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革命历史网
首页 > 权威说史   >   正文

毛主席十月十四日在军事高级干部会议上的报告

发布时间:2016-02-23 字体:设为默认 浏览次数:37186次

同志们:这次高干会主要的题目就是要准备战争。在这个题目下,假如国共合作破裂了,怎么办?我们是不要破裂的,要破裂的是日本及国民党的投降派。但是他要破裂,我们该如何办? 

一、破裂的两重性:国民党去年开十中全会,今年七月即准备进攻边区,也暂时的被打退了。今年九月国民党又开了十一中全会,口称国共关系是政治问题,应以政治方式解决,但实际上又调兵遣将(经河南调来三个军:第九军、第十七军、第二十七军)到潼关一带,修筑飞机场,以及所有第一线兵力都调了比较强的部队,外表上政治解决,实际上是准备打仗。我们中国有许多老实人,我们党内也有不少的老实同志,譬如边区在抗战初期有四十八股土匪,我们同志就看不见;在全国范围内虽然一方面抗战,但另方面又准备消灭共产党。(三中全会有消灭共产党之决议案)一直到现在,国民党仍然是一方面抗战、另方面备战的两面政策。国民党并以十月十一日(至)十二月练兵,准备内战,因此说破裂的可能性很大。其原因是:日本的诱降,国民党内部有投降派;罗果夫的文章责备国民党内部的投降主义并赞扬中国共产党八路军。罗果夫的文章不是王明路线。罗果夫的文章登出后,国民党很恐慌,并在各报纸公开驳斥,称“破裂不是国民党,而是共产党”。

挽救此危急是否有可能?是有的。原因是:国际反对中国内战,全国人民反对内战;国民党有困难,共产党有充分准备。政治上揭露国民党的投降主义,争取中间派;军事上今年冬季练五个月兵;物资上准备一年粮食衣服等。以上四条除前三条外,特别重要的是共产党本身的准备。如果共产党本身有了准备,挽救此危机的可能还是有的。这次高干会,即是准备打仗,迎接破裂,只有这样准备才可能对付两种情况——破裂或不破裂。如果要是睡觉,那就只能对付一种情况即亡党、亡国、亡头。因此,现在最怕的也就是睡觉。一九二七年陈独秀睡觉了,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了。这次我们有准备,他要破裂,他就赚不了钱。所以这次高干会的中心任务就是备战。

二、破裂的比较:这次我们有经验、军队、根据地三个东西,一九二七年我们是没有经验,军队虽有但很脆弱,所以陈独秀害了我们。王明至四中全会即想搞新陈独秀主义,六中全会政治上才克服。王明路线有三个特点:速胜论,投降国民党,反对游击战主张运动战,以及向党闹独立性。因此说,王明现在虽然还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实际上他已成为国民党在共产党内的代表。经过二十余年奋斗的共产党,是不许可有这种投降主义的存在,这是党内的比较。

再说党外的比较,一九二七年没有日本打进来,现在有日本深入国土。国民党要打延安,这不是一个简单问题,他们要打对他们就很不利。一九二七年中国国内之阶级矛盾还只是刚刚兴起,现在经过二十余年,国民党反动的统治,阶级矛盾加深了(如四川、甘肃的民变),这是国民党的两大危机。外部有日本的侵略,内部有民众的反抗。一九二七年有许多帝国主义帮助国民党,现在帝国主义都在忙着打仗。一九二七年,虽然有了苏联但不强大;各国虽有共产党,但是还很年幼;现在苏联强大了,各国的共产党也有了锻炼,他们至少在政治上能给我们一定的援助,我们不是孤立的。一九二七年,是全世界资本主义暂时稳定的时候,现在是全世界大战的时候,战争的结果三个希特勒国家倒台,苏联是强大了。

