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传记·回忆录   >   正文

《碧血丹心——东征中的刘志丹 》

白占全

发布时间:2019-07-25 09:28:4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45729次

第五章 白文镇会师

红十五军团骑兵连歼灭了驻守在白文镇老爷庙敌人一个连一个营部后,刘志丹率领的红二十八军于4日晚进驻临县白文镇。

刘志丹、宋任穷、唐延杰、伍晋南、裴周玉等人,安排住在镇东北上山腰的娘娘庙内,他们决定在此暂住几日,休整部队,开展群众工作,然后再同徐海东、程子华领导的十五军团会师。

刘志丹进入娘娘庙时,看到此庙并不大,两扇大门虚掩,门顶脊瓦脱落,院内有三孔泥坯接口的土窑洞,供奉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像,由于年久失修,三位菩萨的塑像,金粉驳落,色彩灰暗,灰尘积贮,显得有几分破败。

当地老百姓也称菩萨为娘娘,所以就把这处小庙叫做娘娘庙,刘志丹就住在中间观音菩萨窑内。

刘志丹站在观音塑像前问宋任穷:“宋政委,你说这观音娘娘是男还是女?”

宋任穷瞥了刘志丹一眼,笑眯眯地说:“老刘,这我可没有研究,不过,既然叫娘娘,那就一定是女的。”

刘志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观音菩萨说:“其实不然,菩萨原来是一尊男神,为了吸引更多的人信教,尤其是女人,所以人们又造出了女菩萨来。”

宋任穷笑了笑说:“老刘,你这是从哪里知道的?”

“一本叫《悲华经》的书里,是这么写的,写了一大段。”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布置休息室。

“老刘,我们终于见到你啦!”

这时,红十五军团骑兵连连长云升起、一班班长张生根兴致勃勃地跑到了志丹住处。

刘志丹一看是与他在一起战斗的原红二十六军骑兵团二连连长云升起和班长张生根同志,赶忙起身,亲切地说:“云升、生根,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就今天。”

“你们骑兵连东渡后的情况怎样?”

云升起说:“2月21日,骑兵连从清涧高村东渡黄河,主要担任侦察任务,完成对石楼守敌的侦察任务,马不停蹄,经孝义的大麦郊、双池镇侦察敌情。兑九峪战斗时,骑兵连随军团部行动。尔后,我们骑马沿大道向北挺进,边侦察,边骚扰敌人。打了文水后,配合步兵营打下古交,袭击了太原外围的几个据点和飞机场,造成佯攻太原之势,阎锡山调集10多个团尾追红军,被我们牵着鼻子跑刭岚县、兴县,使军团主力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两个步兵团和两个炮兵连。完成北上调动敌人的任务后,我们骑兵连为军团部进驻白文镇打前站,消灭敌一个连一个营部后就住了下来。

“云九,你进步很快呀!”

“那,还不是在您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

送走云升起、张生根,刘志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想起了自己创建红色根据地的艰辛。1932年2月他率领陕甘游击队,消灭了富平、铜川、耀县三县民团武装后,便与其它同志一起创立了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8月,根据上级指示,建立了红二十六军,率领部队积极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建立了工农民主政权,根据地进一步发展,革命形势轰轰烈烈。然而,他最气恼,最伤心的是这喜人的形势被“左”倾机会主义分子给断送了。二十六军政委杜衡,是王明“左”倾路线的忠实执行者,诬蔑他的正确主张是“游击主义”、“土露路线”、“右倾机会主义”、“梢山主义”等,蛮横地撤消了他的一切职务。面对这样的打击,他曾经痛苦过,曾经彷徨过,但他仍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入坚定的党性观念,没有计较个人得失,积极协助红二团王世泰工作。帮助起草了《政治工作训令》,尽一切力量维护部队团结。遇到战斗,帮助部队拟定战斗方案,亲自指挥作战,尽量减少部队的伤亡和损失。他想起了自己虽无正式职务,但大家仍称他为“咱们的参谋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当杜衡错误地坚持放弃陕甘边根据地,南下渭华时,被撤职的他,坚决反对,再次遭到杜衡的拒绝和打击。结杲,二十六军南下,被优势敌人包围,全军覆没。不久,他再任陕甘边游击队副总指挥兼参谋长,率队北上陇东开展游击战争,建立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根据地。1934年,他率重新组建的红二十六军主力挺进陕北,与谢子长领导的陕北地方游击队配合作战,这两支军队横扫顽敌,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根据地的围剿,使陕甘边、陕北两个根据地连接成一片。西北工委、西北军委成立后,他率红二十六、二十七军攻击延长县,解放县城六座,痛击了晋绥军,消灭了高桂滋一个半旅,打击了井岳秀军闺及在陇东的十七路军。横扫了威榆公路及白水、合阳、韩城、澄县、宜川等地的民团,陕北革命形势欣欣向荣。

