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传记·回忆录   >   正文

《碧血丹心——东征中的刘志丹 》

白占全

发布时间:2019-07-25 09:28:4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45729次

第四章 横扫晋西北敌人

摧毁黑峪口顽堡

4月1日的罗峪,热异常,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男男女女,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夜幕降临时,刘志丹召集团以上的干部到军部开会,笑容满面地说:“我们这次渡河东征打了一个漂亮仗,唤起了民众,扩大了红军声誉,筹集到了财物。”、“彭德怀司令、毛泽东政委电令我二十八军全部向黑峪日行动,拆毁堡垒,破坏敌人沿河封锬线,消灭守敌。我们决定,今天部队整,明日凌晨出发。”刘志丹在讲话中深切缅怀了渡河东征而英勇牺牲的红军战士,批评了一团一连连长那种贪生怕死的错误思想。

 4月2日凌晨,刘志丹、任穷率领红二十八军沿黄河北上,一路无坚不摧,先后消灭了刘家梁、牛家塔、赵家坪、滩头、张家湾、赵家川、黄家凹、王家塔等沿河敌人,拆毁了敌堡,迅速推进到黑峪口。

黑峪口与陕西盘塘镇隔河相望,是秦晋之间的一个重要渡口,也是阎锡山封锁陕北的重要关口。阎锡山为了阻止红军东渡,效法李鸿章剿灭捻军的惯使,用深沟高垒之法,西以黄河岸力阻抗第一线,按地形地势筑起土城,每隔一段筑一碉堡,内驻兵力一班或两班,重点处则驻一排或一连,附以机关枪或迫击炮。两碉相距以火力相交叉为准。碉堡线前边,又挖以战壕,交通路口要隘处,更架上铁丝网或鹿砦等障碍物。黑峪口是丁炳青部防守的一个重要渡口,出上滩头建有不少堡垒。

刘志丹骑马到黑峪口附近出头上指挥红军作战,他拿起望远镜观察黑峪口的地理位置及兵力部署情况,他看到黑峪口西屏黄河,岸边悬崖峭壁,东面山头离突隆起,碉堡就建在东面山头上,敌堡内敌人的活动情况一目了然。

刘志丹观察完地形,心想:要攻点黑峪口必须先端卡在东西青龙山上的第一个敌堡,特务连是二十八军战斗能力很强的一支连队,连长云长岐英勇善战,足智多谋,这个任务就交给特务去完成吧!他果断地说:“通讯员,骑上我的马,火速通知特务连连长云长岐到这里来。”通讯员骑上他的马,飞也似的去了。

刘志丹站在山头,任凭初春的寒风吹打着他那本来瘦削的脸庞。面对黄河,眺望神府苏区。云长岐的身影出现在他脑海:1934年3月初,他和高岗率红二十六军从南梁出发,经罗平川到吴超镇三道川吝砭子,担任红军红二团骑兵连连长韵云长岐率骑兵连,消灭了张廷芝敌人一个连,摧毁了张廷芝的兵工厂。接着,又到水泛台打窨子。窨子,下临大河,镶嵌在石出豹悬崖蛸壁上,险要而坚固,炮轰枪打无济于事。窨子里有武装的齐家富农多人,储存了许多金锻财宝和粮食,凭险与我军顽抗。云长岐带10多个战士到山顶,把长绳子挽到腰间,让战士们把他放下去,云长岐手攥皮绳,脚蹬崖石,下到崖石洞口侧边,向里甩进手榴弹一颗,随响声和硝烟正准备跃进石窟洞门。不料,敌人向他射击,打伤臂部,云长岐忍着巨痛,举起手枪,击毙了敌人,其它战士也顺崖而下,打开了窨子,收缴了敌人的枪枝及储存的粮食,金银财宝。

“老刘,我来啦!”

说着云长岐滚鞍下马,精抖擞地立正站在志丹面前,说:“通讯员为了让赶时间,他让我先骑上你的马,他随后就到。”

刘志丹用手指着东面青龙出上的第一个敌堡,对云长岐说:

“这个敌堡是黑峪疆一带最大的一个碉堡,也是攻占黑峪的关键所在,这个任务非常艰巨就由你连来完成,有没有信心?

