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薪火相传   >   正文

在佳县王成家村、郭家圪劳村发展党团员纪实

张达志

发布时间:2016-08-11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6400次

1927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后,陕北的形势和全国一样,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国民党首先把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占优势的红色革命学校——绥德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查封了,紧接着把各学校里的共产党员校长、教员及进步的教职员工驱逐出校,并在陕北各地到处逮捕党、团员学生,使原来的一片大好革命形势,变成了严重白色恐怖的局面。

陕北党组织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适时地把党的工作重点进行了转变,作出了新的决定。一是把党团组织扎根在农村,动员广大党团员,凡有条件能当教员的,都设法到农村当小学教员,或在冬天当冬书房教员作掩护,在农村吸收贫雇农和中农积极分子入党、入团(个别发展)。有些党团员,他们的家就在农村,因此党组织要求他们在本村和邻近村庄,组建党团支部,使党团组织成为农村党的战斗堡垒。二是重视武装斗争,动员广大党团员到国民党军队中去当兵,做兵运工作。仅佳县党组织就派了10余名党团员到神木高志清部当兵。其它各县也派了不少党团员到国民党部队去做兵运工作,有的到驻扎在榆林的军阀井岳秀部队,有的到甘肃省国民党军队里去工作。但由于当时客观条件不成熟,又有“左”的思想影响,有的因工作不慎,暴露了目标,被敌人杀害,有的哗变出来又被敌人打散。尽管结局各有不同,但这却给我党在陕北开展游击战争,积累了经验,培养了一批干部。

上述工作重点的转变,实践证明是正确的。陕北党组织之所以没有中断,一直延续到创建红军游击队,创建苏维埃革命根据地,在刘志丹、谢子长同志领导指挥下,把陕北革命根据地和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成为西北革命根据地,成为党中央、中央红军的立足点,重要原因就是陕北党组织扎根在农村。虽然陕北党组织领导的斗争经历了挫折,受到敌人的镇压,但党始终和人民群众在一起,这是与党组织适时转变工作重点,以农村为主,扎根在农村有很大的关系。

我就是在党组织这一正确决定下,按照陕北特委的布置,在佳县党组织的安排下,于1928年到王成家村、郭家圪劳村,以当小学教员作掩护,在这两个村发展党团员,建立党团支部的。

19282月初,我到了王成家村、郭家圪劳村担任小学教员。这所小学校是经王振华(村内一个绅士王学环的儿子,上榆林中学时曾是共产党员,后叛变当了反革命分子)劝说其父王学环主持操办起来的,校址在两村之间一个空院的两眼窑洞里,距郭家圪劳村稍近。学生只有10余人,年龄均在10岁以上,学生全是走读。我所教的课程是由县教育局规定的国语、算术等,除此之外,我为了给小学生灌输革命思想,还给学生教念革命的《三字经》,唱革命的歌曲(由党员编写的),写字也都是写这些革命的歌词和革命的《三字经》,以加深学生们对革命思想的理解。学生们也非常喜爱唱、念这些革命的歌和书,从小就培养了他们革命的人生观。

为了在王成家村、郭家圪劳村发展党团员,我先对这两个村的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了解。这两个村相距很近,只有一华里之隔,两村不到百户人家,除芏成家村有一户小地主、一个绅士(即王学环),其余绝大多数是贫雇农,少数中农。这两个村地瘠民贫,除有少量水田外(10余亩),大部分是山地,产量很低。由于国民党井岳秀军阀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加上地主的高利贷和高额地租的剥削,农民群众终年辛劳,所得很少,常常吃糠咽菜,过着缺吃少穿的悲惨生活。因此,广大群众迫切要求推翻压在劳动人民身上的统治阶级,尤其是青年人忍受不了这样的压迫,要求翻身的愿望就更加迫切。这样的环境给我在该地区发展党团员、建立党团支部,在客观上造成了有利的条件,我广泛地同当地不同年龄的群众交谈,一些老者把各户的生活状况、生活经历、为人的品德给我作了详细的介绍,使我对这两个村的群众有了了解,给我在这两个村选择培养青年积极分子入党入团提供了有利条件。

