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人物述林   >   正文

我死没问题

赵富华

发布时间:2017-09-28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2438次

 

《我的八十五年》第85页,陕北肃反,张秀山被拷打得死去活来,哭着说:“你们把我杀了就算了!我死没问题,26军创建不容易,它是许多同志的头颅换来的,你们可怜可怜26军,这里边的干部全是好的!你们不要把26军的干部都冤死了。”

 “我死没问题”,这句话表现了张秀山这位老红军,为保全26军,为保护同志和战友,而甘愿牺牲自己的伟大精神。

 “我死没问题,……”同时被关押被拷打的张策、马文瑞等同志听到,也感动而又伤心的流泪。

7年后,朱理治在会上发言说,“我们在瓦窑堡审张秀山时,硬打得死去活来,……而后来,对肃反发生怀疑,是从张秀山大哭及我死不要紧,可怜26军,这段话引起的。

我死没问题,可怜可怜26军,这句话在当时,对当年停止残酷用刑,停止捕杀,制止错误肃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少促使主持肃反的人开始思考、反思,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怀疑,张秀山这样的“反革命”,在临死前还替26军求情,自己死到临头,还保护同志,为组织,为同志视死如归,这个张秀山是反革命吗?有这样的反革命吗?

我死没问题,可怜可怜26军,这句哭诉恳求而又视死如归的话,出自张秀山之口,同时,也代表了刘志丹、谢子长(虽已牺牲)、高岗、习仲勋、马文瑞、阎红彦等等陕甘边、陕北红军指战员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心声,引起强烈共鸣,这也正是张策、马文瑞等人流泪的原因。

我死没问题,可怜可怜26军,这句话能听出张秀山同志准备英勇就义前的真实心情,就是还想用自己的头颅换回26军几百革命同志的头颅,牺牲自己,保全军队组织,保护革命同志,用今天和平年代比方来说,就是只祈望自己付出,减少其他同志付出,换取整个组织全体成员的生还或利益,顾全大局,舍己为人,事半功倍。《我的八十五年》第170页:到东北后,张秀山自己到艰苦的宾县,而让其他同志工作在生活条件相对优越的哈尔滨;第255页:赴苏联参观合影时,自己站在边上,把镜头,关注的焦点,中间显要的位置让给其他同志;340页:张秀山把补发给自己的两万元工资,全部上缴组织作为自己的党费。1978年的两万元呐!当时,在京都大概也能买个四合院吧,一家老小十几口还逼挤在东北潮湿的土房子吗?425页:张母去世后,张秀山提倡科学新风,破除封建迷信思想。

我死没问题,今天说起来简单,但是在当年绞刑架上是生死攸关,若当时拷打他的人被他这么一激怒,一气之下,一念之差,还不敢杀了他吗?

我死没问题,张秀山准备就义前,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其实形成的思想根源很深,很牢固,绝不是一时气愤而视死如归。张秀山15岁在陕北佳县上学时,就开始接受革命思想,进入榆林中学,抱着为劳苦大众求学革命的思想学习;兵运时先兵后己,红2团时,为保全部队极力争取挽留刘志丹、谢子长;攻打庙湾镇时,为保护同志,减少伤亡,自己身负重伤,差点牺牲;为保全红26军,坚决反对红二团南下;领导神府根据地时,也是保护同志,保全军队,自己不怕牺牲,坚决果断纠正错抓的AB团,抢救了许多同志……

我死没问题,张秀山同志这种思想是从小时候看到劳苦大众,受压迫,受剥削而萌发的,又经长期革命战争的磨练巩固的,就是在后来解决西北史的争议,改革开放恢复工作后,张秀山同志总是以国家,党和同志的利益为主、为先,自己被打倒时,还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事拖累同志们,书中多次提到高岗主席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从西北到东北做的大量艰苦卓绝的工作,巨大的贡献和不可磨灭的功劳,也是在为冤死的老战友高岗同志鸣不平。

书中写出了自己记得很清楚的许多战友和死难烈士,有些在其他资料里很难找到,比如余震西、李妙斋、金理科、郭宝珊、任浪花、秦武山、杜斌丞、李子洲、魏野涛、王泰吉、王世泰、贾拓夫、王兆相、李正亭等等。

在见马克思前,还抱着我死没问题的舍生取义态度,向党组织提出唯一要求,也是在为同受冤屈的同志们申诉,在为冤死的高岗同志间接申诉。

我死没问题,可怜可怜26军,张秀山这种牺牲自己,保全组织和同志战友的伟大革命精神,也代表了他们那一代人所具有的精神,对后世的影响是巨大而又深远的,张秀山的这段话,就如王成的“向我开炮”,黄继光、董存瑞那样,用自己的生命堵住了肃反的机枪口,炸毁了肃反堡垒。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安志文谈高岗

下一篇:白席托扶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