来了,这是绝对的错误!左倾路线给我们带来的损失很大!幸亏遇了志丹同志,他的姿态很高,对这件事的处理很正确,大家都应当向他学习。”

周恩来又了义合的地形、政治、经济、市场状况以及住户、交通等问题,一直谈到天亮,仍毫无倦意。高克恭和副主席一块喝了高粱钱钱稀饭后准备出发。

“哎,你这个指导员,怎么还没有枪哩。”

“留在警卫参谋那里了。”

“简直是乱弹琴,很不礼貌。志丹、任穷同志派了克恭同志来给我们带路,你怎么把他的枪卸了呢?

警卫参谋把枪拿来后,周恩来接过去仔细看了看,说:“哎,这枪不错,是从哪里来的?”高克恭回答说:“这是打横山时缴来的。”

“有多少发子弹。”

“有3发子弹。”

周恩来转身对警卫参谋说:“你拿20发子弹来,送克恭同志。克恭接过周副主席送来的子弹,兴得不得了,连声道谢。

周恩来说:“谢什么,你们打仗要用得嘛。”

高克恭带着周恩来副主席来到义合南面屏障二山前的一个叫鹞子的山头上,因为要打义合镇,必消灭二郎山的敌人。这个小山光秃秃的,连一颗树也不长。高克恭和警卫人员一起在这里挖了掩体,准备给周主席随时防身。

二郎山地理位置异常险要,陈长捷208旅驻义合镇时,深沟高垒之法修筑了二郎山寨子。寨子四周挖了宽一丈、深一丈余的壕淘。靠山梁有城门一道,山下有王家坪、西直沟、园子沟、合沟、杨家渠五道城门,城门四周深沟壁垒,铁丝网绕遍山沟。红军东征,陈长捷2月23日东撤后,敌84师桂滋部25l旅501团二营梁青田部驻二山寨子。

拂晓前战斗打,刘志丹亲率二十八军从思家沟向二郎山敌人压来,密结的枪声冰雹一样,敌营长梁青田素以作战胆大闻名84师,这次战斗原以为是独立营打的,所以壮着胆子,脱掉上衣,赤身指挥敌兵出了东城门向红军阵地冲击。刘志丹一看敌人冲了上来,立命令红一团狠狠打击敌人,密结的子弹、手榴弹打向敌

人,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了。红军战士乘胜追击,跳过了敌工事,消

灭敌人。敌营长粱青田这才醒悟是刘志丹的红军打过来了,慌忙

带着残兵从山下五城门出去,向三十里铺方向逃窜。

红二十八军同敌人作战时,周恩来听着枪声,心里非常着急,他走出掩体,上了山坡,用望远镜观察敌情,猛发现,有一敌人这边山头蹿来,他立即命令:“警卫连长,带个警卫排,把敌人压下去!”警卫连打得很猛,克恭正在着急,刘志丹和宋任穷政委带队及时赶到,一阵猛攻,击溃了这股敌人。

战斗结束后,刘志丹和宋任穷政委连忙跑去向周恩来副主席汇报:“义合战斗已经结,刚才警卫连打得那股敌人是阎锡山71师206旅第一营,营部驻扎三十里铺,营长许三铭。听见枪,赶来增援义合,幸亏您发现及时,果断指挥战斗,拖住敌人,我们才迅速击溃敌人。”周主席说:“敌人很顽固,这一仗打得很辛苦,叫大家好好休息。”

丹忙回去招呼部队。部队安排好后,又跑去见周恩来副主席,说:“恩来同志,你不要随军了,由这里打到神府苏区,还要打许多仗,不像其他军团,一下子就过了黄河,这一路等于开辟几百里新苏区,时间也很紧迫,你随军我们不放心。”

周恩来笑着说:“你们不必担心,到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因为军委需要主持工作,你们的任务很重,要专心指挥部队,不要老想着我!