那时国民党当局也装作关心教育的样子,曾派人下来督察,但实际上却是来吃喝玩乐的。我记得在1928年五六月间,县上派了一个姓张的督察员到学校来视察,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过问学校的事情,只和绅士王学环整天睡在坑上吸大烟,吃肉喝酒。

这所学校距离乌镇30华里,我利用去乌镇赶集的机会,同乌镇、阎家峁、井明寺等地的党团员建立了关系,并同高起家洼村的高录孝、高录忠两同志经常来往,交谈工作。这年的古历四月初八,是佳县白云山大庙会,一般群众都去赶庙会,烧香敬神,我也去了,同佳县党员刘光显等同志,利用赶庙会人多之际,分头散发了党的宣传品、传单,张贴了标语,以宣传党的主张、方针和政策。这一举动在群众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我来到这所学校一段时间以后,对这两个村子的群众情况有了较为详尽的了解,对周围村庄的情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我除了同一般贫困农民交谈,并宣传党的主张外,还重点选择了10余名贫雇农青年,作为培养、发展党团员的对象,时常同他们在一起谈心,他们也经常来学校找我交谈,谈他们对当时黑暗社会的看法,谈对国民党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欺压、盘剥贫苦百姓的愤恨,迫切希望能推翻这个反动政府,因而对我党提出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非常赞同,深为拥护。我按照入党须知,对他们进行共产主义宣传教育,使他们对共产党有了初步的认识。在此基础上,我对他们讲了许多革命的道理,并进一步宣传了党的纲领、方针、政策,党的组织原则和纪律及保守党的秘密等。我有时和他们个别谈,有时又一块儿谈,经过反复多次的宣传教育,他们对共产主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阶级觉悟有了很大提高,认识到中国人民要得到解放,过上好日子,非要靠共产党的领导不可。我先后个别吸收他们参加了共产党、共产主义青年团。现在能记得入党入团的同志有王五孩、郭来城、郭招招、郭伴孩等八九人。随即组建了党团支部,选举了党团支部书记,以后他们又在附近村庄发展了一些党团员。从此,该地就有了党团组织,并和高起家洼村的党团支部组织在一起,成为乌镇附近一支重要的革命力量,起到了革命堡垒作用。

1933年,我到乌镇向特委汇报工作,马明方同志派我任佳县县委书记,我特意到这两个村子视察了一次工作,听了他们的工作汇报,当时党团支部工作很活跃,党团员都积极工作,是个有战斗力的坚强堡垒,在斗争中起了积极作用。7月间,在高起家洼村特委扩大会议上,我被选为特委委员,后因特委遭到了不幸的挫折,我就再没有机会去过这两个村子。后据对这两个村党团支部知情的同志讲,该地党团组织在土地革命时期,为了配合神府红三团在佳县北区、南区的革命斗争,打倒了一些土豪、恶霸、劣绅,并在乌镇地区党组织带领下,和广大群众一起,把佳县城里一个姓刘的下乡催收税款、租子、高利贷的劣绅打死,这就招致国民党对这一地区采取疯狂镇压,派兵“围剿”,进行残酷屠杀,乌镇地区有不少党团员被敌人逮捕杀害,这两个村党团支部的同志,亦大部分被敌人残害致死,现在只有1个还健在,几个同情革命的同志,后来也逃跑出来参加了革命工作。我们活着的同志,要学习他们英勇奋斗,不怕牺牲的精神,继续踏着他们的血迹,为中国进一步繁荣昌盛而奋斗。

 (198654)

 

(原载:《张达志将军》)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忆在榆林中学时

下一篇:在他的指挥下战斗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