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传记·回忆录   >   正文

《碧血丹心——东征中的刘志丹 》

白占全

发布时间:2019-07-25 09:28:4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45733次

第七章 血洒党家寨

崖头望背山面沟,地势险要,地形复杂,是打通三交镇的关键所在。所以,敌人在崖头望构筑了高大坚的三个碉堡,村周围挖了几层战壕,濒临灭亡的敌人集中了所有的兵力武器,企图凭精良的武器、充足的弹药和居高临下的地势,疯狂向我军射击。

当时,红军装备低劣,既没有大炮又没有炸药,全凭着指挥员聪明的智慧和英勇的战斗。战斗在崖头望继续进行,垂死的敌人用猛烈的炮火向红军轰击。红军战士尽管前仆继,勇猛冲锋,但仍不能攻下崖头望阵地,我军的进攻暂时受阻。

听说战斗受阻,刘志丹提着望远镜,向阵地的最前沿走去,裴周玉、参谋、警卫员气喘吁吁跟着他,子弹不住地在头上嗖嗖飞啸,他好象根本没有听见似的。

刘志丹一直爬到距敌几百米的小山包上,这个小出包长仅百,宽三、四十米,光秃秃的,没有任何隐蔽物,与三交镇崖头望事相对峙,中间隔着一条小河,小河的西头与黄河交汇。这个小山包坎下是一个小庙,是我红二连进攻敌人的阵地。

刘志丹、裴周玉与警卫员来到由神庙,问二连指导员高克恭:

“高克恭,水台山庙是哪个连队?”

“是西连,军长。”

“你们四连怎么这么死板,那里攻不上去,不会换个地方吗?你找你们团长、政委来。”

说完,刘志丹就要上山头,高克恭赶忙拦住他说:“军长,你不能上去,离敌人太近,太危险了,我们连长就是在上面负伤的。

刘志丹点了点头,还是要上去,高克恭和警卫员谢文祥怎么也拉不住他。

刘志丹刚一上去,敌人的机枪又响了,把二连的哨兵给打伤了,警卫员一看情况不妙,马上把他拉了下来。

刘志丹突然返身对通讯员说:“你把炊事班长给我叫来,让绕着走,不让敌人发现目标。

不一会,炊事班长以为让他参加战斗,提着一支步枪快步跑来了,见到刘志丹,问道:“军长,是让我上前线吗?”

“上前线,还有一件比上前线更重要的事呢!”刘志丹抽了—口旱烟,严肃地说。

炊事班长是刘志丹的老部下,对刘志丹的脾气秉性很了解,从

他说话的语气里,知道出了问题,很小心地问:“出了什么事?”

“我想起了那烧火柴,红军缺材烧,让炊事班的同志们去出上拣吗!你看,老乡们把枣树苗苗都砍了,这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呀!”

炊事班长原以为出了什么事,听刘志丹一说,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想小事一桩,不加思索地顺嘴说道:“我们不烧,阎军不是在烧

刘志丹一听,不由得皱皱头,严厉地说:“你怎么拿阎锡山的反动军队与我们相比呢?我们是红军,是革命的军队,是老百姓的队伍,我们要为老百姓从长远考虑,不能光顾眼前啊!部队缺柴叫大家到附近拣些圪针来烧好了。”

是啊!革命是长期的,一个革命者,不仅要顾全群众的眼前利益,更要替群众的长远利益着想。

炊事班长走后,刘志丹不顾自己的安危,身披旧大衣,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第二次来到了那个山包头。从这个山头看去,镇上的房屋街巷都历历在目,敌人的来往活动隐隐可见,我军的战斗进展情况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刘志丹爬在山顶上,黄河波涛喧吼的声音清晰入耳,他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地观察敌情。当他看到战士们占领一个碉堡或一个工事,消灭几个敌人时,就兴奋地站起来观察情况,裴周玉和警卫员几次劝阻他,“这样危险!”但,当他看到胜利攻击的情景时,非常兴奋,说:“小裴,你看这个山头不是一个理想的观察所吗?”

