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薪火相传   >   正文

革命情谊深 光照后来人

——忆谢子长、刘志丹同志的战斗友谊

刘明山 刘青山

发布时间:2013-04-22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32655次

谢子长和刘志丹同志都是西北红军的创始人、西北人民的革命领袖,井冈山路线的代表。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这两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共产主义战士,有时并肩战斗,有时分别活动。但是,他俩的心始终是贴在一起的。他俩之间的战斗友谊坚如磐石、牢不可破,为我们后代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一九三三年农历腊月,谢子长同志以中共中央北方局代表团驻西北军事特派员的身份回到陕北,组织和领导西北的革命武装斗争。当时活动在安定的红军游击队一支队失败了,不少同志壮烈牺牲,许多同志被捕入狱,剩下的人卷旗埋枪,隐蔽待机。子长同志回到安定县(今子长县)后,与谢绍安和我们几个同志,隐蔽在于长同志的家乡枣树坪一带的山窑子和串洞里,开展秘密的革命活动。子长同原红一支队的同志、地方党组织的同志广泛接触,发动群众,准备恢复红一支队,开辟革命根据地。

在这异常艰苦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子长同志非常想念志丹同志。一提起刘志丹同志,他总是十分激动,眼睛也显得格外明亮。他常说:“志丹是个很好的同志,人好,有才干。”有一天,他深情地说:“我和志丹同志一块工作和战斗好几年,在重大问题上,我们意见投合,步调一致。一九三二年陕甘游击队时期,杜街(后来被捕叛变)等人推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志丹、(阎)红彦、(杨)仲远、(吴)好镕等同志和我更是团结战斗,与杜衡等人作了坚决的斗争。在我们的相处小,有时组织决定他领导我,有时又决定我领导他。我对他的领导没有过不服气,他对我的领导也没有过不尊重。”接着,他意味深长地说:“同志之间,最可贵的就是互相尊重,商量共事。”他常给同志们讲杜衡篡军的情况;“杜衡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把我、志丹、红彦都赶出部队。我们几个人都走了,部队就很难保存住。经我们多次苦苦要求,才把志丹同志留下。”这时,他含着泪花继续说:“我和红彦走的时候,实在告不得离开部队和同志们,更舍不得离开志丹;志丹也对我们恋恋不舍。我们握手合别的时候,都流泪了。”

遇上难以解决的困难,子长总是想念志丹同志。子长回安定后,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医治伤员,如何接济狱中同志的家属,设法赶快把狱中的同志救出来,使其免遭敌人杀害。但当时既无钱又无兵,感到无从下手。子长说;“只有老刘能帮咱解决这些问题!”他当即写了一封信,请求志丹在经济上给予支援,并派部队来打开安定城,把强区清(红一支队长)等同志从监牢里救出来。子长派南贵成同志带上这封信,连夜出发到了南梁。志丹同志看了子长的信,如同见了子长的面一样兴奋。他激动地说:“听说老谢回来了,我恨不得马上就能同他见上面。他这一回来,我心里就更踏实了,陕北的武装斗争就更有希望了!”听说子长钻山窑子,吃不上,喝不上,既艰苦又危险啊!你们千万要注意老谢的安全,把他的生活照顾好!”他又说:“我有机会一定去看望他,也希望他争取到我们这里来。”志丹随即叫南贵成带回二百块银洋,并亲笔给子长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不久,志丹就派杨森同志带领红二十六军骑兵来到安塞县团庄河村。子长与杨森进行了认真研究后,认为骑兵目标大,又没有足够的步兵掩护,不适于打安定城。于是,让骑兵团即速返回。安定城虽暂时没有打成,但志丹同志和红二十六军的无私支援,使子长和同志们很受感动,对红一支队的恢复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红一支队恢复后,于一九三四年五月间,志丹又派刘约三同志带领庆阳游击队来陕北,在于长同志统一指挥下,与红一支队并肩战斗。直到清涧的红二支队和绥德的红五支队来安定同红一支队会合后,庆阳游击队才返回。

在他俩之问,既有无私的支援,又有充分的信任。一九二四年七月八日,在安定县杨道峁成立了个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总队,子长任总指挥,郭洪涛任政委,贺晋年任参谋长。随后,子长等同志率部南下,到南梁与红二十六军会合。子长、志丹两个亲密战友久别重逢,有说不出的高兴。他俩手拉手,肩并肩,促膝交谈,互相介绍了分别后的情况,并就陕北、陕甘红军和根据地的发展,充分交换了意见。七月二十日,在南梁地区的阎家洼子召开了联席会议。会上,高岗因违犯军纪,被撤掉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政委职务(红二十六军没有军部和军级领导),决定由谢子长兼任红四十二师政委,调该师三团(团长王世泰同志)去陕北,协助陕北红军粉碎敌人对陕北苏区的第一次“围剿”,由谢子长同志统一指挥。这充分体现了两支红军队伍的团结友爱。而这个团结友爱正好是子长和志丹之间伟大友谊的结晶。

