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传记·回忆录   >   正文

《碧血丹心——东征中的刘志丹 》

白占全

发布时间:2019-07-25 09:28:4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45733次

刘志丹血洒吕梁山

白占全

1936年4月l4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陕甘根据地、西北红军创始人、陕北人民领袖刘志丹同志壮烈牺牲在柳林县三交镇党家寨村鏊子圪瘩。吕粱人民为了纪念他,在鏊子圪瘩修建了刘志丹将军纪念亭。今年4月l4日,是他牺牲60周年纪念日,为了告慰烈士在天之灵,特作此文;经示纪念。

攻占罗峪渡

为了配合红军东征大军深入敌后,逼近同蒲铁路,迅速打通奔赴抗前线的道路。1936年3月下旬,刘志丹同志率领红二十八军从神府革命根据地出发,很快打下了黄河西岸的沙峁头,在贺家川一带集结,相机强攻罗峪口,插入晋西北地区。

罗峪口是晋西北的一个重要渡口,河两岸陡峭,水流湍急,易守难攻,沿岸有碉堡封锁河面,敌人防异守常严密,守军是晋军216旅丁炳青部的一个精锐营,面对这种情况,刘志丹同志除督促渡河所用的渡船、粮食等,还和宋任穷政委一道详细调查了附近渡口的守敌和河两岸的地形、地物等情况,并登天台山,认真观察对岸敌军的工事设置和驻防情况。派王兆相与罗峪口附近的共产党员主治札、白桂成、王立明取得联系。经过反复研究,磋商分析,把渡口选在沙峁附近天台山下的山坡村。这里河宽水平,敌人防守力量薄弱,加之山坡村北有座天台山庙院,秦晋上山烧香敬神者来往众多,我军渡河不易暴露。刘志丹军长命令一团二连先开船过河,消灭河东岸守敌一个排,接着一连过河,立即上东山,阻击敌一个连,掩护全军安全渡河。

3月31日晚1O时左右,红二十八军开始渡河,发前,刘志丹同志接见了全体船工,向船工们敬酒,感谢他们对红军的支援,鼓励他们不畏艰险,帮助部队快速渡河。星夜,罗峪口附近共产党员王治礼、白桂成、王立明根据刘志丹的指示,割断了罗峪口驻军和兴县委政府的电话线,切断了敌人的通讯联络,同时组织沿河群众抱准备好的大型羊皮筏子转移到渡口附近,支援红军渡河。然后,在王化滩燃起柴火一堆,向河西红军发出讯号,红二十八军见到讯号,开始强渡。独立红三团在沙峁头山顶用轻重机枪掩护,红一团一连在指导员张汉民的带领下,百余人分乘三条木船,二连一个排在指导员克恭的带领下登上一只木船,分批乘船渡河。驻守在罗峪口的敌粱营长发现红军渡河,立即命令部队坚守阵地,拼命射击。机枪子弹打的岩石乱溅,水柱直跳。红军战士越过激流险滩,越过惊涛骇浪,穿过弹雨,不管敌人火力之猛,也挡不住红军战士的英勇前进。红一团的战士们,受了重伤的咬紫牙关坚持,受了轻伤的,照常继续战斗。他们犹如一把锐利的尖刀,直敌人河东罗峪口防线,首先攻占了李家粱村北的两个中心碉堡,打掉了敌人的两挺机枪,减弱了敌人的火力,并很快占领李家粱。一、二、三团以神奇的速度在天亮前渡过了黄河,一举推进到罗峪口东岸。红一团三连连长杨树元与张汉民率领的一连首先进攻敌顽堡寨则梁。寨则梁碉堡座落在罗峪口半山梁突兀窿起的高石嘴子上,约方圆五、六十米,东连山墕,西南倾坡,北悬高石崖,是易守难攻的古堡寨。敌一个连在那儿固守,一连、三连不畏艰险,一拥下山,跳过山墕扑向敌堡,全歼守敌,缴获两挺机枪和一些枪支弹药。接着攻破了敌文章庙据点与老爷庙据点,并乘胜攻击,直取阎锡山在罗峪口设置的指挥所。指挥所设在“永顺魁”商铺里,敌营长粱宏元急令驻东豆宇四连、驻桑湾六连出击,经过一天激烈的战斗,全歼守敌一个营,当场击毙了敌营长,俘敌300余人,占领了罗峪口。