想到这,刘志丹高兴的朗声大笑,这笑声是革命大好形势的喜悦心情,也是对敌人的蔑视。

白文镇位于湫水河畔,距临县城60华里,是晋西北粮食的集散地,有“拉不完的白文,填不满的碛口”之说,商业经济繁荣,刘志丹徜徉在白文街上,见街面宽,粮店、药、布匹、杂货等店铺林立。街上石窑、砖窑,错落有致,街上行走的大部分是一些庄稼人。举目往北西山坡望去,见那里是一座黄土山,沿着山边挖了许多土洞,那些土窑如同蜂窠般缀在黄土山上,由下近街处或石接口,或砖接口,比那土窑洞漂亮多了,走着,走着,哼起了歌来:

红军马踏十三县,

威名震西安。

五月打韩城,

县官发了懵。

 

西安哇哇叫,

调来同州兵。

红军威名震全陕,

人人大惊叹!

刘志丹看到红军一路横扫顽敌,革命事业蓬勃发展,无限感慨地说:“革命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一切从革命的实际出发,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坚持党的领导,革命就无往而不胜。”

红军进驻白文镇后,先将背包放在几个较大的打谷场内,然后兵分四路去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有的在街头院落,三个一伙,五个一群,进行口头讲演;有的登门走访,与群众促膝谈心。战士们和颜悦色地说:“老乡们,不要害怕,我们是红军,红军就是人民的子弟兵,为了解放劳苦大众,我们才离开父母,走出家门,跟随刘志丹渡黄河东征。”、“红军专打日本鬼子,不拉夫,不拢民,不打人,不骂人,你们不要怕,快把家里的人找回来。”有的拿上烟煤桶子给墙上书写标语,内容有“拥护红军,讨阎抗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联合起来打日本”、“打倒阎锡山,种地不纳粮!”、“打倒土豪劣绅,分山分地分屋!”、“有饭同吃,有衣同穿”、“废除苛捐杂税,实现耕者有其田!”、“只有苏维埃才能教中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红军是咱穷苦人的军队!”、“反对食盐官卖,禁止拉夫拉丁”、“打倒阎锡山,吃两天官盐”等。

红军在白文镇不入户,不扰民,自己生火、挑水、做饭,一应杂事不打搅百姓。战士们抢着为群众扫院、担水、劈柴、牛。军部卫生员还给群众登门看病。文镇附近的群众,亲眼看见红军说话和气,办事公平,官兵一致,对百姓秋毫无犯,并不像阎军那样,见东西就拿,见群众就骂,见牲畜就拉,不顺眼就打。群众被红军的言行感动了,把躲在外面的人都我回来,要他们看看红军艰苦朴素的作风和严明纪律。

刘志丹与警卫员谢文祥慢悠悠地在白文街上散着步子,不时地同街上的老百姓打招呼,不觉来到了保和场,这保和场还比较气派,是一个财主兼商入的作坊。这时正好有两个小战士在保和场内调查这家财主的情况,逼着小长工高庆元揭露其家底。刘志丹进去一看,觉得气氛不对,是不是这两个小战士在训这位小长工,就间:“你们在这里干啥,是不是训了这位小长工?”郡两位小战士低着头,默不作声。

刘志丹严厉地说:“不入户,不扰民,忘了吗?还不快快出去!”

