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薪火相传   >   正文

迎接中央红军到陕北

贺晋年

发布时间:2013-03-10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33142次

摘要:刘志丹同志领导的陕北红军,为迎接中央红军长征北上,在敌强我弱、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英勇奋战,巩固西北革命根据地;但不久却受到党内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打击,肃反严重扩大化,刘志丹等一大批领导干部蒙受不白之冤。幸而中央红军胜利到达吴起镇,毛泽东同志及时纠正了这一错误,挽救了已处在危机中的陕北地区党和红军。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亲身经历这一过程的贺晋年将军写了这篇专文。

60年前,英勇的中国工农红军历经千辛万苦,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到达了我的家乡——陕北。从此,这片贫瘠的土地便成为长征的落脚点,也是中国革命新的出发点。

陕北红军以少胜多击破敌人“围剿”

1935年夏,为了促进全国抗日高潮的发展,党中央、毛主席率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川北的懋功地区会合后,继续北上。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红25军也于715日开始西征北上。党中央、毛主席及中央红军的北上,预示着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将出现一个崭新的局面。

蒋介石对此大为震惊.急忙在西安设立了“西北剿匪总司令部”,亲任总司令。他除纠集了陕甘宁晋绥等省的军阀部队,还增调了东北军张学良及蒋家嫡系37军毛炳文等部相继进入陕甘,在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之前,妄图一举扑灭西北人民的革命武装。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第三次“围剿”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

敌人的第三次“围剿”仍以陕北根据地为重点,以东北军张学良部为主力,以南线为主要进攻方向,实行南进北堵,东西夹击,敌先后动用的兵力约10万多人。具体部署是,东面沿黄河一线,为敌晋军正太护路军孙楚部3个旅及71206旅,72208旅;北面的清涧、绥德、米脂、横山、神木、府谷等地,为敌84师高桂滋部及86师高双城部;西南面的环县、庆阳、合水、长武、彬县一线,为敌35105旅冶成章部,东北为敌57军董英斌部106师、108师、109师、111师、117师,及骑兵第2军何柱国部骑3师、骑6师、骑10团;西北面的宁陕交界地区为敌15路军马鸿逵部的3个骑兵团;南面的富县、甘泉为敌东北军67军王以哲部107师、110师、129师。7月下旬,除敌84师、86师已在我根据地北线外,在南线担任“围剿”主力的敌67军王以哲部也开始在洛川以南地区集结,其先遣人员从洛川向延安方向侦察地形和我军情况,积极准备北犯。东线敌晋军的5个旅也于榆次集中,先头部队206旅早于4月间从军渡西渡黄河,进至吴堡、宋家川、义合、枣林坪一带。西线敌骑兵第2军布防于彬县、长武、庆阳一带,35105旅进驻环县,西北敌15路军之骑1团、骑2团、骑4团陈兵同心、下马关、盐池一线。

西北红军前敌指挥部得悉敌人对我陕北根据地进行第三次“围剿”的部署后,刘志丹同志和大家讨论研究,认为当时敌各路动作不够协调一致,并根据其完成部署和兵力展开时间先后不一等弱点,决定集中红军主力,乘敌之隙,各个击破。在敌人“围剿”部署未全部完成前,首先给深入我根据地的东线晋军渡河之先头部队迎头痛击。为配合主力红军的作战,总指挥刘志丹同志指示各地游击队、赤卫军以及独立团、独立营广泛开展游击战争,袭扰并牵制敌人,同时命令红422团和骑兵团,继续在陕甘边坚持斗争,牵制并迟滞南线敌人之行动。

19358l日,刘志丹同志率红军主力到清涧县之袁家沟、花岩寺一带集结,进行战斗准备。尔后,轻装北进,秘密插至吴堡、宁家坡。这时,当地的游击队和赤卫军在前总的统一部署下,已将定仙焉等据点的敌人包围起来。

前总决定首先消灭慕家源守敌,以便于我军在这一带扩大回旋地区,遂行机动作战。慕家源是个土寨子,村子周围有寨墙。敌人是206旅的一个连。前总决定由我率红1团担任主攻,志丹同志带红军主力准备消灭由宋家川、辛家沟、郭家沟来援之敌。