“志丹!打晋军你是打出了经验,听说去年八月你用声东击西、围点打援的战术,在慕家源、定仙一举歼灭了晋军正太护路军孟宪吉一旅曲有诚团、马延守三旅吉文蔚团,开创了西北红军主力一次战斗歼敌一个整团的作战先例。

刘志丹说:“那是二十六、二十七军指战员共同战斗的结果。”

第二天一,志丹又来看周恩来,劝他后方,周副主席怕志丹担心,只得答应了。恰巧,中央来电要周恩来副主席速回瓦窑堡和东北军商谈建立统一战线的事情。刘志丹将周恩来副主席送了很远,几次吩咐护送队伍,一定要保证周副主席的安全。

临别时,周恩来嘱咐刘志丹:“此次北上神府路途还很远,任务还很艰巨,二十八军一定要相机袭击敌堡,扩大红军,扩大苏区。”

刘志丹依依不舍地与周恩来道别。

奔袭大王庙 

刘志丹送走周恩来副主席后,部队开了党委会,红二十八军继续北上,争取早打通神府。红二十八军的指战员,谁都心里有个数:要到佳县以北渡河,必须进军神府,这一路程约有五六百里,从未打通过,特别是自从去年9月间肃反之后,阎锡山的晋军又过来捡便宜。井岳秀、高桂滋又活跃起来,把苏区的许多地方又变成白区,红军要经过的道路,还有许多敌人据点。

红二十八军是单独的一路征战部队,要长驱直入神府,就得挥戈征战,开辟新区。刘志丹指挥红二十八军屡挫敌人,迅速向北挺进。3月8日,进到韭园沟李寨附近,三个团在李家寨附近宿营,军部扎在雒家畔石人圪瘩李争贵院内,二团驻雷家坡,三团驻家渠,团长杨琪在刘忠良家。

刘志丹安顿好部队,就到李家寨群众中了解情况。李家寨属绥德北区,当时绥德南区的崔家湾、定仙墕至黄河畔一带,已经建立了红色据地,东区马家川、中角一带也成为“半白半红”的域,西区局面已基本打开,只有北区仍被敌人占领,成为切断南北红色通道,割裂绥、吴、米、佳苏区的严重障碍。

刘志丹决定打开北区,打通绥、吴、米、苏区的红色通道,急忙赶军部同宋穷政委商讨行动计划。

志丹一进门,看见宋穷政委正在炕整理文件,说:“宋政委。连日来行军律战,疲劳的,还是先休息一会

宋任穷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腔说:“还不是一样,你不也是人不下鞍,马不停蹄,刚到李家寨,就到群众中去了。

次日早晨,警卫员谢文祥用盆端来一盆高粱钱钱饭,志丹、宋任穷教委刚端起碗,脸形端正、身材魁梧的唐延杰大步从门进来,唐延杰参谋长打了招呼,便说:“发现敌人!”

刘志丹问:“在哪里?”

唐延杰说:“在西马家川,阎锡幽的骑兵,还有史老吆的人,跟独立营已经接了火。”

志丹马上说:“三速往东出移动,压住制高点大王庙,二团留守村内应。

刘志丹边吃饭边帮宋穷政委谈论情,不一会,唐延杰参谋

长进来说:“独营营长薛英桂与政委张驾正率独立营与敌人争夺山头,敌人已接近大王庙,出门就能看见。”志丹丢下饭碗说:“出发!”