罗峪口解放后,刘志丹率红二十八军继续向北进军,干净利落地消灭了黑峪口守敌,破坏了黄河东岸敌人防线六十多里,使晋西北的两个重要渡口回到了人民手中。

激战曹家坡

刘志丹率领的红二十八军在罗峪口住了两天后,沿蔚汾河进军,以企攻占兴县城,随后接着向东推进,配合中央红军北上抗日。这时,驻守兴县城的阎锡心腹、防共保卫团圃长尚学勤得知红军东进,吓得惊恐万状,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立即电告阎锡山,请求派兵增援。阎锡山接到电报后,大吃一惊,立即命令驻守在中阳、离石一带的71师207旅旅长温玉如率部前往兴县阻击红军东进。其对,红十五军团转战苛岚、岚县,他们得知敌人派兵从南线阻击,于是和刘志丹取得联系,经分析研究,暂时放弃对兴县城的进攻,取道直奔康宁镇,在曹家坡附近摆了个口袋阵,单等敌人上钩。

温玉如接到锡山的命令后,率领600余人先遣队,日夜兼程,耀武扬威地兴县挺进,并很快于4月3日进入康宁镇。休息片刻,继续行进。等他的先头部队走到鹞子堰附近时,忽然枪声大作,接着红军战士四面出击,利用有利地形,把敌人团团包围起来。温玉如一听枪响,吓得手忙脚忙,他知道已经进入红军的埋伏圈,无法前进了,只有掉头向南逃脱。岂知红军早已把退路给切断了,温玉如看到四周山头山坡等有利地形全是黑压压的红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包围圈中的士兵群,且包围严实,只好硬着头皮组织突围。守卫在西山上的红军战士,面对狗急跳墙的敌人,以密集的手榴弹打退了敌人的三次突围。战斗从上午九时一直进行到下午两点多,敌人又组织第四次突围,这次突围,敌人分两路进攻,一路由温玉如亲自指挥,从侧面突围,守卫在西山的红军战士遭到敌人炮火的袭击,被逼撤离西山,夺取敌炮兵阵地。经过激烈的战斗,活捉了敌团长周森,打死了敌追击炮连连长温玉玺。温玉如从侧面突围,占据了西山高地,一看红军歼灭了他的炮兵连,又扑下山,同红军展开肉搏战,红军战士用缴获的追击炮痛击敌人。守卫在东山上的红三团战士,在敌我混战中,出动一个连的兵力,很快抢占了西山高地。敌人突围不得,只好龟缩在深沟按兵不动,伺机反扑,一面派人回城求援。被红军吓破胆的尚学勤接到温玉如的

告急信,迟迟不敢出兵。温玉如等不到增援部队,只得在深夜十二点再次突围,经过激烈的战斗,温玉如带着十几个残兵乔装打扮从小山沟里逃跑了。

曹家坡战斗,除温玉如和十几个残兵逃跑外,其余阻击部队600多名全部被歼,缴获了敌人100余匹骡马,两门追击炮。lO余挺轻重机枪,和200多枝步枪,数百颗手榴弹,军用地图一份。

播撒革命种

红二十八军攻破敌人晋西北黄河防线后,在罗峪口、康宁镇、白文镇住下来开展群众工作。

罗峪口是晋陕交通要冲,商业比较发达,市面比较繁荣,同陕北仅一河之隔,但阎军统治严密,人们思想闭塞,群众根本不知道红军的真实情况。刘志丹一到罗峪口,就组织工作队、宣传队、保卫队,并要求红军干部战士人人都当宣传员,使群众很快就知道了红军是什么样的军队,纷纷来同刘志丹谈情况讲实情。经过几天的工作:在罗峪日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任命王道三为政府主席,开展筹粮筹款、发动群众工作。王道三上任不久,由于对政策理解不够,发生了一起新政权没收商店货物的事,引起了工商业者的恐慌。刘志丹知道后,对王道三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指出这样做对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团结更多的人抗日的危害性,王道三很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亲自登门给商店主人道歉赔情,归还没收的货物,纠正了错误,在群众中留下了良好的影响。