两个小战士红着脸赶忙跑了出去。

高庆元看到来了个当官的,早已吓得两腿发颤,两眼呆呆地看着志丹。

刘志丹说:“不要怕,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给咱穷人救苦教难来了。

听刘志丹这么一说,高庆元紧张的心放松了一下,他看到红军当官的严格要求部下,且心平气和,平易近人,顿时轻松了许多。

刘志丹问:“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啦?”

“我叫高庆元,今年l7啦!”

“你家有地吗?”

“没有。”

“那你家长年干什么,怎生活?”

“靠给财主打长工糊口。”

“能吃饱肚子,穿上衣服吗?”

“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过着衣不遮体的日子。”

从保和场出来,刘志丹走到人多处,打过招呼之后说:“红军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抗队伍,是解救穷苦百姓的队伍,红军决不期负老百姓。红军来山西是和山西人民共同抗日的。为了不做亡国奴,我们要团结一致,共同抗日。阎锡山说红军杀人如割草,你们可以看到,我们一路上杀了几个人?我们是杀日本鬼子的,杀汉奸卖国贼的,从来不杀无辜。

通过调查,刘志丹知道这一带群众恨阎锡山尤如陕北人恨井岳秀一样。老百姓称阎锡山为阎罗王,说他压榨百姓无孔不入,无奇不有。阎锡山也有四大银行:山西省银行、铁路银行、盐业银行、垦业银行。这些银行滥发纸币,通货膨胀,异常严重。省银行的票子一夜之间贬值96%,即一元钱只当四分,不论贫富,在劫难逃。“二讨债”的发行,更加贬值。地主剥削农民很厉害,高利货利率月息达到了3—5%,并以土地作抵押,一年还不清利息,等到第二年就夺地,有的庄稼成熟了,地主家就带着人到地里抢收。摊派的苛捐杂税压得老百姓抬不起头来,穷苦人家的口粮一季接不上一季。每封青黄不接时,即向高利贷借粮,借一斗斗半,收粮后给粮,粮价压得很低,多数群众受剥削。

“食盐专卖”更是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卖的盐价钱很贵,三斗黑斗才能换一斤盐,中农以下都吃不起盐,多为淡食。到亲戚朋友家,虽然能吃上小米饭和白面,却没有盐,穷苦老百姓几个吃不到盐是常事。阎锡山还派人在河套等处大量种植大烟,又美其名曰“禁烟”,并用大烟做“戒烟饼”,由官方宣传吃“戒烟饼”,不但可以戒烟,而且还可以治病。“戒烟饼”不但没有人民戒烟治病,反而使许多入染上烟瘾,卖房卖地,倾家荡产。

阎锡山还建立了一些反共反人民的组织,干欺骗和麻痹人民的勾当,“主张公道团”就是其中的一个,城乡都有他的组织。宣传什么:“好人坏人不并存,好人才能治坏人,做啥务啥,当啥必须象啥。”其实,红军每到一处,群众都纷纷揭露它的黑幕。文镇一个地主家在大门口贴着“主张公道”四个字的横幅,群众给添了一个“不”字,成了“主张不公道”。“主张公道团白文镇村团部”,群众也把它改为“主张不公道团白文镇村团部”。

在查访中,刘志丹看到农民们衣不遮体,食不饱腹,镇上官盐局里,盐粮多得没处放,于是,就决定打开官盐局的仓库,放赈救灾。

回到军部后,刘志丹沉思,白文镇一带土地肥沃,是远近闻名的产粮区,又是兴县、岚县、临县、离石“兰县一州”粮食的集散地,百姓竟然过着这样惨不忍睹的生活,全是官僚地主豪绅剥削的结果。

不一会,文高小教师,我地下党员段冰杰、朱英(李卫真)悄悄来到二十八军军部来看望刘志丹、宋任穷他们。

段冰杰笑眯眯地说:“刘军长,您在陕北闹革命的消息传到山西,穷苦人凑到一起议论,盼望有一天本地也革命,在好啦,您来了就带领乡亲们轰轰烈烈地几天吧!