刘志丹、宋任穷、唐延杰,每人穿着一件黑布旧棉大衣,出门就往外走,后西跟着号员、警卫员、通讯。刘志丹、宋任穷一阵小跑,到山头一看,敌人离得已不远,直向大王庙冲击。本来,红军的主力是配制在义合镇附近,想把敌人诱到义合附近的满堂川、楼坪、龙豹、马连沟一带消灭,可敌人也打得狡猾了,到处猜摸红军的意图,放弃义合之行,改向大王庙窜来。

这次阻击红军,敌人兵分两路,一路由84师25l旅驻义合501团粱青田第二营及晋军71师206旅许三铭第一营直插李家寨村西山头设伏;另一路由驻满堂川的史老吆骑兵营绕道西马家川在李家寨东面山头设伏,并强占制高点大王庙。

刘志丹立即调整战斗部署,叫道:“高克恭,骑马去调红一团!”高克恭应声而去。

刘志丹转身对宋任穷政委说:“红一团大都是绥德本地人,熟悉地形,战斗力也很强,争夺大王庙战斗进行起来容易些。

不一会,一团团长黄光明、政委王再兴听到命令,急忙赶了回来,爬上山头,来到军首长面前。刘志丹果断地说:“留守村内的二团已急速山头运动,你们速带一团往山上冲去”。并告诫黄光明、王再兴:“这个庙定要夺下来!庙上住的全是些婆姨娃娃,不打下来,这些婆姨娃娃了不得!

10时,三团在团长杨琪的率领下首先攻上东山头,并与史老吆骑兵营发生激战,争夺大王庙制高点。三十里铺驻防晋军72师208旅415团粱春溥部及马连沟84师骑兵连也拼命向大王庙冲锋,被红二团截击,压在山坡抬不起头来。

红一团政委王再兴接到刘志丹的命令后,立即带着部队拼命往大王庙上冲,红军冲,敌人也冲,双方争夺异常激烈。红三团团长杨琪扬鞭抒马,冲上山坡,口中还高声叫着:“上!上!”红三团战士尤如猛虎扑食,奔向敌人,敌人拼命射击,子弹“嗖、嗖”乱飞。

志丹叫司号员“吹冲锋号!”,命令“重机枪扫射!”、“追击炮上山!”。

追击炮正出沟,红三团团长杨琪冲劲过猛,暴露过高,被敌人子弹打中,从马上栽了下来,被战士们抬到沟里藏了起来。由于敌人火力过猛,我军伤亡不小,所以红军的反冲锋被敌人压了下来。     刘志丹用望远镜看到红军被压下来的场面,对宋任穷政委说:“史老吆是井岳秀收编的土匪,狡猾的很!马是专门训练的瘦马,专门适应于山战,部下全是洋烟鬼,每次战斗史老吆以重赏洋烟为诱饵,这伙亡命之徒,打起仗拼上命,为的就是吃点洋烟过瘾。

宋任穷说:“那我们就用头天在绥德县委找到的定仙缴获的迫击炮狠狠打击敌人。

志丹当即命令:“追击炮射击!”

参谋长唐延杰曾在苏联学过炮兵,一马当先来到炮前,亲自射击,第一炮打到庙前炸了,又发出第三颗、第颗全炸了。敌人吃了几炮,马上乱了阵脚,到处吼叫着“红军打炮了!红军打炮了!”敌人急用骑兵掩护撤退。唐延杰参谋长看在眼里,向敌马群打了仅剩的一发炮弹,炮弹在马群里炸了,马群乱蹿,把敌兵冲得七零八落。红军战士喊声连天,奋勇追杀,消灭敌两个营,击溃两个营。

战斗结束后,刘志丹走下山头,克恭报告说:“三团团长杨琪和一连连长陈文保同志牺牲了!”志丹几步扑向担架,蹲下身去摸杨琪,杨琪浑身冰凉,早已停止了呼吸。立时,志丹如泉涌,说:“老杨啊!老杨!你这位老黄牛、及时雨,作为一个老师长,你却硬要当团长,你的心中只装着革命事业,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战士们紧握钢枪,擦着眼泪,警死要为老团长报仇。

志丹擦干丁眼泪,果断地说:“杨琪同志为了革命事业壮烈牺牲了,我们要迅速掩埋他的遗体,继承他的遗志,发扬他的精神,去战斗,去消灭敌人。”



上一篇:《贾拓夫(1995版)》

下一篇:《永远的足迹》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