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人物生平   >   正文

杨森

发布时间:2016-11-02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8239次

201497(111410).jpg

杨森,又名杨宗楷,陕西乾县人。1908年1月18日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17年入私塾读书,两年后入乾县临平高级小学就读。1924年高小毕业,考入陕西省职业学校农林科。1926年4月,镇嵩军刘镇华率部由潼关入陕西,围困西安城。杨森在西安党组织和学联的领导下,投入到历时8个月的西安学生驱刘反围城革命斗争中去。1927年春,他进入了由共产党员史可轩任校长,邓小平任政治部主任的西安中山军事学校学习,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教育,思想发生了急剧变化,决心投身革命事业。在中国革命面临危机的严重时刻,他没有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和血腥屠杀所吓倒,怀着救国救民的强烈愿望,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杨森受共产党组织重托,打入国民党内部,从事秘密工作。

1929年初,陕西大旱成灾,民不聊生。当时逃到西安求吃舍饭的灾民达数千之众,不少人饿死街头。为了解救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灾民,中共西安党组织派杨森扮作饥民,向灾民宣传革命道理,号召饥民们联合起来,抗粮、抗捐、抗款、抗征丁,以求自救。他组织领导饥民举行示威游行,震撼当局。5月,国民党陕西省党部在西安举办党务人员训练班,中共党组织指示他参加学习,必要时亦可加入国民党,他接受了这项特殊任务。训练班结业后,他被委任为国民党蓝田县党部党务指导员。他以党务指导员身份作掩护,秘密地与中共蓝田地下党负责人杨荫川等取得联系,共同领导蓝田人民的革命斗争。他们积极发展地下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1930年,冯玉祥留驻关中的刘郁芬部,为了扼守蓝田县城东南武关隘口,委任地痞刘汉三为营长驻扎蓝桥镇。刘汉三乘机摊派粮款,招兵买马,抢劫奸淫,无恶不作,广大百姓痛恨至极。6月,他与杨荫川等人研究决定争取和利用红枪会领导人曾老三发动蓝桥镇暴动。7月,中共陕西省委在蓝田巩村召开第五次扩大会议,杨森被选为共青团陕西省委委员。9月上旬的一天,蓝桥镇暴动爆发,一千多名红枪会会员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兵分三路向蓝桥镇刘汉三部发起攻击。经过激烈战斗,除部分匪兵逃跑外,其余100多人包括匪首刘汉三全部被歼。蓝桥镇暴动后,杨森因共产党员身份暴露而受通缉。10月间,杨森、杨荫川被捕,押解于西安军事裁判处。在狱中,杨森经受严刑拷打,坚贞不屈,坚持斗争50余天。11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结束,冯玉祥败退出陕西,杨虎城率部进入西安。杨森等乘城内混乱之机,越狱逃出虎口,到周至、户县一带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31年,杨森经地下共产党员王鹏生介绍,到扶眉善后清查处任稽查长。这个清查处名义是国民党的税收机关,实由地下共产党员所控制。他与王鹏生等人,一方面应付国民党的税收工作,另一方面利用合法身份秘密地印制文件、传单,四处张贴和散发,鼓动广大人民群众同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作斗争。后来,他因发展共产党员不慎暴露了身份,便返回故里乾县任西区民团团副,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当时,西区民团头子王牛娃横行乡里,残害百姓,人民怨声载道,恨之入骨,敢怒而不敢言。他采取断然措施,处决了王牛娃。

1932年4月,国民党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以“视察西北”为幌子,来到西安各处讲演,竭力为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国策辩护,攻击“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漫骂陕西人民是“蛮夷之人”、“没有开化”等等。戴季陶的行径,激起了西安各界群众,特别是广大进步学生的极大愤慨。4月24日,国民党陕西省教育厅决定于4月25日在民乐园召开欢迎戴季陶大会,要求各校学生参加。中共陕西省委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4月24日晚,中共陕西省委召开各中等学校活动分子大会,发动广大学生开展驱逐戴季陶的斗争,并决定这场斗争由杨森等人负责组织领导。次日,两千余名学生到民乐园参加会议。当戴季陶上台发表反共演说时,学生们在台下振臂高呼:“打倒狗委员戴季陶!”“打倒国民党!”打倒国民党政府!”等口号,吓得戴逃向后台躲藏起来。学生们恐其乘机溜掉,便迅速包围了民乐园的四门,用石子、砖头、木棍等作武器,准备痛打落水狗。国民党陕西省教育厅长李百龄察情不妙,出面劝阻,被学生用砖头打伤。后国民党省政府调来大批军警企图驱散和镇压学生,更加激起了学生的愤怒。学生们走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烧毁了戴季陶乘坐的汽车。斗争坚持了两小时之久。这场斗争,使杨森受到了教育和锻炼。