“老刘,你就放心吧,特务连可不是吃软的。

说完,云长岐一溜小跑回到了连队,立刻组织全连战士对敌堡发起攻击。

驻守碉堡的敌人凭借险要而坚固的工事,机枪、步枪一齐向我特务连阵地上射来,打得红军战士不起头来。云长歧指挥机枪掩护,让战士们把手榴弹投向敌人,乘着硝烟向敌人落地上冲去,但敌人的火力太猛,云长歧指挥战士们迅速下来。

由于敌人的碉堡是出岩石搬钢筋水泥筑成的,我军没有攻坚装备,几次发动攻击均凑效。

站在附近山头的刘志丹,看到特务连进攻受阻,心急如焚,赶忙从山头指挥阵地上下来.来到特务连阵地,忧心忡忡地对云长岐说:“这个碉堡很可能就是天津日本驻屯军怀念梅津派的那个中校参谋设计的,坚固的很,除非火施外,其它枪弹对它的主体是没存办法的,为了减少伤亡,我们先暂停攻击,好好动动脑子,想想破敌办法。”

这时,宋任穷、唐延杰、裴周玉等军帮领导也来到前沿阵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有的说从后山迂回,有的说侧翼包剿,但这两种方案都被否决了。最后,还是刘志丹说了话,他说:“从后山迂回,后山有敌碉堡,从侧翼包剿,尽管到了碉堡跟前,枪弹又耐何不得。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从百米外的小沟挖地道到碉堡底下,用炸药炸毁它。”大家一致赞同志丹的意见。

云长歧马上重新调整了战斗布署,留一个排继续佯装对敌堡发动进攻,其余战士全部隐蔽在百米开外的小沟渠内,用铁锹挖地道,挖摄、运土,轮班作业,停工不停。战士们钻在地道内,忘记了疲劳,忘记了一切,一个心思就是能即刻挖通地道,迅速炸毁敌堡。他们挖啊挖啊,终于挖到了敌堡下。战士们小声议论着:“这下有敌人好吃的果子了。”、“敌人马上就要坐飞机了。

地道挖通后,装进了100斤炸药,一切就序后,连长云长歧立刻猫腰钻进了地道,去点炮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敌堡在空中炸开了花。我军立即冲锋,胜利地占领了这个制高点。而云长歧点燃炮眼后躲闪不及,壮烈牺牲了。

黑峪口各碉堡的守敌,听到东山碉堡炸毁的消息后,以为红军有什么高性能武器,吓破了胆,顿时乱作一团,有的说:“刘志丹的队伍太厉害啦,个个都是神兵!我们那是他的对手”,有的说:“红军真神,那么坚固的碉堡能炸毁,我们那区区土堡怎和他们抵抗,还是快些逃命吧!敌人说逃就逃,哗啦啦,丢枪撂弹,各自逃命去了,黑峪口渡口很快又回到人民手中。

战斗结束后,刘志丹来到敌堡前,心情沉重地脱下军帽,默默地向云长岐同志鞠躬致哀。他说:长岐同志,好祥的,不愧是咱红军的雄,陕北人民的好儿女,不民不会忘记你,你的仇我们一定要报,你就放心地安息吧!

曹家坡战役 

罗峪口解放后,刘志丹率领红二十八军继续向北进军,干净利落地消灭了黑峪口守敌,破坏了黄河东岸敌人防线六十多重,使西北的两个重要渡口回到人民手中,就在攻占黑口的当天下午,阎锡山派出几架侦察飞机在黑峪口上空盘旋,侦察红军动向,并不时从空中扔下几颗炸弹,炸得黄河水水柱直冒,崖石乱飞。敌视飞走后,刘志丹、宋任穷、唐延杰、伍晋南、裴周玉等几个军部导,坐在东山的土塄上,讨论着进军方案。