当时群众反响最强烈的是锡山的“食盐专卖”。盐的卖价很贵,三斗黑豆才能换来一厅食盐。中等人家都吃不起盐,多为淡食,到亲戚朋友家虽然能吃到米饭甚至白藕,却没有盐,穷苦老百姓几个月吃不上盐是常事。面对这种情况,刘志丹让部队打开富仓,把阎锡山的官盐分给劳动群众,群众非常感激,他们写了《红军爱民》诗芝红军爱民世无双,阎王欺骗尽扫光,工人农民天日,地主豪绅心发慌。

六天来,红军没收汉奸、卖国贼和恶霸地主的土地、财产,分配给穷苦农民,同时充务发挥我军工作队的作用,每个连队都组成了工作队,人人做宣传员,张贴抗先锋军布告,挨家挨户去宣传我党我军的抗日救亡革命主张,揭露蒋介石、阎锡山的卖国行径,经过宣传教育,群众又看到了我军抗日救国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行动,晋西北大地迅速掀起了参加红军的热潮,红军的足迹所之外,吕梁人民的抗日热情,象烈火一样燃烧起来了。

进军三交镇

红二十八军进人白文镇后,阎锡山调动了十几个团的兵力,逼近白文镇地区,企图合击红军。面对大军压境,刘志丹同志沉着冷静,采取避实就虚的策略,避敌锋芒。4月6黄昏,赶二十八军从白文镇附近出发,向南挺进,在我军取得节节胜利的日子里,中央军委打来急电:“为配合主力红军进逼汾阳,威胁太原,打前方与陕北之联系,保证红军背靠老苏区,令红二十八军向离石以南黄河沿岸地区进毒,并相继攻占三交镇,牵制和掉动敌人。”当天,刘志丹即召开了团以上予部会议,传达了中央指示,果断地说:“毛主席指向那,我们就打到那里去’,打三交去!”,并告诉大家:“越向南走,离中央总部越近,一定要好三交这一仗”。旋即率部队向南快速进军,克服了重重困难,突破了敌人的层层阻击,接连打败了临县、方出、离石、柳林和中阳方面的来犯之敌。4月13 日下午到达留誉镇。黄昏前,军部在留誉召开了团以主干部会议,刘军长传达了中央与军委的指示,说:“根据目前的敌情,中央决定逐步收缩兵力,准备集中歼敌,并深入群众工作。”,他继续说:“红十五军团主力l2日下午在中阳县之师店、三角店地区与前来堵击的敌人66师接触,经过激战击溃敌人3个团,全歼敌1个团和一个炮兵营,俘敌团长以下官后600人。”“为了配合红军主为进逼汾期,威胁太原,摧毁反动基础,扩大红军,我二十八军明日就向三交镇发动进攻,务求迅速歼灭该敌。”他说:“这是东渡黄河以后,同红军主力会,向党中央献礼的一仗,一定要坚决打胜。”4月l4日拂晓前到达三交镇附近地区,军部扎在冀家垣,党家寨是前沿阵地。

三交镇是座落在晋西靠黄河的一个重要渡,河西是我陕北苏区的绥德县境。该镇南北两面环山,西面临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前沿阵地党家寨,与三交镇之间隔着一条大沟,党家寨山脚下沿沟有一座小庙,驻扎着敌人一个排的兵力,可封锁大沟,阻击我军攻占沟北的三交镇。沟的西面就是黄河天险,沟北面在沟畔,敌人构筑有6个碉堡,各个碉堡之间又构成了强大的战壕工事,碉堡之火力交叉成一个强大的火力网,当时镇内有重兵把守,沿河有坚固的工事,这样我军进攻三交镇就异常艰巨。红军刚开进三交东面,就听到山沟里的群众唱着“阎锡山是狗熊,勾结日寇乱杀人,要粮要款要抽丁,逼得老百姓活不成人。”刘志丹同志和红军干部人士听到群众对阎锡的骂声,心里充满了无限的阶级仇、民族恨。志丹刚到宿营地,来进房子,水米入口一点,就跑到山头勘察地形,查对地图。回到军部,拷问了从前线抓来的俘虏,听了侦察科长的汇报,接着深入群众中间调查了解锡山的血腥统治与军事布防。经过详细的调查,刘志丹同志对三交镇的一山一水,敌人的一切防御工事、兵力布置及活动情况了如指掌。