朱英说:“老百姓看到红军的言行举动,和阎锡山宣传的是两样,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好的队伍,认识到红军是为老百姓谋利益求解放的队伍,眼下急需查封官盐局,组织群众打土豪。”

“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和宋任穷政委说了想法,政委也很赞同。”

“你们高小的情况怎样?”

段冰杰说:“我们学校的师生已经开始觉醒,秦存益、秦长胜、刘存德、李福林、郝云升等进步师生已经走上街头,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

“那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党组织的?”

“1934年在太原第一频范上学时,与秦存益一块入的党。”

“组织活动怎么样?”

“山西属于白区,组织活动都在地下秘密进行,还没有大的发展,主要是利用文小学这块阵地,向学生传授马列主义,传授我党的救亡图存主张。

“满不错,我党就是这样由小到大发展起来的。”

“回去后,进一步发动群众,宣传红军东征的任务,首先把砸官盐局的消息告给群众。”

“砸官盐局啦!”

群众奔走相告,像潮水般地拥来。有的肩上搭着口袋,有的挑着空担,也有的赶着小毛驴……刘志丹让部队打开官盐局的仓库,没收了所有的盐粮,除留少数供红军使用外,全部分给老百姓,解决了穷人长期买不到盐的困难。红军战士和积极分子轮班给群众分粮分盐。穷人分盐不要钱,湫水河畔分盐分粮的群众川流不息。老百一传十、十传百,白文镇附近的穷人都爬山涉水,前来分盐吃。

老百姓分到了粮食、食盐,激动地说:“饥荒年景,真身菩萨教不了我们,刘志丹领导的队伍,才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几天来,红军没收汉奸、卖国贼和恶霸地主的土地财产,分配给穷苦农民。群众看到了红军抗日救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行动,西北大地迅速掀起了参加红军的热潮,为了表达对红军的热爱之情,老百姓们凑在一块,编了一首《红军爱民诗》:

红军爱民世无双,

阎王欺骗尽扫光。

工人农民见天日,

地主豪绅心发慌。

群众分到了食盐,为了感谢红军指战员,给他们送来了鸡蛋、红枣、豆腐、山药丸子、羊肉、腭块等慰劳品。刘志丹收下了临县一带的特产腭块,并清楚了凉、热两种吃法的制作方式,当即亲自动手把腭块切成长方形小块,在大锅内炒了腭块给大家吃。战士们吃着“老刘”给他们炒的菜,赞不绝口,香坚酸辣,味道独特,说:

“咱老刘不但领兵打仗厉害,而且炒菜技术也一满没说的。”

志丹的住处挤满了看望他的人,文镇附近的群众纷纷跑来要看看这位传奇式的领袖人物。有小孩、有老人,有两位年纪高的老人,跑了好远来看他,一进门就拉住刘志丹的手,激动的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他们颠着嘴唇说:“啊!你就是老刘吗?啊!你就是老刘吗?”志丹也很激动,他热情地连声回答着:“对,对,我就是老刘。”

  4月5日,红十五军团部从方山县故县村移驻白文镇,与刘志丹同志率领的红二十八军会师了。

“海东!”

“子华!”

“志丹!”

“任穷!”

