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经典战例   >   正文

第一野战军解放大西北略记

陈斌武

发布时间:2018-12-24 10:50:17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1285次

19466月,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在中国大地再次燃起战火,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由此拉开序幕。

这是中国人民自1840年开始,上下求索一百多年后,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等国内外反动势力进行的一场战略总决战。从中原突围开始,这幅气势恢宏的战争画卷在古老的神州大地上徐徐展开,从中原到东北,从华东到西北,从华北到华南,一时间炮声隆隆,硝烟滚滚,战火烧遍了整个神州大地。这场战争规模之宏大、战场之广阔、战况之激烈、参战人员之众多、对中国乃至对世界影响之巨大,以及它所创造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在人类战争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就是这次战略总决战的主力部队之一。这支部队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西北军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西北军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委员、西北野战军副政治委员习仲勋的指挥下,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友邻部队的积极配合,经过三年多的英勇艰苦作战,胜利完成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解放大西北的光荣任务,为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建立了不朽的功勋,留下了永恒的丰碑!

保卫延安建奇功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西北野战军)的前身,是19425月组建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贺龙任司令员,关向应任政治委员。1945810日,日本政府通过瑞典、瑞士两个中立国向同盟国发出乞降照会。为适应这一形式的变化,811日,中共中央军委紧急电令晋绥野战军从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建制中调出,直属中央军委指挥,立即开赴晋绥前线开展对日反攻作战。贺龙和关向应分别兼任晋绥野战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由王世泰代任司令员,高岗代任政治委员(关向应病重未到职),不久高岗调东北工作,习仲勋代任政治委员。1947年初,蒋介石在全面进攻失败后,命令胡宗南对陕甘宁边区进行重点进攻。为统一作战指挥和提高作战效能,中央军委于210日决定取消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番号,以由晋绥前线驻陕甘宁边区的晋绥军区第一纵队及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所辖新编第4旅、教导旅、警备第1旅、警备第3旅等部组成陕甘宁野战集团军,张宗逊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

19459月至19472月,一年多的时间里,陕甘宁边区军民与国民党军队作战250余次,歼敌1万余人,争取敌军5000余人起义,确保并巩固了陕甘宁边区,为粉碎国民党军队的重点进攻奠定了基础。

1947313日,胡宗南指挥25万大军进攻延安。为加强领导,316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撤销陕甘宁野战军集团军番号,所有陕甘宁解放区的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组成西北野战兵团,统一归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指挥。下辖第1纵队、第2纵队、教导旅和新编第4旅,共2.6万余人。731日,中央军委决定把西北野战军兵团正式定名为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

313日,胡宗南指挥国民党嫡系部队15个旅,约14万大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兵分两路向延安进攻,19日占领延安。胡宗南依仗着兵力和装备的优势,急求与西北野战部队的主力作战,企图一举消灭人民武装和中共中央的领导机关。西北野战军遵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制定的作战方针,根据敌强我弱的实际,采取“蘑菇”战术在陕北黄土高原与国民党军队迂回周旋,将敌军拖得精疲力尽,寻机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歼灭敌人。从1947年的3月下旬到5月初,经过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个战役,西北野战军全歼国民党军第三十一旅、第一三五旅、第一六七旅等计1.4万余人。稳定了陕北战局,摧挫了国民党军的士气。19478月,西北野战军在第一次攻打榆林后又在沙家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六师两个旅共6000多人,彻底扭转了西北战局。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从此转入了战略反攻。

战略反攻入关中

194710月,西北野战军为策应晋冀鲁豫野战军在豫西作战,发起延(川)清()战役,全歼延川、延长、清涧守军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六师师部和第二十四旅,约8000余人。10月至11月,西北野战军再次攻打榆林,并击败了马鸿逵的援军。1947年冬,蒋介石命令胡宗南抽调部队增援中原战场,并以一部分兵力守洛川、黄陵、宜川地区,企图确保延安并阻止我西北野战军南进。西北野战军于19482月下旬在宜川城、瓦子街地区发动了一次攻城打援战役,全歼由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领的整编第二十七师、第九十师共四个旅2.4万多人的国民党增援部队和宜川守军第二十四旅约5000余人。这次战役使西北战场双方力量对比有了更大的变化,迫使蒋介石将增援洛阳的裴昌会带领的4个整编师星夜调回关中,孤立了洛阳国民党守军,策应了中原解放军的作战。