在部队干部会议上,刘志丹军长与宋任穷政委向大家详细介绍了三交镇敌方情况,敌人自二月二十日受到东征大军的沉重打击后,犹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为了稳住黄河防线,阎锡慌忙调集四个旅的兵力驻扎在三交周围三地方,镇上驻守敌军章拯字一个团部、两个营,还有一个炮兵连。在黄河东岸修筑了大大小小的防御工事几十处,日夜派兵把守,戒备森严。讲完后,集中了广大干部的作战建议,宣布了作战方案,决定红一团由镇南党家寨、黄丹垣向北发起进攻,二团从镇东五星焉沿四锤梁攻下大圪瘩火力点,插入敌人背后,由北向南进攻,三团留守冀家垣高地,警戒中阳方面增援之敌。

4月14日拂晓,围攻三交镇的战斗打响了,一团从黄丹垣村很快攻占了神焉则高地,接连拿下了敌人许多碉堡,二团在军参谋长唐延杰的直接指挥下,从五里焉直逼四锤梁,占领了最高火力点大圪瘩,并攻占了水台山庙、桑地圪达高地。敌人死伤惨重,只得撤到北山固守,志丹同志便命令一团向北山移动,与二团夹击北山之敌。大约早饭时分,进攻富喊圪达碉堡的战斗打响了,凭着刘志丹军长果断灵活的指挥,这块硬骨头终于被勇敢的红军战士啃掉了,激烈的战斗又在崖头望碉堡周围展开了。

军民鱼水情

红二十八军所到之处,军纪严明,对老百姓秋毫无犯,刘志丹军长时常告诫干部战士要搞好群众关系,坚决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多调查了解群众情况,多向群众宣传,他不但要求干部战士们去做;而且自己首先身体力行。

罗峪口战斗结束后,有不少红军战身负重伤,急需医治,如何抢救这一批伤员,刘志丹同志找到了沿河一带几个党员,要他们想办法急救伤员,王治建议去请医术较高的河畔名医牛大业,可是,牛大业肯否给红军治伤,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派了几个红军战士,到韩家吉包围了牛大业家院子,打了凡枪,把牛业捆到罗峪口,交给刘志丹。刘志丹亲自给牛大业松了绑,并热情地水让座,牛大业稀里糊涂,不知是怎么回事,起初吓得浑身发抖。后来,看见红军首长对他很和气,这时才平静了几分。刘志丹对牛大业说:“牛业受惊了,这次请你来是想让你给红军办点好事。眼下,我们有批战士受了伤,没法医治,得知你医术高明,又不敢公开去请,只好派人把你‘捆’来了,这是我们的一种策略,否则,白军将会伤害你的属。”牛大业一听恍然大悟,深感红军办事有方,遂答应给红军治伤,经他亲手治愈的红军战士不下几十,刘志丹走时给他留下了几十元白洋,牛大业分文未收。

罗峪口战斗中,罗峪口附近共产党员王治、白桂成、王立明星夜割断敌人的电话线,切断了敌人的通讯联络。

沿河一带群众把“洪筒”准备好,三个一组,五个一片,事先连在一块,绑在木梯上支援红军渡河,李家梁共产党员刘原清一个支援“洪筒”l2个。

曹家坡战斗打响之前,曹家坡一带的共产党员就给红军带路,介绍地形,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战斗打响以后,王引生带领当地群众数十人,冒着敌人的枪从弹雨,给红军战士送子弹、运送伤员,尤其是温玉如龟缩在深沟伺机反扑那阵,曹家坡、刘家庄、安家庄附近的群众,自发地把已经做好的干饭送到红军阵地,有的把自己蒸熟的老南瓜、山药蛋、窝则等,送给红军战士。刘家庄有个老太太听说红军打了胜仗,就把自己积存了半年的一篮鸡蛋煮熟送给红军战士充饥。安家庄的一位瘸腿老大爷,听说红军打败了温玉如,自动熬了一锅稀粥,用桶挑上一瘸一拐地爬上山坡送给红军战士。战斗结束后,附近的老百姓炸油糕、做豆面汤,争先恐后地慰劳红军,妇女们争着为红军战士洗服,青年小伙子积极报名参军。