1932年2月,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成立。5月,中共陕西省委派杨森赶赴中部县(即今黄陵县)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不久,他由游击队员被提升为队委委员兼直属骑兵队政委。10月,陕甘游击队为解决过冬困难,决定分散游击,筹备粮款,伺机消灭敌人。陕甘游击队总指挥谢子长派他带领第二大队60余人到三原武字区(即今陵前乡)一带筹款集粮,他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配合渭北游击队攻打王茂臣民团,击毙班长一人,缴枪一支。冬天,谢子长命他与张赫(即张明远)、张富贵将在耀县打土豪缴来的两头骡子,带到国民党统治区变卖成现金,送交陕西省委作为活动经费。当他们行到泾阳县城附近时,被国民党泾阳县警察所所长贾策甫(贾万全)当作“土匪”逮捕。敌人审问他,他正气凛然地声明:我们不是土匪,是红军战斗员,是穷苦人民的队伍。他受尽严刑拷打,宁死不屈。中共三原中心县委得悉后,赵伯平、汪锋亲临泾阳,与泾阳地下党组织商讨营救办法。后在国民党泾阳县长田伯荫的协助下,他越狱到三原,由地下党护送到西安,在中共陕西省委机关工作。

1933年6月,中共陕西省委为加强渭北苏区工作,派杨森到三原武字区任渭北游击队总指挥部政委。7月21日,杨虎城骑兵团团长王泰吉在耀县率部起义,成立了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前往三原武字区。7月24日,渭北游击队在三原武字区正式宣布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四团,黄子祥任团长,杨森任政委。7月26日,红二十六军四团在三原武字区小道口召开成立大会,中共陕西省委军委书记杜衡(后叛变)授了旗,中共三原中心县委书记赵伯平到会祝贺。7月28日,红二十六军四团在黄子祥、杨森的领导下,配合王泰吉率领的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在三原心字区的辘辘把重创敌孙友仁特务团。7月29日,王泰吉奉命率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北上照金革命根据地。此时,敌孙友仁特务团举兵追击,并令富平淡村民团堵截。红二十六军四团为牵制孙友仁特务团的追截,掩护王泰吉部北上,黄子祥、杨森率部埋伏于富平陈家窑、曹家庄一带,欲利用淡村逢集之机消灭敌人。拂晓,红二十六军四团埋伏于三原老户沟附近,杨森命令团参谋长李天赦带领装扮成“土匪”模样的孙铭章等人,到淡村集市上“骚扰”,诱敌上钩。不出所料,敌民团纷纷出动。李天赦、孙铭章等将敌引入埋伏圈。黄子祥、杨森一声令下,全体红军战士蜂拥而上,奋勇出击。两个多小时结束战斗,缴获长短枪30余支,生俘民团团长张德润,有力地配合了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北上。8月10日,黄子祥、杨森带领红二十六军四团也顺利转移到照金革命根据地。