810日拂晓,我带红1团偷袭慕家源。当突击队把梯子搭上寨墙准备攀登时,敌人可能发现了动静,突然打了几发照明弹,把附近照得通明雪亮。红军战士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是什么新式武器,忽拉一下子退了下来。敌人发觉红军夜袭,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像一阵暴雨迎头浇来,进攻寨子的红军只得撤回。

第二天决定强攻。前总把42师红3团也投入攻寨战斗。下午,我和王世泰各指挥一支突击队,在火力掩护下,从寨子东北部强行攀登。战斗中,王世泰同志腿部负伤,部队很快冲进寨墙,敌一个连被全部消灭。

由于通信工具不发达,周围据点的敌人不知道慕家源敌人已被消灭。次日早上,宋家川、辛家沟、郭家沟的敌人共约一个营另两个连的兵力,仍按原计划沿川道增援慕家源,被早已待命设伏打授的红军迎头痛击,敌狼狈逃窜。

慕家源战斗,包括打援在内,共消灭敌人约四个连。这是西北红军初次同晋军交手,首战告捷,大大鼓舞了红军指战员的战斗热情,增强了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的信心。战后志丹同志立即指挥红军南下至绥德东南新庄一带待命。在此,获悉晋军有增援定仙焉的动向,志丹同志抓住战机,决定消灭该敌。

定仙焉是敌人自界首至绥德交通线上和绥德至宋家川大路南侧的一个重要护路据点。东北有两道平行的山梁,在定仙焉和两道山梁之间各夹一道山沟,两道山沟在定仙焉东北汇合在一起,由定仙焉向东30里就是枣林坪。

821日上午,从枣林坪出发的敌第6团,沿川道和第一道山梁向定仙焉进犯,红422团迎面堵住了敌人。敌人用迫击炮集中轰击2团阵地,妄图与定仙焉敌人会合。红2团依托阵地奋勇抗击,使敌人不能前进一步。敌人又沿阵地第一道山梁向西进犯,依仗其优势的火力,连续攻占了红军守卫的几个山头,向定仙焉逼近。这时,志丹同志命令红1团投入战斗。愚蠢的敌人只沿着一道山梁进攻,并依山梁摆开一字长蛇阵,所能展开的兵力只有一个先头连。

我带领红1团除以部分兵力协助2团从正面堵住敌人外,又派一个连绕到敌人侧后,大胆穿擂,猛打猛冲,打乱了敌人的建制。在我军的包围及分割下,多数敌人缴械投降,少数顽敌从南侧跳崖逃跑,但因崖壁高陡,非死即伤。红军乘胜前进,连续夺回了两个山头。

当红军向第三个山头进攻时,敌人在他们军官的督战下,凭借简单的野战掩体,拼命抵抗,战斗十分激烈。红军的突击队几次冲到敌阵地前沿,由于伤亡大,又撤了下来。看到正面强攻不行,我又派出一个连绕到敌人侧后,一枪击毙敌营长。守敌群龙无首,乱作一团,在溃逃中将武器扔了满地。这时,红423团及义勇军也从另一道山梁压下来。敌人全线溃退.红军一直追了10多里路,除个别敌人化装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灭。

这一仗.打死打伤敌副团长齐汝英以下200多人,俘敌1800多,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其中包括迫击炮6门,重机枪12挺,轻机枪50余挺。由于红1团担负正面主攻,所以缴获的武器弹药最多。战后,红1团把缴获的迫击炮、重机枪集中起来,正式成立了机炮连,连长是李仲俭,这是西北红军的第一个重兵器连。

定仙焉一仗把枣林坪的敌人吓破了胆,当天夜间逃过黄河去了。这是西北红军在刘志丹同志指挥下,运用“围点打援”的战术全歼敌人一个整团的首次战斗,伤亡小,战果大。加上幕家源战斗,在短短的11天内,歼灭晋军1个整团又4个连,给东线晋军以沉重打击。至此,红军东线出击的作战行动完全达到了预期目的,并改善了自己装备,为下一步对付南线敌人打下了基础。

