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人物述林   >   正文

深切怀念党的坚强战士黄子文同志

刘光远

发布时间:2017-03-01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1843次


黄子文同志是我党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是渭北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他虽然牺牲了,但他对党赤胆忠心,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恩怨的优秀品质将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一九三0年,陕西关中灾害更加严重,赤地千里、饿殍遍野,颗粒无收,土豪劣绅残酷压榨人民,人民挣扎在死亡线上。约在古历八、九月份,黄子文、孙平章、邓万祥、韩文禊等人先后来到我们石桥一带,开展革命工作。在韩文禊的努力下,首先在石桥河西的甯启坤家中成立了少年先锋队组织,队长由吴大新担任,副队长由我担任,共有二、三十人。我那时才十四、五岁。“二黄”的名气在我们石桥周围早已影响很大,在我的脑海里印象很深。不长时间,他来焦村坡油坊,成立了四、五十人的赤卫队。为了筹集革命经费,购买枪枝弹药,壮大武装力量,赤卫队、少先队队员数人前往富平桶杨堡打击了土豪劣绅,搞到现洋二百元,用这些钱,我同一个名叫房秃子的赤卫队员,前往富平县城里一个铁匠处,购买了八支折腰手枪及部分子弹,从而壮大了武装力量。

一九三八年古历四月,我在武字区见到黄子文。当时武字区区委书记是康德宽,我是组织宣传委员。听说子文同志已被错误地开除了党籍,但我发现他并没有因此而悲观和消极,他仍然以—个共产党员的胸怀和热情积极为党工作。他毫不计较个人恩怨,对党一片忠心,经常深入群众,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在他的启发和带领下,先后把武字区、心字区四、五十个青年和外县三十余人带到安吴青训班学习,被青训班命名为“农民连”,黄子文担任了农民连连长。

一九四0年,蒋介石仍顽固地实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扶植亲信,集结反共力量,并把他的王牌军胡宗南第一师调往西安,从党务、军事、经济、宣传等方面,策划封锁陕甘宁边区,与此同时国民党省政府到处实行联保制,设置侦察网,经常搜捕绑架进步人士和共产党员。这年夏季的一天,黄子文对我说:他晚上在甘露池村的麦场上睡觉,有人来逮他,幸得走脱,恐怕在武字区呆不下去了。我把这个情况向渭北工委书记周芝轩作了汇报,周说:“黄子文这个人‘太红,了,他到谁家,敌人就怀疑谁家是共产党,现在敌人到处清共,最好离开地方”。我把周的意见转告黄子文,让他去边区。开始黄担心他和高岗有矛盾,回去后,怕高岗再整他,经我做工作,他才同意,于是,我便派陵前三店村王志强送他,并给他写了介绍信,让两人都带上手枪(枪号为205、404)。王把子文送进边区淳耀五区寺坡返回,子文到照金见到省委组织部部长张德生,以后省委又把子文送去延安陕北工学学习。黄子文在临走时还给我谈了自己的党籍问题,他说:“我相信党,相信总会有一天能把我的问题弄明白的”。他走后,我把他的要求和表现向省委作了汇报。

黄子文到延安后,在一九四二年整风时,高岗又找黄子文谈话,让子文对过去的问题,要老老实实地交待。高岗想借整风之机,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高岗当时任陕甘宁边区党委书记兼保安司令)整黄子文。在这种情况下,黄子文在与高岗谈话后,未回学校就从延安回到武字区。黄子文回来后,先同地下党员陈玉秀接了头,他对陈玉秀说:“我在陕北呆不成了,看样子高岗要借机再整我,我才下决心回来的”。

一九四三年古历正月十六日,我受省委组织部王俊的指示,从马栏回到地方,搞党的工作和革命武装工作。三、四月,王俊给我说:黄子文从延安回来了,你了解一下他的表现,我派人回武字区见到黄子文,他向前去的人说了从延安回来的情况,并激动地说:“我活着是共产党的人,死了是共产党的鬼,我的爱人和孩子都在马栏,我拿全家担保,对共产党永不变心”。以后;黄子文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

一九四五年一月,我和朱龙江组织了一支武工队,我任队长,朱龙江任副队长。黄子文以后任伪四乡指导员。我带的武工队从北边到武字区附近后,黄子文让孙景元送信给吴大坤,吴大坤转告我:“最近有人反映你们下来了,要注意,有情况时,再及时报告”。我得到此消息后,格外警惕,使党的革命武装没有受到损失。这件事再一次证实了黄子文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的红心没有变,他在敌人内部任职是另有所图的,以后黄子祥、黄子文领导陵前乡公所起义就证实了这一点。

一九四七年古历五月初,我听到黄子文同志在小道口战斗中牺牲的消息,非常难过。我们党失去了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失去了一个很好的革命同志。他虽然牺牲了,但他的革命精神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激励着我们奋发前进。


 (李永斌、尚文整理)

注:

①根据刘光远1987年5月20日谈话整理。

②刘光远,号金刀,陕西富平人,建国后曾任陕西省交通厅副厅长、省公路总局局长。

来源:《黄子文》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深切怀念蔡子伟同志

下一篇:深切怀念贾拓夫同志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