在红二十六军第二团南下渭华地区失败的情况下,1933年8月14日,中共陕甘边特委为统一照金苏区武装力量,保卫照金革命根据地,在陈家坡召开党政军联席会议。红二十六军四团、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和各游击队连以上干部参加了会议。会上,杨森坚决维护中共陕甘边特委关于集中力量,形成拳头,打击敌人的主张。会议决定成立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王泰吉任总指挥,高岗任政委,杨森任总指挥部党委书记兼红二十六军四团政委。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红二十六军四团等陕甘边各路武装力量,统归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领导。9月21日拂晓,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在进军彬县炭店镇,途经旬邑底庙原时,与张洪镇民团50余人遭遇。王泰吉、杨森立即命步兵隐蔽在大路两旁的高粱地里,骑兵两翼夹击,便衣队绕敌后阻截。当敌陷入埋伏圈后,红军战士四面出击,奋力冲杀。这次战斗,除一人逃跑外,其余均被生擒,并处决了民团训练员白国尧、队长张信山、马攀柱等。此时,打入敌内部的地下共产党员宋飞,向杨森报告了国民党旬邑县政府所在地张洪镇内布防情况。王泰吉、黄子祥、杨森等商定,令黄罗斌等三四十名战士巧扮成民团团丁,由陈国栋指挥,宋飞带路,佯装赶集进城。下午三时许,黄罗斌率红军战士直抵张洪镇城门口,趁宋飞与敌哨兵搭话之机,一哄而上缴了哨兵的枪,顺利地占领了城门楼。接着,红军战士冲入城内,袭击了敌民团总部,击毙了民团副团长朱鸿章。杨森、陈国栋带领部分红军战士冲入城内,占领了县府,活捉了县长谢骞、党务宣传员吴信诚、承审员王维夏、科长曹又植、秘书兼收发赵长锡、恶绅陆养纯、保卫团总书记蒲守哲、会计第五立让等150余人。这次战斗,缴获枪120余支,银币万余元,物资12驮,连夜开仓放粮,破狱救民,烧毁档案。在群众大会上,处决了罪大恶极的谢骞、吴信诚、王维夏、曹又植、赵长锡等12人。9月22日,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撤离张洪镇,胜利返回照金革命根据地。

1933年11月7日,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在合水县莲花寺宣告成立,王泰吉任师长,刘志丹任副师长兼参谋长,杨森任师党委书记,黄子文任政治部主任。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下辖骑兵团(即原红四团)和红三团。骑兵团团长黄子祥、政委杨森(兼)。会后,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兵分两路,师部及红三团向东北方向行动,黄子祥、杨森率骑兵团向西北方向进发。在此后的半个多月时间内,骑兵团全歼了敌新堡民团和荔园堡、阎家洼子驻敌两个连,又乘胜追击,全歼了敌赵家沟民团,与师部会合于二将川。在二将川,杨森派骑兵团以连为单位,分别到平正川、太白川、白马庙川、二将川一带,打土豪、分粮食,组织群众,宣传群众,为创建南梁根据地创造条件。11月25日,中共陕甘边特委在合水县小河沟四合台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了陕甘边临时革命委员会,刘志丹任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

1933年12月上旬,西安绥靖公署调集驻保安(即今志丹县)、合水、庆阳等地正规军四个营及所属地方民团5千余人,分九股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刘志丹、王泰吉令杨森骑兵团转战南线作战,打击来犯之敌。杨森率部南下,打开了合水古城镇,全歼民团百余人,又乘胜进入正宁县山河镇以南地区,与陕甘边三路游击队一起消灭了王郎坡民团60余人。这次反“围剿”斗争,打退了敌人进攻,帮助陕甘边二路和三路游击队恢复和发展了照金苏区。

1934年1月上旬,王泰吉奉命去豫西做兵运工作,刘志丹接任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职务,杨森任师政委。2月,国民党军队又重新发起对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围剿”。刘志丹、杨森率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协同地方游击队,与敌连打九仗,均获全胜。仅西华池一仗,就取得全歼敌一个团和两个营的重大胜利。4月22日,刘志丹、杨森率部经宁县、旬邑杨家店子到达耀县,又直抵淳化县三里原。4月26日,红四十二师在淳化甘咀村沟边的一个打麦场上,包围了去三原的旬邑县民团百余人。麦场一面临沟,三面筑有矮墙,易守难攻。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尚未攻克。杨森心急如焚,脱去上农,光着膀子,手提马刀,身系手榴弹,带领七八名战士,跃越围墙,冲人敌指挥所。经过一阵厮杀,击毙四个敌人。他自己不幸胸部中弹。他不顾个人生死,忍着剧痛,跳入一丈多深的沟里。与敌连长白刃格斗。当他将敌连长击毙后,自己却倒在血泊中。甘咀战斗后的第三天,甘肃平凉敌军马继授闻讯追赶。追至正宁县湫头时,企图分路截击,堵住红军退路。在这紧迫时刻,躺在担架上的杨森一跃而起,跳下担架,高喊:骑兵团随我来,一定要压住五顷塬的崾岘。他忍着伤口的剧痛,沉着指挥,击退了敌人的迂回包围,取得战斗的胜利,掩护了红军主力的安全退却,化险为夷。5月,刘志丹、杨森即率部回师南梁根据地,反“围剿”斗争取得胜利。