四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几声亲切的呼唤,患难与共的战友再一次走到了一起,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寂静的湫水河沸腾了,笑声、歌声、孩子们的欢呼声,装满了官盐局门外的大场子。场子上方,用柳树杆搭起了一个临时演讲召,台上悬挂着一幅醒目的会标: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十五军团、二十八军会师大会,台上端坐着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政治部主任郭述申、副主任冯文彬、二十八军军长刘志丹、政委宋任穷、参谋长唐延杰、政治部主任伍晋南。

刘志丹向台下望去,只见十五军团、二十八军的战士们背着鬼头刀、钢枪,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会场中央。会场周围挤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满脸喜悦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有的站在凳子上,有的只能站到树权上,人们都想一睹刘志丹、徐海东的风采,聆听他们的话语。

看着这热气腾腾的场面,刘志丹心情为之振奋,白文群众革命热情如此高涨,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出乎意料的。

只见刘志丹往台上一站,大声说:“同志们,乡亲们,会师大会开始了。”

刹时间,鞭炮声、锣鼓声齐鸣,掌声、欢呼声震天。

“向红十五军团学习,向十五军团致敬!”

“向二十八军学习,向二十八军致敬!”

台上,刘志丹举起右手,向徐海东、程子华、郭述申行了庄严的军礼。

台下更是热烈。军礼,鞠躬……鼓掌,鸣炮……整个会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徐海东、程子华率领红十五军团渡河东征以来,长趋东进,接连取得了关上、蓬门大捷,于3月上旬与红一军团在孝义兑九峪会师,歼灭敌人两个半团。撤出战斗后,作为左路军在介休、灵石等地掩护右路军一军团突破同蒲铁路,挺进汾河流域后,即挥师北上,从孝义、介休、汾阳、平遥之间,直文水、交城,前锋进至晋祠、古交。调动敌人任务完成后:兵锋一转,经静乐、娄烦转战翻岚县、苛岚、兴县地区,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两个步兵团和两个炮兵连。红十五军团是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同志们,我们要向红十五军团学习。

徐海东的话不多,但干脆,他不习惯于讲长话,先是表示感谢,要十五军团的指战员向红二十八军学习,最后说:“我们两路红军,一定要打个漂亮仗。”

刘志丹腰束皮带,挎着手枪,挥动着两手说:“两军会师,拧成一股劲,一定会无敌于天下,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他那瘦瘦的个子,不仅显得挺拔,而且富有风度。

台下群情激昴,高举手中的枪枝、鬼头刃,振臂高呼:“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冲过高山,越过田野,象海浪涌向无边无际的远方。

会后.举办了军民联欢大会。红军战士为参大会的群众表演了“东征舞”队列变化,唱了《东征》歌。十五军团政委程子华朗诵了他们在杏花村时步社甫原韵而做的《参加红军》诗:

参加红军入纷纷,

倭寇国贼惊失魂。

抗日先锋处处有,

革命同盟遍乡村。

长工高庆元喟了《长工苦》民歌:

做长活,没结果,

一辈子没钱取老婆,

人老体衰没人管,

掌柜拿着皮鞭往外赶。

得病好比进了鬼门关,

没断气,一张席子把你埋,

人死没人给捎信,

家中老小哭苍天。

一首民歌唱的悲壮凄婉,红军战士和千余群众无不落泪。

接着,文镇的伞头歌手,一手举着伞,一手拿着响环走上舞台,即兴编唱了《东征红军过河来》:

    三月里来桃花开,

    红军东征过河来,

    咱村里住下大部队,

    家家户户来待。

 

    红军是穷人的知心人,

    斗了地主和豪绅,

    分了土地糯财物,

    穷苦百姓大翻身。

唢呐响起来了,锣鼓敲起来了,文镇群众扭起了秧歌。徐海东、刘志丹等军团首长及部分红军战士加入了褪秧歌的队伍,扭了很久,仍余兴来尽。

会师大会结束后,刘志丹、宋任穷来到了玉峰山腰老爷庙红十五军团军团部。

几个分别未久的战发,就象是阔别多年一样,一见面就热烈地谈论起来。

刘志丹笑着说:“还记得陕北永坪镇会师日?”

