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人物述林   >   正文

深切缅怀薛兰斌同志

马文瑞 常黎夫 杨和亭

发布时间:2017-03-04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1908次

在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陕北农民干部的杰出代表、原政协陕西省委员会副主席薛兰斌同志逝世8周年之际,作为曾经与他共同生活战斗过的战友,我们十分怀念他。

薛兰斌同志是陕西省安定县(今子长县)人,他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就给地主富农扛活,饱尝旧中国被剥削和压迫的人生苦难。1927年初,受革命思潮的影响,他参加了由谢子长组织领导的农民协会。1930年春,他不顾个人和家庭安危,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投奔游击队,找到红军队伍,担任联络员,之后,经谢子长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共产党的培养和领导下,他走上了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革命者的道路。

 

配合默契的赤卫军大队长

 

1934年1月,谢子长以中共北方局派驻西北军事特派员的身份回到安定县,很快找来薛兰斌、谢绍安、李胜堂、刘明山等同志,为恢复陕北游击队第一支队作准备。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工作,3月8日一支队恢复起来,李胜堂为队长。当天晚上,谢子长召集负责人开会,研究以李家岔为中心,成立人民政权,组织赤卫军等革命群众组织。7月8日,中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队总指挥部正式宣布成立,谢子长为总指挥,郭洪涛为政委,贺晋年为参谋长。由于当时总指挥部所辖各支队总共只有300余人,每人不到一支枪,力量不足,所以决定:将1000多人的赤卫军组织起来,成立赤卫军大队,薛兰斌同志任大队长,以配合游击队作战。赤卫军队员的武器主要是土枪土炮、长矛大刀。

陕北游击队总指挥部成立后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就是攻打安定县城,营救狱中同志。7月17日晚,谢子长率领一、二、五支队出发,兰斌带领600多赤卫军队员配合行动。黎明时分,攻城开始,军号齐鸣,枪炮声大作,敌人难料虚实,只是固守防地,不敢出击。游击队顺利打开监门,解救出200多名党员和群众。天亮了,敌人才弄明白了情况,出城追击,追到马河川时,已事先埋伏在两面山头上的赤卫军挥舞红旗,高声呼喊,土枪炮一起开火,吓得敌人惊魂落魄,退回城里。攻打安定县城战斗的胜利震动了整个陕北,扩大了红军游击队的政治影响,鼓舞了群众的革命斗志。7月20日,谢子长又率一、二、五支队与兰斌带领的200余名赤卫队员南下,到南梁革命根据地,23日在阎家洼子与刘志丹率领的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胜利会师。兄弟部队相会,格外亲热,红二十六军热情款待,还专门进行了战术表演,赠送了武器弹药。陕甘边特委负责人给赤卫军大队的队员讲解了《中华工农民主中央政府土地法》等。

就在南梁会师之时,国民党对陕北革命根据地开始了“围剿”。兰斌带领赤卫军大队密切配合了陕北游击队总指挥部,参加了8月在安定景武塌的战斗、在绥德张家屹台的战斗、在清涧河口镇的战斗,均取得胜利。在河口镇的战斗中,谢子长同志不幸负重伤。不久,陕北红军第一团在原第一、第八支队的基础上成立。总指挥部决定,赤卫军大队队员一部分补充给红一团,其余力量新编一支队和八支队。谢子长曾带病在一次会议上说:“兰斌带领的赤卫军大队在反”围剿“战斗中取得很大成绩,赤卫军队员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都有很大提高,给红军部队输送了一批骨干。”

 