宋任穷说:“我十五军团已转战苛岚、岚县一带,七十八师已近兴县城郊,我们应即刻向兴县城挺进,配合十五军团攻占兴县城。”

刘志丹说:“兴县城现在看来空虚,只有防共保卫团在防守,但国民党71师杨耀芳率六七个团在兴、岚一带防守,一旦发起进攻,必来驰援,我军又缺乏攻城器械与经验,进攻兴县城我不利。

“现在,临县、方山、离石、中阳一带仅有方克猷旅两个团,丁炳青旅一个团,甚为空虚。我红十五军团前卫七十五师已进到临县白文镇以北地区,我红二十八军应派出一支小部队佯装欲进攻兴县城,其余部队则应向东南方向前进,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寻机歼灭敌人。”

唐延杰右手拿根细短棒,不时敲击左手,认真地说:“我二十八军目前的任不是攻坚,而是到敌人薄弱的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志丹的想法很好,我赞成。

伍晋南也说:“暂时放弃进攻兴县城,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寻机歼灭敌人,这是志丹审慎独灼,思想周密的表现,这个方案最可

取。

大家一致赞同志丹的意见。

接着红二十八军派出一支小分队,沿蔚汾河进军,佯装进攻兴县城,其余主力部队商东南方向的康宁镇一带发。

驻守兴县城的心腹,防共保卫团长尚学勤得知红军东进,吓得惊恐万状,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方面调兵遣将,加强城防,所有能用上的,都配以枪械,戒备森严;另一方面,立即电告阎锡山,请求派兵增援。阎锡山接到电报后,大吃一惊,立即命令驻守在中阳、离石一带的71师207旅旅长温玉如星夜率部前往兴县阻击红军东进。

其时,晋绥军已占领红军控制的临县以南的大部分渡疆,入晋的蒋介石中央军编势第一军,部署在同蒲铁路南段和晋东南地区,主要进剿红军右路军;晋绥军各部为第二路军,分别部署在晋西、晋西北地区,主要进剿红军左路军和中路军。晋绥军占领黄河大部渡口后,即以一部兵力控制渡口,主力开始向红军左右两军发起进攻。第三、第四纵队全部和绥远南调的七十三师210旅以及独三旅、7l师216旅等部,向兴县泼南地区集中,以便聚歼红军左路军和红二十八军。

根据敌军全面进攻的情况,我红一方面军领导决定及时调整部署,逐步收拢兵力,集中歼敌,粉碎敌人的“围剿”计划。右路军暂不向晋东南发展,转入蒲县地区集中训练,准备作战,然后同中路军在该地区开展地方工作翻破坏黄河封锁线,夺取永和以南的黄河渡日;左路军、二十八军从兴县、临县交界地区逐步南进,集中

于临县、离石、中阳地区,猛烈扩大红军和开展地方工作,并夺取三交镇以北渡口。中路军在隰县、灵石间钳制敌军,以一部兵力在永和以北地区破坏黄河封锁线,保证与陕北后方的交通联系。

左路军接中央军委指示后,迅速向白文镇行进,前卫75师223团进到自文镇以北的刘家庄、安家庄地区,红二十八军也连夜向白文镇进发。他们得知敌人派兵从南线阻击,于是和刘志丹取得联系,取道直奔康宁镇,在曹家坡附近摆了个口袋阵,单等敌人上钩。

温玉如接到阎锡出的命令后,率领600余名先遣队,从中阳出发,日夜兼程,耀武扬威地向兴县挺进,行百余堡,很快于4月3日进入康宁镇。温玉如接到兴县防共保卫团尚学勤团长的报告:“红军刘志丹部与方山静乐等县退回之红军约六七千余人,在兴县城郊会合,不攻县城,大部南下,企图不明。”看到这份报告,温玉如冷静她想,红军数千之众,我乃区区600余人,那能与红军抗衡,不若部先在这里休,待电请阎长,再做定夺。

温玉如立即电告阎锡出说:“我现在所有残部不过600余人,与红军南下六、七千人中途遭遇,势难抵抗,拟请退回临县,协助丁旅守临县城。”