“历历在目”。

“那时刚进九月,山还是绿的,天还暖和,要和陕北红军会师了,战士们都洗了洗身子,换了换衣服,心情非常激动。”

“九月九日,我们在永宁山见到了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军委主席刘景范,他们是特地赶来迎接红二十五军的,不仅带去了陕北人民的深情厚意,还带来了你这位陕北人民革命领袖的亲切问候。第一次从陕北红军同志的嘴里得到了消息:党中央、中央红军正向陕北开来!”

“心中想着党中央,眼下更想早点和你会面,又从永宁山出发,走了四天,终于来到了永坪镇和你见面了。

刘志丹听着徐海东的叙述,会师时的一幕幕情景涌向他的脑海:

“我们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今天总算是聚会了!”徐海东拉着刘志丹的手,摇晃着激动地说。

“我也早就听说你和红二十五军,你们在陕南打得好啊!”刘志丹十分高兴,紧紧地握住徐海东的手不放。

徐海东坦城地说:“我是个粗人,今后你要多多包涵!”

刘志丹笑了,他喜爱徐海东直爽、热情、明快的性格,乐呵呵地说:“同志,你不能客气呀!你们来了,陕北革命的力量壮大了!只是我们这地方太穷”……”

“穷才要革命呀!”徐海东坦率地说:“我从前是穷窑工!”

九月十八日,红军干部学校门前广场上,红旗哗啦啦,歌声阵阵声、锣鼓声,“欢迎红二十五军”、“庆祝红军大会师”的口号芦萦绕在刘志丹的脑际。

刘志丹的记忆力特别强。有人说他看一眼就能记住一个人,这可能有点夸张,但凡是他走过的地方,接触过的,一般是不会忘记的。刘志丹说:“那次包围甘泉、伏击劳山‘围点打援’,一直埋伏了三天,你这位粗人可能沉得住气,真是粗中有细呀!经过六个小时的作战,敌一一〇师的两个团和师部共三千多人被歼,师长何立中被击毙。”

徐海东说:“娘的,榆林桥战斗,东北见了红军枪都朝天放,那个‘高包脖子’(高福源)还充英雄好汉,跟红军拼杀呢!”

大家说笑着,不由的嘴里哼起了信天游《红十五军团出了征》:

出丹丹花开红又红,

红十五军出了征;

徐海东、刘志丹指挥的妙,

劳山榆林桥打得好。

刘志丹接着说:“现在我们会师后,力量更加壮大了,士气也很旺盛,器前兴县、岚县之敌将尾追过来,临县只有了炳青部两个团,我们应集中全力,拟向三交发,打开西部碛、克虎等渡口,寻机歼灭敌人。

徐海东粗声大气地说:“娘的,先收拾了那个丁炳青再说!”

回到军部,他想起了保卫局逮捕他时的情景。“肃反专家”戴季英诬蔑他为“右派”、“同国民党部队有秘密勾结”、“白军军官、“反革命”,不准他说话,用黑布蒙着头不让他见人。他想不通,在革命队伍里,为什么总发生这样得事,为什么有的既不上前线,又不去筹粮筹款,专靠在党内、军志抓“反革命”却可以称英雄,发迹升官。但他还是相信党,相信党会正确处理那事的。毛泽东、周恩来率领的红军到达陕北后立即释放了他及同时被抓的陕北红军营、县苏以上干部200多人。他读毛泽东写给他与徐海东、程子华的热情洋溢的来信:“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的帮助和支援。我们久日听到了二十六军同志陕甘边长期斗争、二十五军同志在鄂豫院英勇斗争的历史,积在河南、陕西、甘肃的远征,听到了群众对你们优良纪律和英勇战斗的称赞。最后又听到你们会合后不断取得消灭白军、地主武装的胜翻,这使我们非常喜欢。现在中央红军、二十五军和陕北红军这三支部队会合了。我们的会台,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大开展的导炮!我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倍感亲切、温暖。