 刘志丹把观察到的敌情积部队战斗进展情况让通讯员及时地一一通知一团指挥部,并告诉他们应采取的攻击手段与措施。尔后,他坐在地上,拿出小笔记本,把前线的战斗情况,给宋任穷写了一封信,让通讯员跑步送回军指挥所去。通讯员临行时,刘志丹笑着嘱咐说:“你告诉宋政委,过了中午,请他到三交镇喝胜利洒。”

正在部队打开通往三交镇道路的时候,敌人的一挺机枪,迎面封锁了部队前进的道路,刘志丹伏在山头的一个棱坎后面,一手撑着地,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对裴周玉说:“特派员,你看见了吗?机枪是从小庙旁边的那个碉堡里打出来的,等会儿部队冲上去,一定要把枪缴过来,带给陕北根据地的人民做纪念。”

 “好,一定缴过来,敌人活不了几个钟头了!”

 “特派员,你看,战士们冲锋非常之勇敢,但是整连整排向敌人一个碉堡发起集体冲锋,很容易造成大面积伤亡,且事倍功半。”

志丹看到战士们一次次的冲锋都被敌人强大的火力压了下来,而且伤亡很大,忧心忡忡。

居守顽堡的方克猷旅四一二团团长章拯宇看到红军战士冒死冲锋,非常震惊,自言自语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怕死的军队。”但当他看到红军一次次的进攻被他的部队打退时,内心充满了好笑。他一边观察红军动向,一边气急败坏地命令加强固守。

一次次的冲锋均末凑效,一团团长黄光明看到非常焦急,亲自带领一个排向敌堡冲锋。

刘志丹深知这些情况的出现,是广大指战员英勇果敢,不怕牺牲的结果,也是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伤亡较大的必然表现。怎样迅速消灭当前敌人,又不能急躁冒进,是当时问题的焦点,他沉思着,要消灭这些顽敌,既没有炮兵,又没有炸药,全靠红军的英勇和指挥员的智慧和指挥艺术。

警卫员谢文祥,尽管年龄小,但他了解到刘志丹军长的心理,说:“化整为零,以班组突袭敌人。”

“小谢,你进步很快呀!连战争术语也专业化啦!”

还不是跟上军长学到的。

于是,刘志丹把参谋叫到跟前,说:“你马上去告诉黄光明团长,要尽快组织突击队,消灭机枪火力点和调集战斗组,以缩小目标,分路攻击堡垒。”

“你转告黄光锈团长,指挥员任何时候都要沉着冷静,不能单凭勇敢蛮拼,一定要讲究战术,以最小的代价,夺取更大的胜利。”

参谋长接受任务后,立刻向前边飞跑而去,山头上只剩下刘志丹、裴周玉、谢文祥三个人。最后,刘志丹对着裴周玉说:“特派员,将来我们有了无线电话就好了。”

裴周玉激昂地说:“将来我们不但会有无线电,飞机、大炮也会有的。”

布置完战斗任务,刘志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想:多少年来的革命道路是多么的艰难而曲折啊!在这条革命道路上,多少情同手足的战友倒下了,多少亲如父母的乡亲献出了生命。红军之所以能由小到大,闯过道道险关,克服重重困难,这完全是党领导的结果,是广大人民群众养育、保护的结果。

四月,北方的鏊子圪瘩仍然是很寒冷的,刘志丹毫不理会冷风的侵袭,迎风站在山顶,观察和谛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密切注视着战斗的进展,他嫌棉帽子耳扇碍事,把帽带也绑起来,寒风吹得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时间也在一分一分地逝去。刘志丹的心随同他衣袋里的怀表一样,嘀哒,嘀哒,计算着部队运动的时,预计着彻底消灭敌人夺取三交镇的时刻。这表是几天前唐延杰参谋长送给他的。唐延杰想着刘志丹作为军长,指挥作战没有一块表是不行的,就把自己珍藏了很久的一块旧怀表送给了他,表蒙子坏了,他用一个铁盒子装蓿,用时打开铁盒才能看。

裴周玉发觉老刘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一日饭,怎能顶得住?悄悄对警卫员说:“这里什么也没有,你去给军长弄点吃的,免得他支持不住。谁知又被刘志丹听到了,回头叫道:“不要!大家都忍耐一下,部队冲锋陷阵,都还没上饭,咱们也得坚持!”说完,又聚精会神地观察着阵地的变化。

刘志丹站在山头,看着部队的战斗,想的是歼灭敌人之后,如何配合红军主力扩大战果,怎样才能调动和消灭更多的敌人,我军将要遇到什么困难,怎样作部队的工作。然而,他却忘了自己是站在距离敌人只有几百米的山头上,全不计较个人安危。裴周玉、谢文祥见他站的那样高,几次拉他,让他姿势放低,防止危险情况的出现。

裴周玉几次劝说:“军长,快蹲下来,这样很危险的!”