阎锡出一看温玉如的电报,顿时暴跳如雷,大骂:“这狗娘养的温玉如,被红军吓熊了,所守的中疆、石楼河防在二月下旬被红军一夜之间全部突破,河防部队被红军分割包围,已溃不成军,我已给他撤职留任、戴罪立功之处分,现在河防残部尚未作战,即畏缩不前,此等表现,怎能留用。”悬即给温玉如发去电报:“由东向西溃退之红军,已被我傅、苗两旅击溃,刘志丹部系乌合之众,该旅长应勇往直前,不顾一切与敌肉搏,歼灭红军,以赎前罪!”

温玉如接到阎锡出的电报后。沉思良久,认为红军自渡河以来,一路横扬晋绥军,所向无敌,关上、兑九峪战役使晋绥军遭受重大损失,北上红军到达交城县时,晋中的太谷等县四门紧闭,地方官吏,为恐荒。先头骑兵袭击晋伺镇,阎锡山神魂颠到,惊恐万分,在绥靖公署大门前,堆积土袋工事,架设轻重机关捻防堵。转战苛岚、岚县,而由东西进之红军乃徐海东部,诡计多端。刘志丹这位陕北红军韵领袖人物,所部虽为地方游击队组成,但经多次战斗,已磨炼成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何况连着打了几次胜仗,士气正旺,怎能算乌合之众,他深知红军善于用包围的办法解决对方部队,况且,众寡悬殊,退又不敢,只得冒险进军,向兴县城靠近,以企得到兴县部队的援助。

部队休息时,温玉如即派卫兵叫来村长温岐风,问道:“你就是村长温岐凤吗?”

温岐凤不慌不忙地说:“是的。”

温玉如面带愠色,说:“你知道村长的职责是什么?”

“知道,不就是摧粮、收款、拉丁吗?”

“温旅长,您息怒,这样会伤身体的。这不,听说你到,我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跑来,半路上碰见您的卫兵,我就知道我迟来了一步,让您烦心了。”

“部队行军,走得口干舌燥,你赶快组织给部队熬汤去。

“是。”

说完,温岐风一溜小跑给温旅长的人马熬汤去了。

不一会,绿豆米汤熬好了,温旅分别到各个点上去渴汤,士兵们骂骂咧咧,嚷道:“他妈的,喝稀米汤子,让老子怎么去打仗。”

喝完汤,温玉如调整了部署,即以少数兵力占据很大的正面,使红军不敢立即包围,借此探明红军是否乌合之众,并希望兴县部队击其后路,其余部队从山侧沟底隐蔽行进。

九时左右,先头部队走到鹞子墕附近时,忽然枪声大作,早已隐蔽在那里的红军战士四面出击,利用有利地,把人包围起来。

鹞子墕位于北家沟与曹家坡之间,是临县通往兴县的一个咽喉所在,沟深山陡,南面只有一个进口,东、西、北三面高山环列,沟底有一个小洞可通往兴县城,战略位置异常重要,志丹知敌人进到康宁镇后,悬即设伏鹞子墕各山头,并找来曹家坡一带地下党员王引生,了解情况,观察地形,并要求王引生组织群众为红军送子弹、抬伤员。这时红七十五师二二三团也设伏安家庄附近山头,敌人进入伏击圈时,刘志丹一声令下,红军战士把密集的子弹射向敌人,沟里的敌人被压得抬不起头,只好龟缩在深沟内,伺机反扑。

这时,曹家坡、安家庄、刘家庄附近的群众,听说红军与敌人接火了,自动把已经做好的饭送到红军阵地,有的人把自己蒸熟的窝头、老南瓜、山药蛋装在水桶里送给红军战士。安家庄村的一位老大爷,本来腿脚不好,平时走路也一颠一拐,听说红军在打敌人,就动熬了一锅稀粥,用水桶挑上一颠一拐地爬上了山坡……,刘志丹看到这样的场面,非常感动,不住地说:“谢谢乡亲们!谢谢乡亲们!”

