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史海揽胜   >   正文

在刘志丹领导下开展兵运工作

马锡五

发布时间:2017-5-9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3175次

1930年春,刘志丹从宁夏回来,带着他父亲给的一枝短枪和1枝套筒枪,还有陈定邦给的13枝长枪,准备在甘肃民团队伍中发展革命武装。他首先在保安县金汤镇成立了1个营,卢仲祥任一连连长。他写信要我出来帮助他搞军队。我于阴历四月初到达金汤镇。到金汤之初,曾去安塞雷咀河等地与李子实和卞应昌(时为党员)联系,李答应参加志丹的队伍。约在五六月,谢子长也来了,带着两枝枪。

当时,志丹有个军事计划,把陕北党团员中在地方上站不住或家庭经济情况不好的,都吸收到队伍中来,组织一支革命武装。6月下旬,杨康武的部队被高双城部队打垮,杨部周维奇带着部分队伍来保安。那时,志丹队伍住三道川,周维奇队伍住在齐家桥。张廷芝也带一部分队伍回来住在保家梁寨子。甘肃谭世麟这时当陇东民团总司令。刘志丹曾与谭世麟交涉编一个团。谭问:“你们谁当团长好,张廷芝还是谢浩如?”志丹说:“张廷芝靠不住,吃谁的饭,砸谁的锅。”他推荐谢当了团长,自己当了第六营营长,张廷芝和周维奇分任其他两个营的营长。此后,志丹留在庆阳谭世麟处。张廷芝这时已不怀好意,张廷祥有几百人的队伍,愿归我们收编,我们抽了十几把盒子去接。张廷芝把派去十几人缴枪,并以许亲(把张的妹妹许给周维奇作老婆)为诱饵把周维奇骗去,缴了周营的枪,又包围志丹的第六营,我们这营队伍被张解决,子长逃出。卢仲祥那个连只有马福吉一人带出1枝枪,我和陶尔曼在白豹川被张廷芝的队伍捉去,我被押3个月。志丹当时不在那里,若在,可能不会受那么大的损失。志丹回来,到白豹川已打听到周维奇部队被张廷芝缴了枪,他那营也被打垮了的消息,便离开那里。张廷芝派1个营追志丹,追到永宁山(保安县政府所在地),我们设计把追兵营长蔺世昌骗到山上。训斥了一顿,蔺带兵退去。

此后,谢子长也到永宁山,接着和志丹到东路活动去了。

不久,志丹又回到永宁山,搞了个太白收枪,人枪又有了些,总共有100多人,并开始打土豪。在安塞县镰刀湾子打了几家土豪。这是1930年冬天的事了。

腊月间,我们住在保安县瓦子川下面的刘老庄。腊月二十八,王子宜送信来,说是延安高双城派队伍打我们。我们立即转移,二十九日到瓦子川。除夕,志丹叫我买了点肉,大家过了个年。

原来在太白收枪时,志丹就派赵二娃出去活动,搞武装。这时,赵二娃、贾生财、唐青山等已搞了300多人的武装,和志丹会合后,共有四五百人。

除夕会餐后,队伍连夜出发,急行军到了固城川。当时下大雪,队伍被陈琏璋部的蒋云台旅包围,由于敌强我弱(我们人称几百,但枪仅百余,刚编起来,组织性不强,被敌打败。收集剩下百余人,钻了梢林。由于大雪下个不停,人无粮,马无草,处境非常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志丹决定与彬县杨虎城部苏雨生联系。派我同陈鸿宾、贾生财前去。路过宜君小石崖罗连城(民团团总)处,贾留在那里活动,我与陈鸿宾同去彬县。苏雨生很欢迎和我们联合。并派1营队伍跟我前来接志丹的队伍。行至转角,派来的那营队伍不愿去。我和一个团丁找到志丹。这时,志丹和罗连城搞好了统战关系,并派贾生财、赵二娃再出去活动武装。志丹的队伍到旬邑职田镇后,编为苏雨生部的补充团。

在职田镇时,志丹的计划是,休整队伍,筹些粮款军费,待扩大队伍后,再带走。

这时,高岗曾代表陕西省委到过职田镇。由于陈鸿宾催粮太紧,粮台(管粮的地主)自杀,当地豪绅告到西安。苏雨生把志丹调到彬县,把志丹逮捕,并派军队包围职田镇。我们开支部会议,决定为了营救志丹,进行交枪。同守孝和杨志贤带枪1支和100多人去了东山。