定仙焉战斗后,西北红军在刘志丹同志率领下,转移到安定文安骚地区休整。

25军西征北上与陕北红军并肩战斗

1935年夏,从西安附近之丰峪口出发西征北上的红25军,经两个月的奋战,沿陕甘边界到达保安县之豹子川,进入陕北革命根据地。99日,到达永宁山,与当地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为欢迎红25军的到来,中共西北工委向根据地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紧急动员,召开各种群众会议,贴标语,散传单,热烈欢迎红25军。

志丹同志率领西北红军奔袭横山没有奏效,在返回安定根据地途中,于七里沟接到工委指示,志丹同志亲自起草了《欢迎红二十五军指令》,并在玉家湾专门召开了干部会议,讨论欢迎事宜。前总号召全体指战员虚心学习红25军的建军和作战经验,搞好与红25军的团结,密切配合红25军作战,争取更大的胜利。

915日.红25军到达永坪镇.受到当地党政军民的热烈欢迎和慰问。16日,西北红军到达永坪。次日,在永坪东石油沟召开了会师大会。会场上洋溢着两支兄弟红军亲如手足的战斗友谊和西北人民对子弟兵的炽烈感情。徐海东、程子华、刘志丹同志都在会上讲了话。为了更好地向红25军学习,志丹同志还组织干部到红25军进行了参观。

两军会师后,为了解决统一领导和下一步军事行动方针问题,在中央代表团的支持下,917日,在永坪召开了中共鄂豫陕省委和中共西北工委联席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中共陕甘晋省委员会,改组了原中共西北军事委员会。为了统一指挥两支兄弟红军,会议还决定将红25军、红26军、红27军合编为红15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下辖三个师:红25军编为75师,红26军编为78师,红27军编为81师.全军团共7000余人。我任81师师长,张达志同志任政委。

9月中旬,南线之敌67军在王以哲率领下,其110师、129师(欠一个团)沿洛川至甘泉路北上,抢占了延安这个战略要点。并留129师后卫85团一个营驻守甘泉。负责保护南北的交通线,107师、117师留驻洛川、富县一带,抢修公路。

15军团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决心乘南线敌军尚未全部展开之际,挥师南下,首先给该敌以有力打击。

当时,延安有东北军两个主力师及军直特务营,外加地方武装,实力较强。根据红15军团兵力和武器装备,强攻延安显然是不行的。军团首长分析,延安众多敌军,不能没有补给,如果用一支部队围攻甘泉守敌,切断敌人的南北交通线,必然能引蛇出洞,诱敌前来增援甘泉,而且敌军从延安来增援的可能性比较大。就这样,一个调虎离山,围城打援的决心定下来了。

熟悉陕北地形的刘志丹副军团长提出了一个十分理想的设伏区――劳山。劳山镇北距延安30公里,南距甘泉约15公里,是延安至甘泉的必经之地。这里群山耸立,树林茂密,地势险要,十分有利于部队隐蔽。因此军团首长决定在此摆下一个“口袋阵”。军团首长将佯攻甘泉城,并在“袋底’前一线阻击延安来援之敌,不准其接近甘泉城的主要任务交给了81师。928日,我和张达志同态率领部队开始行动。佯攻部队虚张声势,并故意传出红军要攻打甘泉的消息。

1935101日,敌110师在师长何立中的率领下,从延安出发,沿公路南下增援甘泉。下午2时,敌人进入241团阻击地段,在放过敌尖兵之后,241团以鸣枪为号,突然开火。顿时枪声、冲锋号声以及指战员的喊杀声,震撼山谷、河川。241团闪电般冲出庄子沟,敌群像捅乱了的马蜂窝,互相挤压、碰撞,其前卫营一小部,冲过公路上的小桥,逃向甘泉,余敌被241团压进川道里,堵住了敌前进道路。此时,红78师骑兵团也由劳山北之阳台迅速出击,协同红75师断敌退路,迫使敌后续部队压缩在小劳山附近。至此,敌人完全陷入红军包围之中。