他俩之间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一九三四年十二月间,子长在伤势感化、病情危急之际,挣扎着给志丹写了一封亲笔信,建议两军会合,联合作战,把陕北、陕甘两块根据地连在一起,要志丹赶快来陕北商谈。志丹知道子长伤势危急后,十分难过,他眼里含着泪花,拿着信纸的手微微抖动着,当即决定马上去看望子长。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日,志丹来到安定县灯盏湾看望子长。志丹进窑后,一把拉住子长的手流着泪说:“老谢,你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不早给我说。”子长看着志丹,心情更是激动,他泪流满面,用微弱而颤抖的声音说:“老刘,我早就盼着你来哩!”他紧紧地提着志丹的手,挂着泪花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最后他说:“老刘啊,你来了就好了!看样子我是不行了,陕甘和陕北军事工作的重担就要全落在你肩上了,也只有你的肩膀才有力量挑起这副担子!”听到这里,志丹同志又难过又激动,泣不成声地安慰子长说:“老谢,不要这么说,你要活着,你应当有信心活下去!党和人民需要你,我们都离不开你呀!你的伤能好,一定能好!”这两位无产阶级革命家感人肺腑的话,使在场的人都哭出声来了。志丹深情地摸着子长的被褥说;“被褥太薄了,要换一下。你这个同志我晓得,总是为别人着想,就是不管自己!”子长说:“只要伤好了,能继续为革命工作,铺盖不好没关系。”就要分别了,两个人紧紧握着的手久久不肯松开,真是离情依依,难分难舍啊!

他俩在职务和工作上从不争高论低,而是互相尊重,互相谦让,充分显示了纯真的革命情谊和高尚情操。一九三五年二月初的周家硷会议,决定成立西北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陕北和陕甘的红军与革命武装斗争。在主席与副主席的人选上,志丹提议要子长担任主席,子长诚恳地说:“这样不好,从革命利益考虑,还是你当主席适合,我身体不好,成了这么个样子,不能到职工作,何必挂那个名哩?”志丹恳切地说:“你是老大哥,是北方代表团的特派员。再说,在陕北,群众熟悉你,了解你,你的威望比我高。还是你把帅挂上,我协助你完成任务。”子长坚决反对志丹的意见,以至对志丹的固执有些生气了。最后他说:“我是特派员,我决定由你担任主席!”最后在会上选举时,按志丹的提议,选子长为主席,志丹为副主席。在第二天的军人大会上,志丹宣告成立西北军事委员会,并宣布:西北军事委员会的主席是谢子长同志,副主席是他自己。

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子长同志不幸逝世,志丹同志万分悲痛。一天,志丹把杨林同志叫到安定县的白杨树坪,说红二十六军二团团长刘景范同志因病未到职,要杨林代理团长,带着二团到安塞、延长一带打游击,开辟根据地。他哽咽着说:“对老谢的逝世要绝对保密。到了那里,你们还要打出老谢的旗号,说你们是谢子长领导的红军,是子长同志派你们来的。这样,就能给群众壮胆,使群众受到鼓舞。同时,反动派一听到老谢还活着,必然会闻风丧胆。这么干对革命有利。”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刘明山同志伤好后要求分配工作,到安定县黄家峁子找志丹同志。志丹叫他再休息两个星期,好好恢复恢复。并对刘明山同志论说:“子长是个好同志,革命意志坚强,决心很大,办法也多。我们两个是亲密战友,没有高低之分,我们是互相尊重的。清涧起义我没参加,从渭华起义列宁夏兵运,一直到西北反帝同盟军和陕甘游击队,我们都在一起,并肩战斗,互为左右手。即使在不得不分开的时候,我们也还是互相鼓舞的。现在,他离开了我们,我们就像缺了一条胳膊,这在咱西北是个很大的损失!”他停了一会儿,使自己的感情稍微平静一下后说:“现在我们只能化悲痛为力量,狠狠打击敌人,完成子长同志未完成的革命事业。”万万没有想到,一年之后,志丹同志在红军东征中也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使我们再度陷入无限的悲痛之中。

现在,我们回顾这两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共产主义战士之间战斗的、牢不可破的革命友谊,对四化建设,对实事求是地研究陕甘革命史,都有着重要的、深远的意义。

 原载:《戎马春秋 革命回忆录》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在党的培养下成长

下一篇:在学习方面也打胜仗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