第二天一早,十五军团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张达志来到二十八军军部。这时,军部几个领导都没有起床,特派员裴周玉领着张志走送刘志丹他们住的窑洞,见菩萨像被移往地下,神台做了炕,炕底还生了火,炕上三个人睡得很香,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张达志一眼就认出睡在最里边的是刘志丹。

裴周玉对张达志说:“刘军长喜欢睡热炕,宋政委和唐参谋长特意照料他,总是把炕头让给他睡。”

“自从过了黄河,老刘还没睡个觉。”

张达志听了微笑地点点头,他看到刘志丹身上只盖着一件旧大衣;伸手摸摸那大衣的棉花有多厚。裴周玉告诉张达志:“刘军长原来有一条旧被子,还是在陕北打土豪时分来的,这次过黄河让饲养员给弄丢了,就剩下这件旧大衣,他白天穿着,晚上盖着。”

张达志怕惊了三的美梦,轻手轻脚坐在神台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睡着的三个人,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彩。裴周玉想:几位长期献身革命的老战友,今天在戎马倥偬之中又相遇了,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呀!怎能不多看几眼呢?

刘志丹一翻身,突然发现有人坐在他跟前,便爬起身,一只手揉着眼睛,一只手伸过来拉住张这志,高兴地问道;

“达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我刚来。”

这两位陕北老战友热情的问候,把睡在旁边的宋任穷政委和唐延杰参谋长也喊醒了,都起来和张达志问好。窑洞里的气氛马上变得活跃起来,他们每人都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从国内说到国外,从打仗说到群众工作,最后又说到各人的生活,他们谈得那样心情舒畅,那样喜笑颜开。

张达志“老刘,你的被子昵?怎睡觉盖件旧大衣?”

刘志丹笑笑说:“过黄河时,那块旧被子掉到黄河里去了,从此就盖着周恩来副主席送我的那件旧大衣。

“现在天气很凉,盖着旧大衣身体那能吃得消,改日我给你弄床棉被来。”

“不用,不用,我盖着它还热得出汗呢!它白天能当衣穿,晚上能当被子盖,行起军来不用打背包,真是一件‘火龙衣’!”

任穷、唐延杰、伍晋南、裴周玉、张达志都惊奇缝闻:“老刘,啥叫‘火龙衣’呀?”

刘志丹笑着说:“这还有一个故事呢!”

大家一听都乐了,就吵着要刘志丹讲讲这个故事。

刘志丹抚摸着自己的大衣说:“这个故事,还是我小时爷爷给

我讲的,说的是一个大财主,他霸占着几百条川、几百架山的土地,牛羊多得数不清,金银财宝无计数,佣人丫环一大群。但是,他的心非常冷酷,如豺狼蛇蝎,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穷人们都叫他‘红眼狼’。有年冬天,滴水成冰,大雪纷纷,红眼狼抓来一个领导穷人造反的青年。这个青年叫洛岩,是个非常勇敢坚强的小伙子,红眼狼将他打得体鳞伤,但洛岩仍坚强不屈,大骂红眼狼。红眼狼气得没法,就把洛岩的棉衣剥掉,关进了冰冷的房里,要活活冻死他,但是到半夜时,房里一道白光,一个长自胡子的神锄把一律衣服披在洛岩的身上。洛岩觉着这件衣服十分暖和,便问胡子神仙这是什么衣服?怎么这样暖和?胡子神仙慈祥地笑着说:这是太阳神派我给你送来的‘火龙衣’。第二天早上,红眼狼派大管家去看挺洛岩冻死了没有,大管家跑去一看,房子里直往出冒热腾腾的暖气,洛岩的头上也直冒热气,他在里边唱歌哩!大管家跌跌爬爬来到红眼狼前说‘老爷,房子里直冒热气,洛岩在唱歌哩!’红眼狼来冻冰房一看,真得见洛岩热得直冒汗,乐得直唱歌。红眼狼阔洛岩穿地什么衣服,洛岩告诉红眼‘火龙衣’。红眼狼奸笑着说:‘给我吧!’洛岩说:‘这不能给你,是一件宝衣啊!’红眼狼和管家一齐跑上去抢了‘火龙衣’,把他的狐皮大衣丢给了洛岩。红眼狼高兴地把‘火龙衣’穿到身上,刹时间热得他喊妈叫爹。接着身上就着了火,风一吹,火舌一舔,把房子也烧着了。风越大,火势越威,一直烧了三天三夜,把红眼狼和他的庄院烧成了一片灰烬。大火灭后,只有‘火龙衣’好好的放在石头柱子上……”