温玉如一听枪响吓得手忙脚乱。他知道已经进入了红军的伏击圈,无法前进了,只有向南逃脱。岂知红军把退路早已给切断了,温玉如到四周山头山坡等有利地形全是黑压压的红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包围圈中的士兵群,且包围非常严实,只好硬着头皮组织突围。守在露出土的红军战,面对狗脚跳墙的敌人,以密集的手榴弹打退了敌人的三次突围,战斗从上午的九对直打到下午两时。

温玉如焦燥不宁,叫来团长周森商议对策,温如说:“现在我们处在红军的重兵包围之中,且地形对我们大不利,处于欲战不能,欲退不得的境地。目前,最重要的是能够突出重围,死里求生”并命令周森团长:“你暂时在此督战,我带上这一连人马猛攻西面土山,如能攻下,则向此土山撤退。”

说罢,温玉如即去组织第四次突围,这次突围,敌人分两路进攻,一路由敌团长周森指挥,从正面用追击炮作掩护;一路由温玉如亲自指挥,从侧面突围。守卫在西山上的红军战士遭到敌人炮火的猛烈袭击,被迫撤离西山,夺取敌炮兵阵地,经过激烈的战斗,活了敌团长周森,打死了温玉如的弟弟、追击炮连连长温玉玺。

温玉如在炮火的掩护下,从侧面冲击,占据了西山离地,但敌正面部队开始溃退,温玉如拿着手枪,命令执法队向溃退的士兵射弹,敌士兵只好战战惊惊地占据土山,红军战士群起猛追,赶追至土出下,向敌阵地甩出一颗手榴弹,敌人也从出上扔下许多手榴弹,战斗异常激烈。这时,我英勇的红军战士机智地绕到敌阵地背后,迅速攻占山头。温玉如乘混乱之机先退,敌人全线溃退。退至上澜坪,我军战士用缴获的追击炮痛击敌人,只见敌人死伤惨重,尸体横七竖八扔下一山坡,文件纸张在山坡上刮得乱飞。剩余残兵,突围不得,只好龟缩在一个深沟里按兵不动,伺机反扑。澄玉如只得派人化妆回兴县城向防共保卫团团长尚学勤求援。

自从红军东渡,消灭驻守罗峪日的营长,尚学勤吓得心惊肉跳,半夜还作恶梦,经常梦到红军战士进攻兴县城。接到温玉如的告急信,迟迟不敢出兵。温玉如等不到增援部队,于是,在深夜十二点再次组织突围,这次突围,敌军死伤更惨,部队几乎丧失殆尽。温玉如悄悄从山沟里溜出来,逮着了石匠任候大,把他的呢子大衣、武装袋、军帽等全剐武装让候大穿上,他穿上任候大的中式裤、中式袱,腰缠了块包巾,头上扎了块手巾,由任候大带路,带着lO多个残兵从小山沟里逃跑了。

曹家坡战斗,除温玉如和lO多个残兵逃跑外,其余阻击部队600多人全部被歼,缴获了敌骡马100余匹,追击炮两门,枪枝200余支,轻重机枪lO余挺,晋西北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一份。

温玉如逃跑后,刘志丹当即给温玉如写了一封信,内容大意是:你在河防上以少数兵力抵御我们红军大军,这是任何人所不能达到的任务。阎锡山狠心把你撤职留任,戴罪图功。这次你向北阻抗我红军去路,损兵折将,溃不成军,阁锡山一定要查办于你。你要好好斟酌,乘此弃暗投明,共图抗日大计,与人民为数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若尚国人之心,即带上残部来我们这边,我们以原级别对待你,有功赏你,你由某处来时,自行警戒,到某处我们就保护你。你的被俘部下们正等着欢迎你,你不能自投死路,错失良机。

