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有关史实考辨

正宁县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3-03-06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6751次

1932年成立的寺村塬革命委员会(又称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是中国共产党人在西北地区创建的第一个临时革命政权,在中共陕甘边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由于种种原因,史学界对这一重大史实,缺乏深入挖掘,有的史书还存在着一些误读。笔者在深入查稽的基础上,现就有关史实作以考辨探讨,以期廓清迷雾,还历史以真实面目。 

一、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时间辨误 

对于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时间,《甘肃省志·大事记》、《陇东革命斗争史》、《庆阳地区志·大事记》、《中国共产党甘肃省正宁县组织史资料》4书均记作1932年3月22日,而《红二十六军与陕甘边苏区》、《陇东民主革命简史》二书均记作4月上旬。为探究是否因阴、阳历换算而出现差异,特查万年历,可知农历1932年3月22日为阳历1932年4月27日,并非换算误差。但是两种说法表述各异。那么,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具体成立时间到底是哪一天呢?

经查,目前,最早记载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成立过程的文章,是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杜衡于1932年6月2日,在北方各省委代表联席会议上所作的《关于陕甘游击队情况的报告》。这是写作时间距成立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最近的一篇不容忽视的重要文章,极具史料性。

该文指出:“……我3月29日到边区……4月18日离开边区……”“我到游击队后……在实际工作中,开始了全部的转变。深入土地革命斗争,开辟新苏区,建立边区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是当时的4个主要任务,在这几个任务下面的具体工作是:1、第一次农民群众大会,选举完全以贫农雇农为中心的各村代表会议,通过土地法令和一切决议、法令,成立革命委员会。在九[湫]头镇召集第二次的全区农民大会,到会农民1000余人。这个大会两个主要议程。……第二个议程,革命委员会通过成立,农民选出委员10人,游击队5人,共15人组成,常务委员7人,正副主席3人。执行委员会内有土地委员会、肃反委员会、财政委员会、食粮委员会,委员中有回民代表1人,成份完全是贫农雇农,中农1人,正主席高维汗[李杰夫],副主席张静元(雇农)李×× [实为唐桂荣](中农)。土地[委员]李××[实为唐桂荣](中农),食粮[委员]陈生财(雇农),肃反[委员]张静元,财政[委员]李××(雇农)。各村成立各村委员会,大村5人,小村3人。……”

从以上记述可以看出,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是成立于杜衡来游击队之后的事情。他3月29日才到正宁,4月18日离开。那么,寺村塬革命委员会只能是成立于这段时间内。当然, 这里还牵涉到一个时间描述问题,即杜衡所指的时间是阴历呢还是阳历?经查资料,中国从1912年孙中山建立中华民国之时(中华民国元年),开始采用阳历(公历)。所以,综合各种情况分析,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成立时间只能是阳历4月上旬,而3月22日的说法显然是不正确的。 

二、名称辨误 

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是不是又叫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也是一个需要辨清的问题。如有的史书就说“成立的是正宁县革命委员会,有待考证”。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队委在1932年3月20日《关于游击活动情况的报告》一文中的第四部分明确指出:[ 陕甘游击队]“三月十九日到山河之北柴桥子驻扎,最初准备经□[寺]村原[塬]到职田游击。到山合[河]后,时间大变动。……军委会即决定……援助山合[河]农民抗款围城。……失败后立即变更计划,第一到南原[塬]游击解决豪绅……第五创立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准备围城……在中心区域(史[寺]村原[塬])成立苏维埃政府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成立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用此委员会公布苏维埃政府的一切法令。”

由此可以看出,寺村塬革命委员会也就是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这是不容怀疑的。

虽然寺村塬革命委员会(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它的的确确首先是在正宁县成立的,不管以后在什么地方这个机构又出现了,也只能说是恢复了或重建了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否则就会前后矛盾。因为那样讲,是误判历史,容易引起混淆,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把第二误以为是第一。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如《陇东革命斗争史》、《陇东民主革命简史》、《华池县志》、《庆阳地区志·大事记》等书籍都称:“1934年2月25日,在华池县小河沟四合台村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了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给人们一种在此是第一次成立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的感觉。笔者以为,这样处理史实,是不严肃认真、不尊重历史真实的,应该予以更改,恢复历史原貌。 

三、创建者的问题 

对于寺村塬革命委员会也就是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的创建者,有的史书在介绍时说是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总指挥部,如《甘肃省志·大事记》和《庆阳地区志·大事记》;有的说是游击队总指挥部和队委会(中国共产党陕甘游击队委员会),如《甘肃省志·概述》;有的说是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如《中国共产党甘肃省正宁县组织史资料》和《陇东革命斗争史》;有的需读者联系上下文去推理,如《庆阳地区中共党史大事记》;有的说是在杜衡的主持下选举成立的,如《陇东民主革命简史》;有的语焉不详,干脆就没说透。等等,不一而足。

我认为,对待寺村塬革命委员会也就是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的创建者这个问题,应该具体化一些。道理很简单,正如不能抽象地、笼统地说南昌起义、广州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而应当具体说到它是周恩来、贺龙及张太雷、叶挺等领导的。