陕北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粉碎敌人的“围剿”后,陕北的革命形势突飞猛进,为建立工农民主政权创造了条件。1934年8月底,安定县革命委员会成立。这是陕北最早的地方临时政权,其实质是为筹建苏维埃政府,兰斌同志担任土地委员长。10月,中共陕北特委决定:将安定县革命委员会改成赤源县苏维埃政府,“赤源”表示红色政权在这里发源。经过召开工农代表大会,陕北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诞生了,大会选举兰斌同志为主席。赤源县成为陕北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在酝酿主席人选时,兰斌担心自己胜任不了,去向谢子长说:“我文化低,恐怕没有能力当主席,还是当土地委员吧!”子长说:“代表们选你,就说明你有能力当主席,代表们不选你,你就是有能力也当不上主席,你不要失信于民。今后你要多识字,多学文化。他又说:“吴志渊从北京回来了,他是大学生,派去给你当秘书吧!”1935年1月25日,陕北苏区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安定县白庙岔召开,大会决定成立陕北省苏维埃政府,民主选举马明方为主席,崔田民、霍维德为副主席,兰斌为裁判部长。陕北省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有力地推动了各县苏维埃政府的建立。2月6日,秀延县苏维埃政府成立,民主选举薛兰斌为主席,康润民、强晓初同志为副主席。5月1日,红二十六军与红二十七军在白庙岔会师,这天,秀延县苏维埃政府作了布置,由兰斌主席声势浩大的群众大会,革命群众和游击队战士、赤卫军队员站满街巷。会上,吴志渊同志讲了话,还当场处决了两个敌探。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深入人心。

1935年12月,党中央毛主席率领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瓦窑堡。兰斌带领秀延县政府工作人员和群众,组织秧歌队,抬着猪羊,沿街热烈欢迎,备好饭菜犒劳红军将士。当看到在隆冬中有的战士只穿着单衣单鞋,他马上脱下自己的棉衣,给战士穿上。在他的感染带动下,其他政府工作人员也都脱下了自己的棉衣。他很快组织妇女会,日夜赶制棉衣棉被送给红军。12月16日, 周恩来副主席叫兰斌去他的住处,了解工作情况,主要谈了秀延一带土地革命问题。周恩来说:过去我们被“左”倾路线害苦了,在土地革命中打击面过大,侵犯了富农和富裕中农的利益,现在中央有《关于改变对富农策略的决定》,你们可要在这点上做出榜样。兰斌说:“我们这里本是穷地方,遇上自然灾害,人民生活难以维持,这些年国民党军队烧杀抢掠,元气大伤。中央的政策英明及时,就会调动更多的人的积极性。请你放心,请中央放心,我们一定照中央的政策去办事情。”当兰斌问及中央机关驻瓦窑堡后还有什么困难时,周恩来拍着兰斌的肩膀说:“很好!很好!你们太辛苦了!”

 

人民的好县长

 

1937年10月,安定县人民民主政府成立,选举薛兰斌为县长。不久,县政府为了工作便利迁往瓦窑堡城内,形成共产党领导的边区安定县人民民主政府和国民党的陕西省安定县政府并存的局面。兰斌能很好地贯彻党的抗日民主统一战线方针,积极组织群众开荒种地,生产自救,号召群众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安定县许多优秀儿女参军走上抗战前线,很好地支援了抗战斗争,安定县成为全国抗日民主模范县。然而,时间不长,国民党假抗日、真反共的面目就暴露出来了。12月,国民党绥德专员何绍南派黄若霖来当县长。该黄一上任就向薛兰斌县长提出,叫我们的县政府搬到城外去住。兰斌理直气壮的说:“瓦窑堡是人民的瓦窑堡,现在你我都是为了抗日,谁也无权干涉我人民民主政府。”黄若霖在其它的事情上也都没有斗过兰斌同志,何绍南认为该黄软弱无能,遂于1938年4月调换十分反动的田杰生接任县长。该田是个“摩擦专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制造各种形式的摩擦20多起。兰斌同志遵循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成功地一一化解了这些摩擦,为稳定抗日后方,粉碎国民党的阴谋,作出了很大贡献。这段时间里,有影响的大摩擦就有三次。

第一次是武装侵占“抗大”校址事件。抗日军政大学一大队1938年4月初抵达瓦窑堡,当时的大队长是苏振华,政委是胡耀邦。为迎接抗大,兰斌预先选好了米粮山作校址。米粮山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经过兰斌与黄若霖交涉,黄无耐的同意了。田杰生来后对此事耿耿于怀,8月,他借口其保安大队住房困难,暗示保安大队强占了抗大校址,事态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紧急时刻,兰斌亲自带人前去处理,据理力争,保安大队才搬出。