刘志丹写好信后,派参加了红军的被俘连长给玉如送去。温玉如此时正躲避在距临县城30里的一个偏僻山村里,见到信后,思量来思量去,认为投降反正不失为一条好路,正在犹豫不决之际,驻守临县的敌216旅丁炳青派骑兵来接,温玉如的参谋长也劝他;“这次的大损失是奉命的,没有罪的,我们是由党国教育出来的最高尚的军人,还能失节投降红军?”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跟随丁旅骑兵回到临县城。温如在后来回忆他的这一段经蒋对说:

“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失算。

曹家坡战斗结束后已是晚上12点钟,红军除留下部分警戒人员外,其余战就在外出头宿营,当地群众知道,家家点亮了灯火,做好了饭,上山硬挺红军到里吃饭、住宿,一家三个五个;有的十个八个。为了让战士们能休息好,有好多人家并了家。战士们说啥也不能让乡亲们这么做,可经不住群众的软磨硬缠,只得住了下来。当晚家家炸油糕,做汤面,蒸窝子,战士们看着热气腾腾的饭,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刘志丹的窑洞里从脚底到炕上挤满了人,院里的乡亲们川流不息地来看他,刘志丹盘坐在炕上,一边与来的打招呼;一边与屋内的人拉呱,那个热呼劲,简直胜过久别重逢的亲人。这时,有一个老大娘手挎一篮鸡蛋从院急匆匆地进来,一边走一边喊:“那个是刘志丹,让我看看他。”

刘志丹听到有人在喊他,抬头一看,从门上挤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娘,手里还提着一篮子鸡蛋,刘志丹急忙下炕,搀扶着大娘说:“大娘,你炕上坐,我就是志丹。”

大娘二话没说,从篮子里拿出鸡蛋硬往他手里塞,说“乘热吃,快补补身子,看把你操心的瘦成个甚哩!”

刘志丹说:“大娘,我们是不能随便吃百姓的东西的,您把鸡蛋拿回去,心意我们领了。”

大娘说啥也不行,非得把那一篮子鸡蛋留下不可,志丹无奈,只得收下了那一篮子鸡蛋。

志丹收下那一篮子鸡蛋后,叫警卫员拿来了两块钱,交给大娘,那位大娘怎么也不肯收。

刘志丹说:“您收下吧,这是我们红军的规定。”

大娘热泪盈盈地说:“世上那有这样好的军队。”

刘志丹激动地说:“人民万岁!”

周围的群众异口同声地喊“红军万岁!”

 4月4日上午,村长温歧凤组织了20来副担架,每副担架4个人,轮流往刘家庄转移伤病员。这时,阎锡山也出动了飞机,在康宁、曹家坡一带狂轰滥炸。尾追红十五军团的傅存怀、苗玉田旅也推进到康宁镇一带。刘志丹迅速指挥红二十八军边走边打,一方面搜集破旧煤油筒,点燃鞭炮、二踢脚迷惑敌人,一方面采取隐蔽神速的行动,即打即离,以疲惫其精力,消耗其弹药,打打停停,闹的阎军晕头转向,疲惫不堪。红军于4日晚转进临县白文镇,将阎军傅、苗二旅甩于康宁镇以南叉路以西地区。

圪洞镇攻坚

红二十八军与红十五军团白文镇会师后,于4月6日黄昏从临县白文镇附近出发,拟经临县东部进到临县以南的三交镇地区。前卫七十五师报告,傅、苗二旅,已在临县城北的城庄做好工事防守,不能通过。决定走方山与临县之间的山间小路。晚lO时从白文出发,由临县柳家沟村的一位农民做向导,经南庄,走城庄,横扫设伏于万安坪一带的阎军方克猷旅,摧毁了阎军布防于榆林沟的各个堡垒,直到方山石湾村的木瓜沟。

这一夜的路真难走,山路崎岖,梁跳沟,摸着黑行进,几乎所有的人都摔倒过,一个个都成了土人。

在四天的行动中,刘志丹白天少睡,晚上不眠,两眼熬得又红又肿,政委宋任穷见此情景,一定要刘志丹前卫改后卫,以便路上能略微轻松一下,可是,刘志丹说什么也都不答应,唐延杰见他们争着要带前卫,说:“志丹,今天应该让我们走前头了。”说着他和宋任穷一块朝前卫团走去,刘志丹只好如此。