当时,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的总指挥是谢子长,政委是中共陕西省委巡视员李杰夫(时任中共陕西省委军委书记,于1月底或2月初到达正宁),队委会书记是李杰夫。按当时党内的规定,此时陕甘游击队的第一领导人是李杰夫。

据前面陕甘游击队队委在1932年3月20日的报告可知,陕甘游击队队委已有成立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的打算。而这一打算的形成,正是执行中共陕西省委1932年3月6日决议的结果。

3月29日,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的杜衡来到陕甘游击队。他经过调查,认为李杰夫犯有“右倾机会主义和立三路线的军事冒险”的错误。所以在其指导下,陕甘边区“两条战线斗争与建立边区根据地,开始全部的转变。”召开了“第一次农民群众大会,选举完全以贫农雇农为中心的各村代表会议,通过土地法令和一切决议、法令,成立革命委员会。在九[湫]头镇召集第二次的全区农民大会,到会农民1000余人。这个大会两个主要议程。第一,是游击队和共产党代表公开的报告……各个错误,提出我们党新的斗争纲领。号召农民为“分地”“分粮”“建立苏维埃政府”而斗争。……第二个议程,选举各村代表,每村一人,禁制[止]富农参加,结果选出代表70余人,最后的统计,约贫农40余人,雇农10余人,其他是中农。……代表大会第二日开幕,主要议程是:……(Β)成立革命委员会……第二个议程,革命委员会通过成立……第五项决定用[以]代表会议和革命委员会发出布告宣言,宣布三合[山河]县政府、区公所、民团、团总等都一概推翻,成立革命委员会农民自己的政权。”

由此也可以看出,寺村塬革命委员会也就是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确实是杜衡来到陕甘游击队后,在其指导下成立的。所以说,寺村塬革命委员会也就是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的创建者,就是杜衡、李杰夫、谢子长。只不过以后杜衡、李杰夫二人被捕叛变,成了中共可耻的叛徒。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历史的真象就是这样的。 

四、存在时间问题 

对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存在时间,史书记载说法不一。有的一笔带过,避而不谈;有的说是“因陕甘游击队南下而夭折”;有的说是“8月,因遭到国民党正宁县地方民团和陕西省长武县驻军的围剿,政权丧失。”有的说是“陕甘游击队在寺村塬经过20多天的群众工作,建立了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在当时红军力量弱小的情况下,能够集中20多天做群众工作是难能可贵的。”

事实情况是:寺村塬革命委员会4月上旬成立后,积极开展了打土豪,建立农会、赤卫队、少年先锋队等各类革命组织的活动。为解决军需给养,陕甘游击队在得到确切情报的基础上,于4月13日离开寺村塬,攻打临近的栒邑县城。7月10日,陕甘游击队又重返寺村塬,意欲以此为中心之一,扩大游击区域,建立稳固的根据地。7月下旬,中共陕西省委派巡视员李艮(愚痴)来到陕甘游击队。“他不了解政权的意义,将72个村庄选举出来的革命委员会实行取消,在五顷原[塬]小小的一个村庄,实行没收分配土地,建立一村的革命委员会,企图这样一村一村逐渐的“巩固”和“扩大”,以至完成创造陕甘新苏区的任务。”由此可见,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是李艮7月下旬来到陕甘游击队后取消的。取消的具体时间可能在7月下旬,也可能在8月上旬,还需要继续深入考证。

同时,我也认为,对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存在时间问题,应持全面、系统的观点来探讨,不能孤立、静止地加以分析。寺村塬革命委员会的建立并开展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固然以陕甘游击队的武力为后盾,但当地的群众一旦发动起来并建立起赤卫队等自卫组织,那就意味着不管陕甘游击队是否在此地驻扎,只要有党的领导,革命运动一样会篷勃开展,不会停歇。即便在一段时间内由于白色恐怖不能公开活动,但也在地下活动。事实也证明陕甘游击队之所以于1932年7月在五顷塬能进行土改,也正是因为寺村塬革命委员会在前面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讲,寺村塬革命委员会自1932年4月一成立,到7月下旬或8月初取消为止,一直都是存在的。也就是说,寺村塬革命委员会实际存在了约4个月。 

五、地位作用 

寺村塬革命委员会虽然只存在了4个月,但它的地位非常重要,影响非常深远。

综上所述,寺村塬革命委员会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共陕甘边历史上创建的第一个临时革命政权,开辟了甘肃省红色政权建设的先河,是中国共产党人创建革命政权的一次重要的有益尝试。虽然只存在了4个月,但它打击了土豪劣绅的气焰,大张了贫苦农民的威风,是一次惊天动地的革命实践,在陕甘边人民的心中,播撒下革命的火种,为2年后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在华池南梁的重建,奠定了深厚的群众基础,在中共陕甘边历史上留下辉煌的不可磨灭的一页。

 来源:中国庆阳网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四个领袖对高岗案的态度给我们的启迪

下一篇:寺村塬根据地的性质和地位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