警卫员谢文祥不住地央求道:“老刘,我们离敌太近,地势太低,目标太大,无法隐蔽,赶快转移吧!”

刘志丹沉着坚定地说:“观察地形和敌情要紧,快商敌人射击,摸清敌人的其它火力!”

谢文祥再次请求时,刘志丹命令谢文祥:“小谢,拿起长枪,快向敌人瞄准射击!”

谢文祥摘下背在身上的长枪,瞄准敌人射了几枪,打倒了三个正在摇旗呐喊的敌人。

正在这时,敌人突然用多挺机枪向鏊子圪瘩山头射来,由于刘志丹两手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敌情,没来得及爬下,子弹打着了他。只见刘志丹两手往胸前一抱,踉跄着要跌倒。裴周玉、谢文祥猛地一惊,糟糕,军长负伤了,不禁惊呼一声,赶快跨上一步,把他抱住。当时,刘志丹面色变得蜡黄,呼吸极度微弱,心脏略感到有些跳动,昏迷过去。

裴周玉、谢文祥把刘志丹背到山坡后的一个隐蔽处,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放下,当警卫员飞跑着找来卫生员时,他的神志略微清醒了,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想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他用劲挣扎着抓住裴周玉的手,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说:“特派员,让宋政委……指挥……部队,赶快……消灭敌人……”他的嘴唇又动了凡下,但再也听不到声音了,他带着自己未竟的事业,停止了呼吸。

宋任穷政委昕到送个惊人的噩耗,急忙从指挥所赶到了前沿阵地,伏身蹴地,查看志丹伤口。解开棉袱,露出那破烂的衬衫,心头顿时激荡发酸。宋任穷政委摇摇头,掩上志丹的胸膛,摸摸衣袋,一把抓净,只有半截铅笔,半盒火柴,几根揉碎的烟头,一块怀表,还是唐延杰参谋长的。宋任穷政委泪流满面: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全部所有!他活着时,从不懂得索取,只知付出,到最后把鲜血流在战场上。这时,鏊子圪瘩山头站满了密匝匝的红军战士,大家好象做梦一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每个人的内心迅速燃起了熊熊烈火,爆发出一片报仇的决心。一刹时,阵地上的英雄们捶胸顿脚,有的在地上打滚,泣不成声。战士们把刘军长的遗体抬在担架上,宋任穷政委把军大衣轻轻盖在他的身上,悲伤而愤怒地说:“刘军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更多地消灭敌人,为刘军长报仇。’

复仇的怒火在战士们的心头燃烧,“打败阎老西”、“我们要坚决把敌人消灭干净!”、“为刘军长报仇!”的喊声响彻战场。大家不约而同地端起自己手中的机枪、步枪,一齐向敌人发射了一排子弹,以示对刘志丹致哀,为刘志丹雪恨。英勇的红军战士重返刘军长生前布置的战斗岗位。宋任穷政委增派了两个连的兵力,向敌人阵地上发起猛攻。复仇的子弹、手榴弹射向敌人阵地,并很快攻占了崖头望敌人阵地。

刘志丹同志牺牲后,遗体从党家寨送到冀家垣,黄昏时,又从冀家垣抬了下来,由于党家寨村通往黄河渡口的路是羊肠小道,天黑时,由绥德界首村水手连副连长贺忠孝背下了山。在侦察科长王海山、民运科长划国梁的护送下,由三交南海滩渡疆送过了黄河,送到三交对面陕北苏区界首树,放在贺忠孝的院子里。贺中孝后来回忆说:“我一听说是刘志丹,不由的眼泪滚了下来,急忙把盖在刘志丹身上的俄国毯揭开一看,真的是他。中等个子,瘦瘦的脸,穿的是红军服,三鼻鞋,左前额上有伤痕,把头扶起来一看,后脑勺上血还粘乎乎的。越看越伤心,就痛哭起来。”

刘志丹的遗体在贺忠孝院里放了一个多小时,树里的男女无幼全来了,都痛哭流涕,喊着:“老刘呀,你不能走!”、“老刘呀,你为甚撂下我们悄悄走了!”随着哭声,黄河的水也咆哮、呜咽起来