1948年春,西北野战军乘西府地区国民党兵力空虚之机,以主力向西府地区挺进,连克长武、麟游、凤翔、扶风等12座城镇,主力攻占宝鸡。此时,胡宗南急令整编第十七师等部放弃延安、洛川等地,拱卫西安,延安随即光复。另一方面急调裴昌会率5个整编师和马步芳之整编第八十二师共11个旅的兵力从西兰公路东西两侧进行夹击,企图消灭西北野战军于泾川地区。西北野战军为摆脱被夹击的不利态势,迅速撤出宝鸡向陇东转移,在陇东屯子镇顶住了马步芳部队的疯狂进攻,经宁县于5月中旬转回解放区马栏等地休整。胡宗南部队从进攻延安到撤离延安,前后仅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这一年中,胡宗南部队在陕北被西北野战军打得损兵折将,狼狈不堪,总共损失11个旅约10万人以上兵力,他的部队绝大多数受到程度不同的打击。

19487月,胡宗南命令整编第三十六师、第三十八师、第十七师由白水、澄城、郃阳之线分两路进攻在黄龙、韩城地区休整的西北野战军。经过壶梯山、冯原激战,整编第三十六师惨败,后撤中又被歼灭大部。澄郃战役后,胡宗南为防止西北野战军南下,以其主力驻守大荔、永丰、蒲城地区以及富平、兴平之线。西北野战军为配合中原及晋中秋季攻势作战,于10月以5个纵队6万余兵力向荔北推进,求歼国民党第十七和第三十八军(这时胡宗南已将整编师、旅改为军、师)。胡宗南为固守西安门户,抽调13个师的兵力,企图在荔北平原同解放军决战。经过永丰、义井、东西汉村、李家坡、大壕营等地的战斗,被西北野战军歼灭了第十七军一个师的大部及一个团,第三十八军一个多团,第六十五军一个团另两个营,共2万余人。经过澄郃和荔北战役的打击,胡宗南的精锐部队丧失了战斗力,机动兵力损伤达五分之四。从1948年冬至1949年春,在全国范围,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蒋介石集团不论在政治上、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已面临绝境。西北战场形势也是一样,胡宗南部在陕东渭北一带受到西北野战军的围攻,屡战屡败,无力招架,永丰战役第七十六军全军覆没后,只好退守洛河以西,苦撑残局。

1949年初,三大战役的胜利结束,使全国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为统一部队番号,加速全国解放进程,21日,遵照中共中央军委1948111日颁布的《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和1949115日下达的《关于各野战军番号改按序数排列的决定》,西北野战军正式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赵寿山任副司令员,阎揆要任参谋长,甘泗淇任政治部主任。辖第1军、第2军、第3军、第4军、第6军,第7军、第8军和骑兵第1师、第2师,总兵力达15.5万余人。1949421日解放军百万雄师渡长江,423日解放南京。为了加速西北解放战争的进程,中央军委425日命令第18兵团(周士弟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19兵团(杨得志任司令员、李志民任政治委员),两个兵团由晋入陕归第一野战军建制,中原军区第19军也划归第1野战军指挥。为适应分兵作战需要,报经中央军委批准,613日,第一野战军以第127军编为第1兵团,王震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以第346军编为第2兵团,许光达任司令员、王世泰任政治委员。至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兵力已达34.4万人,西北战场进入了一个新的战略阶段。

在西北野战军的强大攻势下,胡宗南见大势已去,企图保存实力,于1949520日放弃西安,西安遂告解放,其主力经宝鸡撤往汉中并防守秦岭一线。西安古城的解放,国民党军队的败逃,说明了国民党从东北开始的溃败此时已席卷到了大西北。在西北战局每况愈下的情况下,受北平傅作义将军起义之影响,邓宝珊部第二十二军在榆林起义。