1934年5月28日,中共陕甘边特委和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党委在荔园堡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边军事委员会,刘志丹任军委书记,杨森任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6月上旬,刘志丹派杨森率骑兵团北上安定(即今子长县),向中共中央驻西北军事特派员谢子长汇报红军和根据地的发展情况。杨森在完成任务后返南梁途中,乘敌不备,一举袭入靖边县新城,消灭反动民团近百人。7月,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移驻西华池。有一天,师部得到情报,国民党驻平凉杨子恒部一个营企图前来袭击红军驻地。杨森率骑兵团和红三团500余人,埋伏在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沟崖畔附近。次日,敌四五百人扛着步枪,抬着迫击炮,牲口驮着辎重,大摇大摆地从原边向沟底走来,当敌人进入伏击圈后,杨森大喊一声:“打!”埋伏在崖畔的红军战士,一齐向敌人投弹射击。霎时,沟里的敌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东撞西窜,狼狈不堪。驮辎重的牲口,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声嘶嚎叫,狂奔乱蹦。杨森带领战士冲向沟底,消灭了企图负隅顽抗的敌人。这次战斗,缴获步枪400余支,迫击炮两门,机枪两挺,战马50多匹和大批辎重物资。

1934年10月18日,敌陕西警备骑兵旅二团发起对南梁革命根据地的进攻。中共陕甘边特委和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党委决定,红四十二师骑兵团与地方游击队密切配合给敌以致命打击。10月30日,赤安游击队按预定计划诱吴堡川之敌进入骑兵团伏击圈。骑兵团发起攻击,致敌死伤累累,幸存者仓惶逃窜。杨森率骑兵追击60华里,劈敌七八十人。接着,杨森率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转移陕甘边根据地南线作战,在黄陵隆坊镇消灭了冯钦哉两个排的兵力,红军无一伤亡。

1935年1月20日,红军为了筹集经费和物资,杨森率部队从宁县九仙原出发,越子午岭,穿正宁、宁县,强行通过敌三道封锁线,行程200余华里,到达泾河东岸,袭击了淳化通润镇驻敌。接着,又沿泾河南下,于次日拂晓,部队到达距长武县城约二三十华里的龙头堡。此时,中共地下工作人员送来情报,长武县城敌防务空虚,是筹集经费和物资的良好时机。杨森与骑兵团团长赵国卿、政委高锦纯商议,决定奇袭长武县城。1月22日清晨,雨雾迷漫,大地沉寂。部队隐蔽在城外的一条小胡同内。骑兵团20余名战士化装成老百姓,随群众进城赶集,向城门走去。杨森带领8名战士埋伏城壕里。“砰!”一声枪响,骑兵六连班长张凯打死了守城门的哨兵。刹时,城门口一片混乱,行人拥挤不堪。20名化了装的骑兵团战士冲上城楼,收缴了敌人的枪支。杨森带领8名战士直奔县保安大队部。随之,大部队从小胡同冲入城内。战斗不过两个小时,击毙敌近百人,缴获步枪百余支。红军入城后,一方面,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进行政治宣传;另一方面,筹集数万元,棉布百锭及纸烟、咸盐、鞋袜等物资30余驮。袭击长武县城之后,杨森率部经泾川凯旋,返回南梁革命根据地。此次战斗,使正宁、宁县进犯之敌纷纷逃窜,附近土豪劣绅惊恐不安,杨森及其所属红军威名在革命根据地到处传颂。

时隔数日,杨森又率骑兵团、红三团和郭宝珊的抗日义勇军出师合水县,向驻守柳村原敌马鸿宾部的一个骑兵旅进发。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红军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敌团团包围。次日拂晓,红军乘其不备,发起攻势,一鼓作气,冲进敌驻防内。敌凭其占据有利地形和精良武装,疯狂反击。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未能取胜,红军撤出战斗。此次战斗,尽管予敌以很大杀伤,但红军也付出了代价,团长赵国卿负了重伤。敌人占领了南梁,迫使陕甘边苏维埃政府转迁至洛河川下寺湾一带。