第二次是无理扣押兰斌事件。土匪陈文才受田杰生的指使四处抢劫,我政府将他抓捕缉拿,呈报边区高等法院,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田杰生极为不快,伺机报复。1939年初,胡耀邦和兰斌去田处谈事情,田杰生借机企图扣押兰斌,胡耀邦机智果断,立即呼唤他身边的警卫员持枪反抗,兰斌方安全脱险。3月16日,田杰生又以召开卫生会为名,设“鸿门宴”邀请兰斌、苏振华、任白戈等人参加会议,会上谈卫生工作出现意见分歧。吃过午饭后,田找茬拿出一张法院枪毙陈文才的布告, 责问兰斌:薛县长,陈文才是我们的人,你们凭什么枪毙?还把布告贴在我区。兰斌同志义正言辞地说:“我们维护后方治安,处决抢劫罪犯有何不可?我请问你,包庇土匪的人是什么人?”田气急败坏,宣布散会。就在兰斌等人起身走到院子里时,田大声喝令手下:把薛兰斌留下。此时情况十分危急,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苏振华上前给兰斌说:“薛县长不要怕,看他耍什么花招。”兰斌就这样被扣押起来。苏振华回去立即召集“抗大”学员和保卫大队,封锁了城门和街道,并派白卓武同志等人向田递交公函,限令次日前放人,不然就武装请愿。同时,八路军后方留守兵团司令萧劲光和“抗大”政治部主任莫文骅也联名通电,表示强烈抗议。第二天早八点,兰斌被被放出来。田不敢露面,叫了几个绅士向兰斌赔礼道歉。兰斌出来后,向欢迎他的群众和“抗大”学员讲了事情的经过,揭露国民党破坏统一战线的行径。事后,毛主席在延安知道了此事,他以薛兰斌的名义写了《告陕北人民书》,正告田杰生要从民族存亡的大局出发,团结抗日,并要求国民党政府搬出瓦窑堡,不要妨碍我人民民主政府执行公务。

第三次是国民党保安中队长抢供销社引发的增兵事件。5月间,国民党安定县保安中队长樊生财带人抢劫了我辖区的供销社,被逮捕归案。田杰生派人向兰斌要人,兰斌说:“我们没有抓你们的人,我们抓的是抢劫犯,人已送到边区高等法院了。”而田杰生却向上虚报情况,反诬我人民民主政府无故扣人,妄想挑起武装冲突。6月间,国民党天水行营密令驻榆林的86师派胡景通团长带2000人进驻安定县,具体执行任务。此时,我方驻在安定县的兵力实在不足,很难与其抗衡,兰斌非常清楚这一点。在胡景通率部到达安定的第二天,兰斌去胡团部,力争团结胡。兰斌对胡讲:“胡团长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帮助我们搞抗日工作,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办的可以提出来!”胡团长看兰斌是真是一心为了抗日,就说:“请薛县长放心,我这支队伍不吃摩擦的饭,住半个月就走。”胡提出他部队开小差的不少,但没有边区的“通行证”,都被查住了。兰斌为争取胡,缓和局面,当即指示有关部门把逃兵送了回去,暂时稳住了胡团长。兰斌仍没有掉以轻心,连夜派白卓武同志去延安汇报。西北局认为事态重大,又去请示毛主席。毛主席亲自接见了白卓武,在询问了解了情况后,立即指示:“如果打起来,薛兰斌坚持住两个小时就可以,我给萧劲光嘱咐,让他把陈先瑞团交给薛兰斌指挥。”陈先瑞率部队很快到达安定城外,做好了战斗准备。又经过兰斌几天的努力工作,慢慢缓解了紧张气氛,终于双方都撤走了部队。没有打起来的原因,一是兰斌对胡团长采取了团结、争取的态度,再一个是我们的部队调动及时。

1939年7月,陕甘宁边区政府召开县长会议,林伯渠同志代表边区政府和西北局表扬了兰斌在反摩擦斗争中的突出表现。毛主席在会上讲话时说:“安定有个狗头县长田杰生,把我们共产党的县长薛兰斌扣押了。薛兰斌同志是我们人民的一个好县长!”