我们被收枪后,编为运输队。我去彬县监狱探望志丹。他安慰我:“不要伤心,我几天就会出去,我现在有个大计划,想把毕梅轩和李培霄两股土匪武装收编,搞掉陈琏璋势力,成立一支武装,开展活动。我出狱后,马上开始执行。”

二十几天后,志丹出狱,与朱侠夫去陈琏璋部,陈编了个十一旅,委志丹为旅长。

陈琏璋的企图是利用刘志丹收编李培霄的土匪武装,扩大他的势力。这时,同守孝、杨志贤已去李培霄部,编了两个营。不知怎的,李培霄把杨部的枪收了,并打死了杨。这时,李有1000多人。上述情况,是我到早胜了解的。

几天后,志丹到了早胜,前去宁县和李培霄谈判收编李的队伍问题。我们在宁县相会,我把上述情况告诉了志丹。

志丹感到李部的力量太差,要我去保安联系刘兆庆(给志丹买枪的人),朱侠夫去找谢子长。我去保安时,碰到贾生财,他已搞起了百多人的武装,住在蒿咀铺。我到保安适逢曹力如、王子宜等被捕。高岗也遭到捆绑,狼狈不堪。我送走了高岗,曹等又被释放,找到曹后,又碰到敌人二次来捕,曹等又被逮捕,我逃跑了。

当时,斗争形势是很复杂的,李培霄部队未收编得了。李反而叛变。那时有个高广仁,有几百人,接受了陈琏璋的改编。高任陈部十三旅旅长。

陈派志丹收编李培霄部队时,高受苏雨生唆使,把志丹和刘宝堂(陈部团长)的枪收了,并将二刘拘押。

我听到这个消息,赶到时,陈琏璋派刘庆祥旅前来解救,消灭了押解二刘的高部第二营,救出他们。这时,陈部副旅长蒋云台要捉刘志丹。刘宝堂得悉,事先通知志丹,志丹与另外1个同志连夜冒大雨脱险。刘走后,我赶到蒿咀铺贾生财处,蒋云台派骑兵来追,由于志丹有很高的警惕性,巧妙地摆脱了敌人追击,翻了几座山,跑了几十里路,到了姚家园子。

在那里正遇上姚姓人家请纸工扎糊金斗银斗之类的祭品,志丹给画了几个画,博得称赞,说志丹是“贵人遇难”,便留我们住了下来。

这时,赵二娃又搞了几十个人枪的队伍,住在夏家沟。我们去那里,刘志丹留我在赵二娃的队伍里工作,整顿队伍。他和王廷玉、李万才去保安,联系了解刘兆庆、曹力如等的情况。

那时,杨培胜也搞了几支枪,进行活动。我在赵二娃的队伍中呆了一个多月,又去找刘志丹。那时王、李不干了,只剩下志丹一个人。我和他一起钻了一个时期梢山。

有一次,我问他:“你搞土匪的队伍,他们纪律不好,怎么能行?”他说:“土匪军队中有的是基本群众——贫农,他们深受剥削和压迫,是愿意革命的。”由此可见他是坚决相信党可以改造这些人的。钻梢林时,生活非常艰苦,但他从不叫苦,这是志丹的特点之。

有一次,我和志丹走得很疲倦了,本想到榆树沟找个驴子骑上走,但却碰上了给刘志丹送家信的记脸子。志丹的父亲要志丹回家,和张廷芝妥协。志丹说:“我能在他张廷芝的狗下巴下面捉苍蝇吗?”打发送信人走后,不顾疲倦,连夜又赶了20多里,离开了那个地方(志丹恐因送信人来,走漏消息,敌人来捉)。这是1931年秋天的事情。这时,杨培胜、贾生财已分头搞起了百多人的或几十人的队伍。

1931年秋,晋西游击队来到南梁,和志丹领导的队伍会合。刘志丹把赵二娃、贾生财和杨培胜的3股队伍集合起来,编为二支队(晋西游击队编为一支队)。志丹任支队长,下边分3个营,贾生财、赵二娃和杨培胜各领导一个营。整个部队没什么公开的名义。晋西游击队与南梁游击队会师后,本想到陈硅璋处找个立足点,休整一下。陈对我们很冷淡,没搞得成。1931年冬,在柴桥进行改编,成立反帝同盟军。

1932年春,三嘉原收枪,队伍改称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收枪以后,志丹去西安找陕西省委,我也离开部队,以后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志丹很重视根据地的建立。南梁根据地的建立,是总结几年来根据地建立与失败的经验教训后建立起来的:要在敌人统治薄弱的地区建立根据地,而且要建立几处,使革命武装有回旋的余地。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在历史上用英烈名字命名的县

下一篇:在吴起镇迎接中央红军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