1935年2月5日,中共陕甘边特委和中共陕北特委在赤源县(即今子长县)周家崄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了中共西北工作委员会和西北军事委员会,杨森当选为中共西北工委执委和西北军委委员兼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此时,蒋介石调集陕、甘、宁、晋四省军阀,出动五六万大军,向陕甘、陕北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围剿”。2月18日,西北军委发布动员令: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由师长杨森领导指挥步兵一、二团和骑兵团北去陕北作战。但杨森考虑到不给陇东之敌以沉重打击,对我主力北上后根据地反“围剿”斗争不利。于是,他便率领部队到了南梁地区,再次发动了柳村原战斗,重创敌一个骑兵团,保证了主力红军挥师安定。随后,杨森率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一、二团和骑兵团沿咸榆公路,东出宜川、韩城、合阳和陕甘边西南陇东地区,开展游击战争,消灭敌守军和民团,配合主力红军在陕北作战,并组织群众摧毁保甲制度,开辟新的根据地,配合照金、庆阳地区游击队、赤卫军,主动出击敌人。在东起黄河西岸的宜川、白水、韩城,西到陇东的广大地区,起到了牵制敌人的作用,而且打通了陕甘边与陕北两块革命根据地的联系,为巩固和扩大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粉碎敌人对西北苏区的第二次大规模“围剿”,保卫根据地做出了积极贡献。6月问,当杨森率部挺进合阳境内的甘井镇时,驻地反动民团正在开会,民团团总在会上狂叫:红军杨森在此呆不长久,我们很快就会将他们消灭。他的话音未落,杨森已带领骑兵团战士冲人会场,团匪悉数就擒,团总当场被击毙。7月,杨森在宜川太留村将宜川第十、十二、十三游击支队,延长第十八支队,延安第十四支队共600余人,合编为第三路游击师,任命邵凤麟为司令员,杨凤岐任政委。8月初,杨森率骑兵团和步兵三团,遵照刘志丹的指示,在咸榆公路两侧配合地方游击队,拔掉敌军和地方反动民团据点50余处,歼敌千余名,缴获各种枪械千余支。同时,还协助地方党组织成立了工农民主政权,创建起中宜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中宜、洛川、宜川游击队,开辟和恢复了大块革命根据地。这时,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骑兵团也发展到400余人,战马500多匹。杨森的英名已在根据地群众中广为传颂。

1935年9月15日,徐海东率领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长征转战到陕北延川县永坪镇。9月18日,红二十五军与西北红军组成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原红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军分别改编为七十五、七十八、八十一师,杨森任七十八师师长。这时,蒋介石下令东北军七个师分两路由洛川、富县一带向西北革命根据地进犯,实行第三次“围剿”。红十五军团为了挫伤敌人的锐气,决定南下打击东北军。9月21日,红军十五军团从延川永坪镇出发,经蟠龙、安塞到达甘泉县张槐湾、雷家沟休整。徐海东、刘志丹带团以上干部来到甘泉县城以北30华里的劳山观察地形。

劳山峡谷是咸宋公路必经之地。两侧山峦起伏,森林茂密,便于埋伏。红十五军团采取“围城打援”的方针布置战斗。即八十一师二四三团包围佯攻甘泉县城,诱敌延安兵力增援甘泉。七十五师二二三团、二二五团和七十八师主力部队埋伏于劳山峡谷一带,歼灭增援之敌。杨森率骑兵团埋伏于黄土沟和杨庄科一带。10月1日下午,敌六十七军一一〇师师长何立中率师部和两个团兵力,从延安出发增援甘泉,进入我埋伏圈。我指挥部命令出击。埋伏在公路两侧的红军战士,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投向敌人,枪声、喊杀声混成一片。敌军被打得晕头转向,乱作一团。这时,杨森率骑兵团从黄土沟、杨庄科冲杀出来,直捣大劳山敌师部,消灭了两股负隅顽抗的敌军。在小劳山至榆树沟,被我红军围困有3000名敌军。战斗后期,敌师长何立中带残部退至一个山头固守顽抗。杨森光着膀子,一手拿枪,一手持刀,指挥七十八师发动冲锋。经过六个小时的激战,劳山战役击毙了敌师长何立中、参谋长范驭州及其以下1000多人,俘敌3700余人,缴获七五山炮4门,八二迫击炮24门,重机枪24挺,轻机枪180余挺,长短枪5000余支,无线电台4部,战马300多匹和一批军用物资,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对陕北苏区发动的第三次“围剿”。这次战斗,杨森为迎接中央红军北上陕北立下了汗马功劳。

