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经典战例   >   正文

在新年攻势中——记突破临津江

张峰

发布时间:2010-10-10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17029次

敌人连着吃了两个战役的败仗之后,退到“三八线”依托旧有的工事和临津江天险构成了一道防线,企图阻止我前进,赢得喘息机会。据说美国一手操纵的联合国大会,还非法通过了一个什么“三人停火委员会”,这套马歇尔替蒋帮制订过的公式,对于我们已经不是新鲜玩艺了:三人小组→就地停战→和平谈判→大举进攻。

为了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决定在除夕这一天突破临津江,重重打击美国侵略者。在这一战役中,上级把突破临津江主要方向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师。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是严重的。右翼团的突击地带江水湍急,部队必须在敌人火力下,忍受严寒,趟过宽达二百米的冰块撞击的江水。左翼团的突击地带江水虽已封冻,但江面宽有300米,敌人在沙滩上布满了地雷,江南岸的悬崖陡壁有三丈多高,部队要冒着炮火冲过江面,攀登悬崖。战斗的激烈和残酷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完成这样艰巨的突破任务,必须进行复杂而细致的准备工作。

在战斗之前,当我(时任116师副师长)到左翼团检查准备工作时,看到战士们已经准备好了梯子、麻绳、稻草、钩雷杆、草鞋、水袜、猪油等各式各类爬山、防寒、防滑的器材。他们日夜在山谷里冒着严寒练习爬山、滑冰。夜晚一趟又一趟地潜行到临津江上侦察江水的情形。一个战士还巧妙地迷惑住敌人,在江面上敲下一块厚厚的冰扛了回来,大家都把这块冰当宝贝一样观察研究。从这样周全的准备工作和战斗情绪中,我真感到在我们战士面前,天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他们前进。

30日夜间,部队悄悄地进至临津江边,经过一夜的紧张劳动,全部人马车炮都进入地下。第二天黎明,江边密密层层的交通壕已全部用冰块积雪伪装起来了,只见一片白皑皑的银装大地。

虽然部队隐蔽得很好,但我的精神仍非常紧张。在横宽1500米、纵深2500米的攻击阵地上囤兵近万人,要熬过一个整天而不被敌人发觉,要保证突击前的隐蔽和进攻的突然性,这是多么令人担心的事情啊!我和左翼团的指挥员坐在地下掩蔽部里,不断地看着表,我们虽然自己都有块准确的表,可是还在互相问道:“现在什么时间了?”

时间真是难忍难熬!当我们清楚地看见对岸的敌人来回走动,对准我们瞭望、侦察,或是当敌人的飞机绕着临津江低飞盘旋的时候,我们总是一次一次地询问部队的隐蔽情况。我不断地给各营打电话:“千万不能烧火!任何人不能出来乱动乱跳。天气的确很冷,但是为了胜利,我们必须忍耐……”

中午,江上一片白雾茫茫,雪花纷飞,阵地又加了一层天然伪装。我站在隐蔽部外边,让雪花打着我的脸颊,情不自禁地喊道:“好啊!这真乃天助我也!敌人更不容易察觉我们了!”

傍晚,师指挥所打来电话,我听见师长(汪洋)镇定的声音:“你们准备得怎么样?”这句话好像把我紧紧压缩着的心解放出来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的命令!”

师长告诉我,炮兵已经准备好了,通知我们准备观察。

在我和团长带着参谋跑出掩蔽部的同时,我们的炮兵突然开火了,掩蔽部有节奏地急剧地跳动起来。炮弹从头顶飞过,发出啸声,有如风暴。对岸立刻腾起一片火光和烟雾,战士们跑出掩体,大声喊道:“好啊!打得好啊!”

团长在观察所观察着:“地雷打炸了!”

“突破口火力点摧毁了,一个、两个、三个……”

“哎,17号敌人机枪还在射击……好哇!这一炮打得正准!”

我用电话向师指挥所报告,炮兵打得勇猛、准确,给步兵开辟了冲击的道路。

电话铃声又急促地响了。师长告诉我:“现在离冲击时间还有3分钟,你们做好准备!”

立刻,我们掩蔽部里十几部电话机、一部电台都忙起来了,我几乎是同时向各单位传达命令。我再一次问他们:“你们的部队现在进到什么位置了?你们的突破口通路开辟了没有?”

各单位指挥员都是一样的回答:“一切完成,等待你的命令。”

他们的心情和我是一样的。我告诉他们不要放下电话。

1703分,指挥所发出冲锋信号,3发绿色信号弹升上天空,重机枪也对空交叉着发射了250多发红色曳光弹。

“现在发起冲锋!”

几乎与我放下话筒的同时,千百个战士跳出交通壕,呐喊着向江面冲去。

我立刻跑出掩蔽部,站在小山上观察这一声势浩大的冲击。黑黝黝的群山夹峙着的临津江上,一片火光闪烁。红色曳光弹交叉构成的火网和敌人的炮弹轰然爆炸的火光,使我在夜幕降临之际,能够看到战士们端着枪,喊着向前猛跑。部队成楔形队列,在稠密的火网中笔直地向着预定的突破地段,迅速冲击前进。

左翼团政治委员、兄弟炮兵团参谋长都站在我的身边,大家严肃而沉默,谁也不想说一句话,全心倾注着眼前这伟大场面的每一个变化——这是决定战斗成败的一刻。

在这决定的时刻,我是满怀胜利信心的,但我的心情也是紧张的。因为我们进行了精心细致的战斗准备,我们巧妙地达成了攻击的突然性,我相信部队能够完成任务,这一仗一定能够打赢。

突然,在江南的沙滩上腾起一片火光和烟柱,左翼连的冲击地段上地雷爆炸了。我意识到,左翼连队为了争取整个战斗的胜利而付出了必要的代价。地雷一串连着一串,从北向南,迅速地爆炸着,我看见有人影倒下,但后面的人影仍然向前奔跑。

在一串串地雷迅速的轰响过后,可以看见人影在对岸陡峭的悬崖下晃动,该是战士们在架梯了。突然,南岸悬崖上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紧接着,冲锋枪、手榴弹急骤地响起来,这是一梯队攀上对岸悬崖,与敌展开了近战。左翼团政治委员兴致勃勃地向炮兵团参谋长道贺:“伙计,行了!”

“突过去了,没有问题了!”我几乎是在喊。

经过短促的激战,南岸升起3颗红色信号弹,我心里像打开了一扇亮窗。我立刻跑进掩蔽部,用电话向师长报告:“我们已占领南岸敌人的第一道堑壕……”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在彭总指挥所

下一篇:长乐村战斗

西北革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