 

勇挑重担的粮食局局长

 

1942年,兰斌进入边区政府政权研究班学习,参加了整风运动。1943年1月,转入中央党校一部学习,与李赤然、丁国钰、李之琏等同志编在一组。1945年,党校毕业后,接替黄静波同志担任边区政府粮食局局长。战争年代,粮食尤为重要,它往往是决定胜败的一个关键因素。这时担任粮食局长,担子可想而知。兰斌当局长期间,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在征粮、运粮、储粮、供粮诸多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

那时为适应粮食供应的需要,边区政府印制了粮票,由粮食局统一管理。粮票上除盖有“陕甘宁边区政府粮食局”印章外,还必须盖有“薛兰斌印”方为有效。凭该粮票可以到边区辖区内的任何一个粮站领粮、领料,也可以付给群众吃粮用,群众可以拿该票抵顶给政府的公粮。那个年代,薛兰斌是边区真正的“名人”,权力很大,他清正廉洁,秉公办事,从不以权谋私。他和其他所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一样,吃的是很少的定量粮,还经常饿肚子。

1947年,国民党大举进攻延安,加上连年灾害,许多土地荒芜,粮食奇缺,军队和地方吃粮问题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3月,彭德怀、贺龙二位老总调兰斌同志兼任西北野战军后勤部供给部长,专门负责粮食工作。1948年1月,我军转入反攻。8月27日,党中央、中央军委给贺龙发急电:野战军南下,已无粮携带,着令绥(德)、延(安)两地沿途筹粮。当时,西北野战军已达6万人,党中央、边区政府机关、部队、学校等约2万人,这8万人每月就得供应1.6万石(每石300斤)粮食,绥、延两地区还有近40万人严重缺粮。9月,贺老总通过中共中央向晋冀鲁豫解放区要了10万石粮食,急需马上组织力量运粮。他和林伯渠同志商量,将此重任交给兰斌完成。兰斌一听运粮,挠起了头皮:“贺老总,千里路上不运粮,百里路上不运草呀!这么多粮食要运到陕北,又没有车,路也不好走,太困难了。”贺老总说:“任务必须完成,没价钱可讲。你知道,前方战士没粮食吃呀!你只要把这批粮食很快运过黄河,就是支援了战争,支援了陕北的老百姓。”随后,贺老总把延安大学在晋绥的1000余名师生派给兰斌,做运粮骨干。兰斌率队出发后,贺老总的心却一直放不下来,他虽然下了死命令,可他知道,要顺利完成任务的困难有多大。贺老总曾赴晋南,专程到运粮队检查工作,当他看到兰斌指挥着10万男女老少的运粮队伍,不顾敌人飞机空袭和地上围追阻截,采取“长蛇阵”的方式,车拉人背驴驮的动人场面,激动地对兰斌说:“你们做了件大好事,我代表西北局谢谢你们!”

粮食终于如期运过了黄河,解决了战争和灾民群众的急需。以此为转机,西北战场基本上改变了粮食困难的局面。随后进行的各大战役,兰斌精心组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西北战场的最后胜利起了很好的保障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兰斌同志先后在甘肃、黑龙江、陕西等地工作,他每到一地,都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因地因时地解决群众生产和生活中的问题。他虽然已离开我们八年了,但他在六十多年革命生涯中始终保持的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的精神,以及他严于律己、宽厚的人、艰苦朴素、清正廉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是值得大家永远学习的。

 

【此文稿完成于1999年3月。同年5月31日《陕西日报》进行了部分刊发】


 马文瑞,陕西子洲县人。1926年参加革命工作,曾任安定县委书记、陕北省委秘书长、陇东地委书记兼陇东军分区政治委员,八路军三八五旅政治委员、西北局副书记。劳动部部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兼陕西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人大常委会主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2004年1月3日在北京逝世 。

常黎夫,陕西省米脂县人。1926年参加革命工作,曾任共青团陕北特委书记、兰州特支书记、中共甘宁青特委秘书长。陕甘宁边区粮食局副局长、陕甘宁边区政府副秘书长、西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 国务院副秘书长兼国务院秘书厅主任。政协陕西省副主席,陕西省委常委兼秘书长、陕西省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2006年2月12日在西安逝世。

杨和亭,陕西省安定(今子长)县人。1927年参加革命工作, 曾任中共安定县东区区委书记兼区苏维埃主席。神府特委书记、绥德分区专员、绥德地委书记。临夏地委书记,甘肃省委常委、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副主席。黑龙江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常务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正省级待遇)。2003年5月9日在西安逝世。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一片丹心照千秋——张明远传略

下一篇:一切为着人民 ——《刘志丹纪念文集》序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