当敌人清醒过来时,立即将后续部队展开,抢占公路两侧东西山头,居高临下用猛烈火力压制冲上公路的红军战士,企图用多于红军数倍的兵力、火力杀开一条血路,借以逃生。

战斗打得十分残酷,241团伤亡很大,并有七、八个营连干部负伤或牺牲。在这严峻的时刻,我的急愤心情难以抑制,从师指挥所冒着敌人的枪炮直奔西山。一直到离敌人前沿阵地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仔细观察了敌人的火力配系,返回后与红78师师长杨森取得联系,该师从西侧把敌人压进村里。241团团长刘明山率领三营一部,经过三次进攻,终于配合贺吉祥带的三营从东山把敌人压下来。

战斗的最后阶段,红75师由敌人背后积极向小劳山攻击前进,红78师由西山向下打,红81241团二营和三营一部从东山上打下来,另一部从西山阵地侧面攻击,再加上川道里我正面堵击部队向前推进,在红军的猛烈攻击下,敌人全部被压缩在小劳山西南的一条山沟和小劳山村。天黑前,在军团各部共同配合下,将敌人全部歼灭。

劳山伏击战,从10l14时打响到19时左右结束,经5个多小时激战,歼敌110师师直属队全部和628团、629团全部。共毙、伤、俘敌3700多人。敌师长何立中负重伤抬到甘泉后不久就死了,敌师参谋长范驭州被当场击毙,敌628团团长裴焕彩被生擒,629团团长杨德新自杀而亡。

不久,红15军团乘胜南下,包围了榆林桥。榆林桥守敌是东北军107师的四个营。25日拂晓,红75师首先向榆林桥东山发起攻击,由于敌人筑有比较坚固的工事,火力很强,部队进攻受挫,伤亡较大。军团长徐海东同志命令红81师从北面沿洛河向榆林桥发起进攻。我率部沿东山坡向前推进。敌人防守严密,火力猛,部队前进十分困难。

我接受了劳山战斗的经验教训,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我带了几个人爬到山上,居高临下,俯视敌阵地,敌人的前沿火力点一收眼底。我伸手要过一挺机枪,让战士拉住我的双腿,倒趴着挂在崖畔上,扣动扳机猛烈地向敌人射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得晕头转向,死的死,逃的逃。我指挥部队乘胜攻击,从北面突进了榆林桥。与此同时,红75师、78师也从东面和南面攻了进来,守敌全部被歼。敌团长高福元被生擒,经过教育,放了回去,后来在“西安事变”中对促进张学良联合抗日起了较好的作用。

毛泽东急令“刀下留人”挽救了陕北红军

令人痛心的是,在反对敌人第三次“围剿”的过程中,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在陕北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中的势力越来越大,并开展了错误的肃反斗争,在地方和红军中开始抓人、杀人。劳山战斗刚结束,志丹同志等一批领导干部就被逮捕了,部队中笼罩着恐怖的气氛。基层指战员的情绪很不稳定,有些甚至开小差跑回家去了,部队减员日趋严重。据说还要把我调到别的师当副师长,削去职权,然后再处理掉。在那段不长的时间里,我的心情一直很苦闷,对这种营垒内部的自相残杀很不理解。无奈之中,给陕甘晋省委写了几封信,要求离开部队,去干地方工作。

榆林桥战斗后,我见到陕甘晋省委副书记郭洪涛同志。他告诉我,中央红军已经到达吴起镇了,他正准备前去迎接。

说实在话,囿于当时通讯工具的落后,陕北地域环境的封闭,消息十分闭塞,再加上错误肃反的影响,对于中央红军我并不十分了解,所以在郭洪涛同志离去后,我又骑快马追了一阵,想再次申明自己不愿调到其他部队去,也就是不甘成为错误肃反的牺牲品。无奈没有追上。

令人振奋的消息不断传来。党中央了解到陕北根据地发生肃反扩大化,一大批领导干部被错捕错杀的严重情况,毛主席立即指示:“刀下留人”,“停止捕人”。11月上旬,党中央下令释放刘志丹等同志。

党中央及时纠正了陕北根据地的“左”倾错误,挽救了处在危机中的陕北地区的党和红军,使之走上健康的道路,同时也为中央把革命根据地放在陕北莫定了坚实的基础。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带领我们绕过了暗礁,革命的航船重新破浪前进了。

原载《中华魂》199610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毛主席说:“以后中国的无产阶级都归你管了!”

下一篇:吕兴才1985年8月28日谈荏掌办事处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