驰骋甘宁进新疆

19496月,蒋介石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幻想在华北人民解放军第18和第19兵团尚未入陕之际,令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联合反扑西安。第一野战军(从19493月起,西北野战军改编为第一野战军)首先在郿县歼灭胡宗南的第三十六军一部,入陕的第18兵团继在咸阳予青马以重创。胡、马联合反扑受挫后,被迫西撤。企图凭借有利地形建立作战联盟,阻止解放军西进。此时,第一野战军辖4个兵团,兵力达40万,超过了国民党军。根据中央军委关于解放大西北的战略部署,以一个兵团钳制“二马”,集中3个兵团歼灭胡宗南部主力于扶(风)郿(县)地区,迫使其残部退守汉中。扶郿战役,一次歼灭胡宗南的部队4个军、4.4万人,并割裂了胡宗南部与马步芳、马鸿逵部的联系,使西北战场军事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加速了解放大西北的进程。

扶郿战役后,固关一战,西进的解放军歼灭了马步芳的精锐骑兵第十四旅,粉碎了青马守陇南、宁马守陇东的计划。马步芳急调青海兵团2个军和新成立的骑兵军共7万余人,退守兰州、临洮地区。第一野战军决心集中优势兵力首先歼灭马步芳部。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北倚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马步芳、马继援父子认为固守兰州是他们生死存亡的关键,企图在兰州与第一野战军决战。

1949821日,第一野战军向兰州城发起攻击,由于敌人工事坚固,负隅顽强抵抗,也由于我军侦察了解敌情未明,攻击未遂。于825日拂晓,我野战军再次向兰州城发起了全面进攻。在防守兰州的主阵地之一的沈家岭战斗中,我第一野战军31团团长王学礼指挥第一梯队2营首先发起进攻后,接着又命第二梯队1营迅速跟进,战士们冲上阵地就与守敌展开了肉搏,他们端着刺刀与敌人杀得血肉横飞。待敌人渐渐不能支撑时,团长王学礼大刀一挥,第3营作为预备队又投入了战斗。到下午6时,我31团拿下了沈家岭阵地,但伤亡十分惨重,全团只剩下300余人,团长王学礼、政委李锡贵壮烈牺牲。皋兰山主峰阵地营盘岭上的战斗也同样激烈,守敌凭借钢筋水泥工事拼命抵抗,我第1750团几次爆破都未成功。最后467连指导员曹德荣抢去一大包炸药,趁手榴弹爆炸升起的浓烟一气冲到了峭壁底下,他身贴崖壁,与一年前牺牲的董存瑞一样,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托起炸药包,与敌碉堡同归于尽。一声巨响炸开了敌碉堡,我军官兵们以英雄为榜样,从战壕里一跃而出,一口气冲上皋兰山,与敌人刀光剑影拼到下午5时,终于把皋兰山阵地夺到了手。在我第一野战军的强大攻势下,马家军全线败退,溃不成军,兰州这座西北古镇遂宣告解放。

兰州战役是一次城市攻坚战,攻城部队初战受阻,经过两次激战,用了5天时间,攻下兰州。由于人民解放军在全国的胜利,国民党军已士气不振,所以第一野战军从84日发布作战命令到26日攻下兰州,95日解放西宁,9月中旬青海全境解放,总共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歼灭了马步芳部主力并结束了马步芳家族在青海、甘南的封建统治。

兰州战役后,国民党驻甘肃的第九十一军和第一二0军退往河西走廊,另第一一九军于扶郿战役退至陇南武都。第一野战军解放兰州后,兵分两路,一路沿河西走廊向新疆进军,解放武威、临泽、高台,另路解放西宁后,越过祁连山,攻占民乐,截断国民党军西逃之路,解放张掖。925日,国民党在酒泉地区的部队在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武和西北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銘鼎率领下,通电起义。129日,驻武都的国民党第一一九军军长王治岐和副军长蒋云台率部通电起义。至此,甘肃全境解放。

兰州战役,国民党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逵的宁夏兵团3个军7万人,不敢应援,退守吴忠、银川地区。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从兰州、固原地区分三路向宁夏省会银川挺进。先后解放靖远、同心、中宁等县城,919日,马鸿宾的第八十一军在中卫县宣布起义。接着,我第19兵团又分别攻占青铜峡、金积、灵武,歼灭宁夏兵团主力第一二八军。23日,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宁夏保安司令部参谋长马光天、省政府秘书长马廷秀在和平解决宁夏问题的协议书上签字,但因宁夏兵团的贺兰军和第十一军在此之前,均已不战自溃,故该协议未能生效。当日,解放军进驻银川市,宁夏兵团残部投诚,宁夏遂告解放。