劳山战役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拥护者和执行者,在西北革命根据地进行错误的肃反,诬蔑陕甘边红军和根据地的领导者是“右派”、“反革命”,诬蔑陕甘边红军是“反动的军队”。刘志丹、杨森和红二十六军及陕甘边根据地营、团以上干部数百人被逮捕入狱,有的同志甚至被枪杀。此时,蒋介石又增调兵力向西北革命根据地发动进攻。内外相击,西北革命根据地面临着严重危机。在这紧急时刻,10月19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率领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毛泽东主席当即下令“刀下留人”、“停止捕人”,并派王首道、刘向三、贾拓夫代表中央亲赴瓦窑堡,释放了被关押的刘志丹、习仲勋、杨森、张秀山、汪锋等人,并予以彻底平反。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还在瓦窑堡亲切会见了刘志丹、习仲勋、杨森等同志。

杨森出狱后,中共中央派他到红军大学学习。11月下旬,又调杨森协助刘志丹将分散在西北根据地的游击队集中起来,组建了红二十八军。而后,中央军委成立了黄河游击师,阎红彦任司令员,蔡树藩任政委,杜平任政治部主任,杨森任参谋长。该师在保卫后方安全方面,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1936年1月25日,根据瓦窑堡会议精神,毛泽东、彭德怀、周恩来、刘志丹、杨森等20人联名发表了《红军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这对于促进共产党与东北军、西北军三位一体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作用。

2月17日,中共中央为了以实际行动促成全国抗日,成立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队,东渡黄河,与日军直接作战。在此之前,毛泽东主席命彭德怀等率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挺进山西,命红二十八军楔入晋西北,配合南线红军迅速打通走向抗日前线的道路。2月20日,红二十八军在军长刘志丹、政委宋任穷的领导下,从延水关至河口一线东渡黄河,挺进山西,奔赴抗日前线。2月21日,毛泽东于陕北清涧县的河口致信东征军总部后勤部长杨立三,指出:“杨森、蔡树藩、赖传珠领导之游击队(师)五六百人,由河口过河后,以义牒为指挥中心,其任务是:①维持石楼、义牒、河口间的交通;②拆毁沿河堡垒,消灭残敌;③发动新关、老娃关、清水头、义牒镇四点之间的群众斗争,组织山西本地的游击队;④保持主要渡口。”这封信还对后方的支前工作作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杨立三即向杨森和蔡树藩、赖传珠传达了毛泽东的重要指示信。在蔡树藩、赖传珠的协助下,杨森坚决贯彻执行了毛泽东的战略部署,保证了东征红军主力的前线作战和坚守保卫了回师西渡的安全。4月1日,中央军委将黄河游击师改编为红三十军,阎红彦任军长,蔡树藩任政委,杨森任参谋长。4月中旬,蒋介石调集了十个师和阎锡山两个师的兵力,向黄河东岸红军压来,黄河以西陕西境内的国民党东北军、西北军,企图卡住黄河渡口,消灭红军于山西隰县、石楼一带。5月5日,中央军委奉党中央指示,发出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通电,红军主力遂即奉命西渡黄河回师陕北。在红军主力回师陕北途中,杨森奉命带领红三十军担负掩护主力红军撤退的任务。当主力红军已回师西渡,他带两个连的兵力阻击敌人于黄河岸边。他坚定沉着,毫无畏惧,与50多名战士一起占据山头,猛烈还击,反复冲杀,激战了3个多小时。他鼓励战士说:“我们要有勇气,一定要把敌人打垮!”但终因弹药耗尽,后继无援,战友们一个个为国捐躯,他自己也身受五处重伤,仍坚持指挥战斗。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他宁死不作俘虏,用最后一颗子弹自饮,壮烈牺牲,时年仅28岁。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张秀山

下一篇:杨琪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