红二十八军进到三交镇附近时,志丹同志就深入群众中访贫苦,倾听群众诉说锡山的血腥统治,他处处平易近人,关心群众,深得群众的爱戴。战斗打响后,党家寨附近的群众自动组织起来,英勇无畏地为红军送水送饭,救助伤员。长工出身的党森年和几个伙伴抬着伤员,在党家寨村口看到了头戴军帽、身穿破大衣、拿着望远镜、体格消瘦的同志边走边用亲热和蔼的语言说:“大家辛苦了”。过后,才知是刘志丹军长。三交镇战斗结束后,贫苦农民给红军烧水做饭,杀猪宰羊,忙着慰劳红军战士,红军战士受到群众热情招待,忘记了疲劳,亲切交谈到深夜,红军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血洒党家寨

崖头望地势险要,地形复杂,是打三交镇的关键所在。所以,敌人在崖头望构筑了高大坚固的堡垒,村周围挖了几层战壕。

濒临灭亡的敌人集中了所有的兵力、武器,企图凭借着充足的武器和居高离临下的地势,疯狂向我军扫射。当时,红军装备低,既没有大炮又没有炸药,全凭着指战员聪明的智慧和英勇的战斗,站在鏊子圪瘩的刘志丹军长当即立断,作出“组织突击对,消灭机枪火力点和调集战斗组,以缩小目标,分路攻击堡垒”的决定,并命令参谋长去执行战斗方案。

战斗在崖头望继续进行,垂死挣扎的敌人用猛烈的炮火向红军轰击,红军战士尽管前仆后继,勇猛冲锋,但仍不能攻下崖头望敌阵地,我军的进攻暂时受阻。站在鏊子圪瘩的刘志丹军长聚精会神地观察和谛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凝视着三交镇,让通讯员告诉宋任穷政委,“过了中午请他进三交镇喝胜利酒。”并焦急地等待着突击队和战斗组向敌人发起新的进攻。

新的猛攻开始了,英勇的红军战士分路向崖头望阵地敌碉堡蜂拥而至。刘志丹军长望远镜观察激烈的战斗场面,就在此刻,从对面碉堡里打来一串子弹,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胸,伤着了心脏。刘志丹军长断断续续地对特员裴周宇说:“告诉宋政委,请他带着部队消灭敌人,坚决把三交镇攻下来!”裴周玉等几位同志将

  刘志丹军长抬到党家寨军指挥所阵地上,宋任穷政委一边派人去叫卫生员,一边蹲下身来摸他的心脏和脉搏,查看伤口。这时,刘志丹军长因大动脉出血已昏迷不能说话,不多时,未等到卫生员跑来,就停止了呼吸。军指挥所阵地上站满了密匝匝的红军战士,他们肃立在刘军长的遗体旁,脱下军帽致哀。战士们把刘军长的遗体抬在担架上,宋任穷政委把军大衣轻轻盖在他身上,说:“刘军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更多地消灭敌人,为刘军长报仇。复仇的怒火在战士们心头燃烧,“打败阎老西,为刘军长报仇”的喊声囔彻战场,英勇的红军战士重返刘军长生前布置的战斗岗位。宋任穷政委增派两个连的兵力,向敌人阵地上发起猛攻,复仇的子弹、手榴弹射向敌人阵地,并很快攻破了崖头望碉堡,解放了三交镇。

刘志丹牺牲的消息,迅速传遍抗甚先锋军,传遍了黄河两岸,三交人民缟出了《三交来了划志丹》民歌,陕北人民把他的英雄事迹编成信天游《刘志丹》到处传唱,并修建了刘志丹将军纪念亭、烈士陵园,寄托人们对他的崇敬、思念之深情厚谊。

刘志丹没有死,他永远活在吕梁人民的心中。

一九九六年三月


上一篇:《贾拓夫(1995版)》

下一篇:《永远的足迹》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