……。

当晚,刘志丹的遗体被一村转一村地送往瓦窑堡,过往村庄,百姓呼天抢地,哭祭忠魂。到达义合时,山上一个老人哭道:“我们的老刘呀!你为啥去的这么早?老刘呀,我们陕北人的老刘!是那个杂种打了你的黑枪?我们要和他拼!……”边哭边用斧头砍树,并往山下滚石头。一路上的哭声,一路上呼唤老刘。到了瓦窑堡,干部哭,农民哭,被服厂的女工们哭得晕过去了。不少白胡子老人围着灵柩说:“老刘没有死!老刘没有死!他到外国去了,这灵柩是的!”一边叫,一边跺脚。24日,驻瓦窑堡机关团体、红军部队在南门外的戏台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周恩来、博古、袁国平、郭洪涛致词,遗体安葬于城外三里处的水沟坪山脚下。

1943年4月19日,刘志丹遗骨在子长中山大操场公祭后,由两头骡子驮送启程,沿途民众自制麦馍拦路祭奠,他们手里拿着点燃的香表,个个滑流满面,多贴祭幛门首,因战争断手折腿的老游击队员始终跟在灵柩后,不忍离去。子长五乡农民高德元,默默地从子长跟着移灵队伍,一路上眼里噙满了泪花,他是受过革命好处的,而这好处“是刘志丹给咱们的”。延安县川墨乡芏村农民高德富拦路哭祭,喊着“过去吃不饱,穿不暖,地种不上,还要受气,刘忘丹领导我们闹了革命,现在,不仅有吃有穿有地种,而且有牛有羊了,咱这辈子也忘不了老刘。”他们在村子里自发组织了吹鼓手,自动参加到移灵队伍里。卖炭农民陈友良哭着说:“老刘对好处太多了,叫我从那儿说起呢?”他指着驴子说道:“咱过去是没有这个的,可是现在有了,全凭您老刘啊!”跟灵的不少群众说:“我们翻身得解放,全是共产党和刘志丹给带来的。”

4月23日3时,移灵队伍抵达桥儿沟,早已汇集在那里的万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有的怨天恨地,有的捶胸顿脚。霎时间,悲壮的哀乐伴着汇集起来的哭声直冲云霄。前来迎灵的党中央西北局和边区政府领导人朱德、任弼时、林伯渠、邓发、罗迈、高岗等,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万人迎灵队伍成四路纵队,绵延数里,灵车一到,由朱德等同志亲自将灵柩捻到延安专署广场灵棚内安放,在哀乐声中全体肃立,向刘志丹同志默哀。接着举行了万人公祭大会,朱德、任弼时、博古、林伯渠、高岗等领导同志讲了话。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首长及委员们,赠送了白绸挽联,毛泽东的挽联是“群众领袖,民族英雄”,周恩来的挽联是:“上下五千年,英雄万万千,人民的英雄,要数刘志丹。”

4月26日,庞大的护灵队伍开进了周河川,静候在那里的干部群众眼望灵柩,想起夜思念的“老刘”,尤如万箭穿心,无限悲痛。顷刻,吹鼓手饱含热泪吹起了“老刘”平时爱听的曲子,道旁的群众焚蓉化纸,大放悲声。哭声沸沸扬扬,令人心碎。灵柩进入志丹县南美灵棚内停放,从百里之外赶来县城为刘志丹烧纸祭奠的群众成千上万,昼夜不绝。5月2日,志丹县万人公葬刘志丹,高岗、林伯渠灵前致祭,潸然泪下。10时许移灵,离岗、林伯渠执拂,张秀山、康天民、剐景范、吴岱峰、曹力如等万余人,前往志丹陵园公葬志丹,挥泪祭奠英雄忠魂。

刘志丹牺牲的消息迅速传遍抗日先锋军,传遍黄湾两岸。抗日先锋军的指战员捶胸顿足地呼唤着他的名字,陕北、吕梁的老百姓们倚门呼喊着他的名字。陕北人民把他的英雄事迹编成天游《刘志丹》,三交人民编出《三交来了刘志丹》民歌,到处传喝,寄托着人们对他的崇敬思念之深情厚谊!

刘志丹没有死,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上一篇:《贾拓夫(1995版)》

下一篇:《永远的足迹》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