大家听得入了神,都高兴地说:“老刘,你的这件‘火龙衣’,也要把地主老财统统烧死啊!”

从此,刘志丹的“火龙衣”很快在二十八军传开了,战士们一看见刘志丹穿的那件旧棉大衣,都亲切地说:看,咱们的老刘还穿着他的‘火龙衣’,看把他热得直冒汗哩!”

张达志问道:“听说杨和亭到了神府,他没过河?”

刘志丹说:“他成了那里的顶粱柱,不能动窝儿,也是乱遭遭的,需要整顿,唉,到处都一样,都像遭了一场浩劫!这边的同志都好吗?

张达志说:“都很好!杨森是红三十军的参谋长,贺晋年是八十一师师长,前几天,我还碰见他们,都打听你什么时候过采,想看看你,可你来了,他们又往南开走了。”

当谈到肃反问题时,刘志丹说:“要说总结经验的话,不能责怪外来的同志,因为我们没有电台,没有办法和中央取得联系。外来的同志不了解我们西北的革命情况,也不了解我们这些是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是左派,还是右派,要说责怪的话,主要是我们陕北党内王明路线的执行者,没有能够及时把我们西北的情况和我们这些人如实地外来的同志说清楚,并挺身出制止这次肃反运动。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使外来的同志更多地了我们,也许不致于造成这样的恶果。

宋任穷激动地说:“这一路,我什么都看见了,有的陕北同志的档案里仍带有‘右倾’字样,我早为这事着急。这次回到陕北,我也要向中央反映情况,尽快彻底解决陕北干部问题,受排挤的全是好人!这不是个人问题,是整个事业问题。

刘志丹接着说:“现在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弄清楚了,大家不要再记前仇,应该想大局,想团结,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把革命工作做好,再不要反映这回事了。”

正说着,机要参谋送来急电,张达志起身告别,刘志丹送到窑露,张达志拦住说:“你不用送了,操心误了大事。”可又拉着刘志丹的手久久不放:“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要太苦了自己。”志丹笑着说:“生活是个无底洞,再苦也累不死人,咱们年轻力壮,什么也顶得住。”张达志笑着走了。

张达志走后,志丹看了电报,凝神沉思,毛泽东、周恩来接见他时说的话响彻耳鼓:毛泽东说,你受委屈了!但对一个革命者来说,坐牢也是一种考验,又是一种休息。陕北这地方,在历史上是有革命传统的,李自成、张献忠就是从这里闹起革命的。这地方虽穷,但穷则思变,穷就要闹革命,这里群众基础好,地理条件好,搞革命是个好地方!我可是来投奔你的呀!周恩来说,我们是战友,感谢你创建了这一块根据地,使中央有了落脚点。既幽默风趣,又意味深长,他表示要跟着毛主席、党中央坚持革命到底。

红军在白文镇一带斗地主,打豪,深受人民群众爱戴。红军走到那里,那里的群众一片欢呼,人民群众中到处唱起了歌谣:

共产党红军天心顺,

普天下的老百姓心随红军。

抗捐抗税当红军呀!

阎老西心着了慌。


上一篇:《贾拓夫(1995版)》

下一篇:《永远的足迹》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