国民党西北军政副长官兼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包尔汉在与中共联络员邓力群取得联系,并在新疆内部进行了一系列工作后,接受中共提出的八项和平条件,率领所部7万余人于925日、26日分别通电起义,新疆宣告和平解放。第一野战军从10月中旬开始到19503月底,在新疆民族军接应下,胜利完成了进军新疆的任务,并正确处理了起义部队中少数人组织叛乱事件,受到新疆各族人民的欢迎。

转战西南荡残敌

19497月扶郿战役后,胡宗南退踞汉中,利用第一野战军大军西进,暂未南下之际,收编地方保安队,补充整编部队,又拼凑了25万多人,组成李文、裴昌会、李振3个兵团并勾结四川地方势力,成立川陕甘边区绥靖公署,企图以秦岭山脉为第一道防线,以大巴山山脉为第二道防线,确保四川,继续顽抗。兰州战役期间,胡宗南派第十八兵团司令李振率领4个军向秦安、通渭方向进犯,派第三十八军军长李振西率该军和另一个师又一个骑兵旅向宝鸡进犯,妄图配合马步芳、马鸿逵部在定西地区夹击解放军。解放军第18兵团迂回敌后,在秦岭山区隘口伏击进犯宝鸡之敌,歼灭国名党军1万多人,粉碎了胡宗南的计划。

19491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向西南进军,采取了大迂回,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再打的方针,进占川东、川南,切断胡宗南集团退往云南的道路。胡宗南见防守川鄂边防线的宋希濂集团罗广文兵团被歼,重庆危急,除派主力第一军去为蒋介石保驾,自己于1128日由汉中飞逃成都,令裴昌会的第七兵团断后,其部分途由陇南碧口、汉中宁羌(今宁强县)、安康镇巴退往四川,至成都地区集中。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和第7军由关中、天水分头南下,发动秦岭战役,第19军由平利出发,发动陕南战役,乘胜追击溃逃之敌。128日,解放军第18兵团与第19军胜利会师汉中。至此,陕西全部解放。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斗在包括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山西、内蒙古等七个省区在内的辽阔地带上。这里总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土地贫瘠,交通不便,高原、山区、大漠、戈壁纵横交错,汉、回、藏、蒙、维等各族杂居其中。

战争初期,这支劲旅只有2万多正规部队,加上地方武装和民兵,总数也不超过5万人,并且装备落后,弹药奇缺。而国民党当时在西北战场的总兵力共有43个旅32万人。其中胡宗南集团20个旅17万人,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的“二马集团”共12个旅6.9万人,榆林晋陕绥边区总部司令邓宝珊集团两个旅1.2万人,新疆守军9个旅7万人,并且装备精良,供给充足,飞机、坦克、大炮等现代化作战装备样样齐全。

人员上110,装备上步枪对飞机、坦克和大炮,粮食上小米、黑豆、野菜、树叶对白面,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当时面临的敌我情势。查遍世界战争史,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只部队经历过这样一场在物质实力上任何方面都占劣势的战争,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经历了。这支英雄的部队纵横驰骋,势如破竹。先把胡宗南赶到秦岭之中惶惶度日,继而挥戈西进,全部消灭马步芳和马鸿逵,然后又高唱战歌大步挺进新疆。他们翻越积雪一两米深的天山山脉,在新疆那些不曾留有人类脚印的地方,他们把自己的脚印留下了。

在三年多的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广大指战员在彭德怀、贺龙、习仲勋、张宗逊等同志的指挥下,克服了敌我兵力、武器装备相差十分悬殊,环境极端恶劣、艰苦,物质供应保障特别困难等种种不利条件,出生入死,英勇作战,横刀立马,气壮山河,歼灭国民党军51.9万余人,剿灭匪特12.9万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伟大的功勋。在三年多的解放战争中,第一野战军(西北野战军)为了大西北和全国的解放,有7.6万余名指战员光荣负伤,1.8万余名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三秦大地,千里陇原,黄河两岸,天山南北,都埋有烈士的忠骨。祖国和人民将永远怀念他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全体将士的英名和不朽的功绩永垂青史!

  原载:《当代陕西》  200908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初战的声威——云山歼灭战

下一篇:第一野战军经略大西北:从两万多人到三十万大军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