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人物述林   >   正文

陕北才子贾拓夫被害之谜

发布时间:2017-03-01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1335次

 

1959年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的,除了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之外,还有另一个“成员”贾拓夫,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国家计委党组副书记。最近阅读了王颖编著的《知情者说》,其中有他采访贾拓夫的女儿贾莉莉后,撰写的有关贾拓夫的悲惨遭遇。读之令人慨叹!


红军落脚陕北的牵线人


贾拓夫十几岁就参加革命,他是惟一原籍陕北参加万里长征全过程的人,女儿贾莉莉倾诉说:“这段经历对他是幸运的,因为长征中牺牲了很多人,他能活下来非常不容易,但这段经历对他后来的生活产生了微妙的影响。”由于贾拓夫是陕北人,于是他很自然地成为红军落脚陕北,与刘志丹部队会合的牵线人。毛泽东得以在延安立足建立根据地,贾拓夫是立了汗马功劳的。

毛泽东对贾拓夫一开始极为赞赏,说他是“党内贾宝玉”、“陕北的才子”。贾莉莉说:“但随着中国革命的胜利,随着进北京,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不断深入,毛泽东的态度变了,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老部下们忠心爱戴他,总以为他们是有意同他作对。”


庐山会议期间的贾拓夫


贾拓夫从195971日起就已上到庐山,他按大会的日程,除参加小组会,谈情况,摆问题,提办法外,还担负着起草编制1960年计划意见的任务。贾拓夫参加的西北小组中就有彭德怀、李锐等。贾拓夫以计委党组副书记的身份自我检讨:指标定得过高,计委有责任。而李锐则尖锐地指出:比例失调,问题严重。那天下午,贾拓夫下楼吃饭,迎面与李锐相遇,他给李锐作了一个长揖,说道:“讲得好!你帮计委说了话,应该感谢!”后来李锐在会上受到批判,贾拓夫的这一揖、这一句话也成了罪状,就这样莫名其妙当上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在西北组上,讲话最为激烈的要数彭德怀,他不仅指出大跃进带来的人祸,同时指名道姓把毛泽东点出来:“人人有责任,人人有一份,包括毛泽东在内。”彭德怀在西北组有一句话是这样讲的:“我们党内真正懂经济工作的人不多,陈云是一个,贾拓夫是一个。”

到了723日,毛泽东开始向“右倾”反击时,顺便不点名批判了1937年西安的党组织负责人(按:贾拓夫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离延安那么近,却不听延安,而是听武汉(时王明在武汉)。”


“文革”中的贾拓夫


1962年,贾拓夫的“右倾”帽子在七千人大会上被摘除,但新的打击又来了。

康生为了打“西北山头”,炮制了《刘志丹》反党小说事件,其中又罗织出“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为了“改造”贾拓夫,他被送到中央党校。经彭真提议,贾拓夫留在北京,安排在石景山钢铁厂工作。

“文革”中,贾拓夫很快被造反派揪出来示众。造反派指着贾拓夫的鼻子说:“彭德怀那么欣赏你,彭德怀有问题,你当然也有问题!”康生便在196612月,在林彪主持的会议上给贾拓夫定性:“陕北的那个贾拓夫是一个老反党分子!”于是,他曾经工作过的陕西省、轻工业部、国家经委、计委乃至清华、北大、轻工业学院、地质学院、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等处的造反派,络绎不绝地杀上门来。

196757日,“文革”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对贾莉莉来说,这是一个凄楚阴暗的日子,“苗圃工人在北京西郊八角村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卧倒在树下的爸爸!他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脉搏。”贾拓夫的妻子带着儿女要求见丈夫最后一面,茫然地站在阴雨里,凄苦地等到天黑,也没能见到自己亲人的遗容。直到了十天之后,他们才获得通知到太平间去见胳膊上和小腿上都有伤痕的遗体。最终,贾拓夫的遗体也莫名其妙地永远消失!

没有留下任何遗产,更没有留下一句话的贾拓夫,虽然在1980年被平反,但他到底是怎样死的,一直是个谜。

 

摘自《大众文摘》王颖、田枫/文  20041103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闪光的红星

下一篇:陕北出了个“谢青天”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