刘志丹这时也觉得实在疲劳,队伍一出发,就骑上马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了。马背睡觉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这一次他只睡了一会儿,就从马上跳下。一来是天气骤然变冷,二来是拄棍子的伤员很多。他,作为一个指挥员,不忍心骑在马上,刘志丹和他的警卫员,把一个跌倒的伤病员扶上马背,自己却拄着那伤病员的棍子,飞快地向前走去。

拂晓时,来到了方石湾村。

这时,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平时在行军作战中,志丹讨厌雨天,可眼下,他却对雨天兴趣了,情愿它多下几天。他想这雨若是下个不停,再增加点雨量,就可能迟滞敌人的行动,我们也就可趁这功夫开展地方工作,部队也可多休息几天。

雨逐渐加大,能听到声音了,刘志丹大声地对通讯员说:“传令下去,镇冒雨前进。

说罢,刘志丹拄着棍子,踏着雨水,冒雨前行。警卫员谢文祥给他拿来-件雨衣披,志丹说:“把它送给重伤员,我淋湿不紧。

上午八、时,部队进入圪洞镇,圪洞镇守敌李生达部209旅一个连,听说红军从石粱下来,进入圪洞镇石滩上,吓得惊慌失措,一方面向209旅部求援,一方面在吴城粱深挖工事,以防堵红军袭击。

圪洞是北川河上的一个重镇,古时称吴城、吴池,清末才改称圪洞。相传战国时吴起的军队曾在这里筑城防守。吴城在圪洞镇东西的离阜上,称为吴城梁。圪洞街由北向南倾斜,东西两边为高阜,中间是凿开的一条壕沟,当地人叫壕沟为圪洞,瓦窑河水顺壕而出出,即吴池。后来河道改向西流,空出壕沟,建成屋宅,俗称圪,居住户百余,商号lO来户,除东阜山坡有一排排窑洞外,镇内还有不少房屋,敌连就设在圪洞南街口的一家商号内。

敌人看到红军成群结队地进到圪石滩上,连部人员及所有物资全部撤到吴城梁工事,准备顽抗。

红二十八军进到圪石滩后,原地休息,刘志丹看到战士们的情绪昂,他喜形于色,浑身是劲,他走到北街一个高地,从望远镜中观察敌人,见东面顶敌人战壕环绕,敌人轻重机枪布置在最前沿的战壕里,便让通讯员向后传:“请政委快上来!”“请政委快上来!”口令向后传去不一会儿,宋任穷政委立即跑了上来。

“政委,快看,”刘志丹说着,顺手把望运镜给宋任穷递了过去,指着吴城粱的敌人说:“方山现在正空虚,圪洞镇只驻守敌人一个连,这可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先把收拾掉,你看怎样?

宋任穷双手举着望远镜,向敌人阵地扫视了一眼,一边点着头,一边说:“敌人已有戒备,我们要谨慎从事,想个妥当的办法歼灭敌人。”

“那我们派一部分部队正面发起进攻,另一部分沿瓦窑河迂回到木瓜沟梁,居高临下,给敌来个出其不意。”

一声令下,部队迅速展开了,一个团在军长、政委的指挥下,从正面向敌发起进攻,敌人凭借吴城粱高地和坚固的工事、优势的火力疯狂向我红军阵地射来,一次次的进攻都被敌人打退了。

这时,另一支部队绕木瓜粱,从敌人背后突然杀来,打乱了敌人阵脚,全歼吴城粱守敌一个连。连长伤后,连滚带爬藏在一个草窑里,红军撤走后,康万喜才从草窑背出连长,给其疗伤,后被敌人救走。

战斗进行了个多小时,打得非常漂亮,战斗结束后,刘志丹在北街口召开了群众大会,宣传红军的抗日救亡主张,号召人民群众觉醒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参加红军,为翻身求解放而战斗。


上一篇:《贾拓夫(1995版)》

下一篇:《永远的足迹》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