三、破裂的困难:准备着说怪话,王明现在已经说怪话了,说中央路线错了,将来国共合作破裂了,那他更说“我说不斗,中央要斗”,看,现在破裂了,那不是中央斗破裂了?还有抱王明思想的人,一定也要说怪话,帮助国民党瓦解我们党。如果他一定要跟王明走,那我们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说服,一是说而不服者就要孤立之,再有一部分说怪话的人,就是特务分子,如自然科学院他们就公开拥护王明,反对中央。准备战争,那时我们得丰衣足食。那里还能丰衣足食呢?相反的,还要准备更困难的生活。吃的苦中苦,方为资产阶级的人上人,这也是革命压倒反革命。又要革命又怕困难是不成的,要革命就要有困难,困难是要斗争来解决的,因为我们的番号是共产主义者,马列主义者,不是投降主义者。

四、现在要作的事情:高岗同志已经说过,所有党员和非党员都要照他说的去作。我现在讲讲十项政策: 

1、对敌斗争:就是军事准备,今年冬季来他一个很好的训练,达到一个当两个之目的。方法是首长负责,自己动手,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开了这次高干会,各团团长,应好好负责,训练部队,和士兵打成一片。过去有的毛病,只有好好改,那就是马列主义者,陈宗尧、左齐,在生产中上山做饭送饭,就是马列主义者。你们在脑子里应该弄清楚,对敌人要是霸道,对同志则是仁道。此两种态度,应有区别。

2、拥政爱民:明年阴历正月再来一个拥政爱民运动。党政军民各自批评自己的缺点,忘记了这一条是不对的,是错误的。对自己的毛病不批评,不去领导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这叫军阀主义。过去的五团,一营二十八个人,贪污腐化,像什么军队?共产党的军队吗?不!纣王的军队。这是领导上的错误,路线的错误,领导者应撤职。现在改为八团,经过高干会,进行了自我批评,马上风平浪静了。因此,还要来一个自我批评,改造部队。以后每年阴历正月来一次拥政爱民运动,这个问题在华北各根据地很重要。中国红军是中国人民的组织者,宣传者;他应该是最觉悟的,先进的,他的责任也是很大的。过去军队总是说老百姓怎样不好,不责备自己,现在老百姓可好了,要借什么东西也就有了。军队好,老百姓没有不好的。

3、精兵简政:已经实行通了。

4、统一领导:很重要,现在各根据地都在实行(从中央到支部),如果有不足的地方还要好好去克服。几个领导者中有气的,要经过嘴说出来,互相批评,只要将问题扯清楚了就统一了。

5、发展生产:按照高岗报告那一套去办。耕三余一,备战备荒。

关于统一贸易,有两个问题:一是食盐统销,一是鸦片专卖。鸦片问题,在边区党内外,有许多人不了解。今年支出六十万万元,财政厅只支出十八万万元,税收六万万元。如果不搞鸦片怎么办?边区地广土肥是好处,但地广人稀又是坏处。这样大的开支,没有鸦片怎么办?所以鸦片烟要专卖,不准分散搞了。要在三个月内搞到一万万五千万法币,消灭黑市,这一条要执行。

农业生产方面:边区来了一个大革命,即是组织了劳动力,明年更要发动,以达到百分之七十的劳动力都参加到集体劳动中去。如果真正达到此目的,那就不得了。为什么说是一个大革命呢?封建剥削关系,一半被取消,一半又被削弱了一半,这种生产关系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由个体劳动到集体劳动,这还不是一个大革命?我们达到以个体为基础的劳动互助,形成各种人数不等的合作互助形式,如札工队,变工队,唐将(?)班子,什么名称都可,这样劳动力便会增强一倍或一倍以上,这是制度上的革命。机关、部队、学校,实际上就是一个合作社,运输队也要搞成合作社。譬如中央直属运输大队,改为二八分红后,由八十万斤的运输力增加成一百七十万斤的运输力。从前口袋破了漏米没人管,改为二八分红后,口袋稍微破了就有人去缝了。这样以来,公家大得其利。现在请考虑一下,工厂也可改成合作社的形式,这样工人便会爱护工厂,达到成本少,产品好,推销快之目的。伙种,按伙子也是一种合作社的形式,这种合作社的性质,就是为了群众,只有为了群众,一切问题才能解决。

6、整顿三风:陕甘宁是有成绩的。

7、审查干部: 

8、时事教育:即阶级教育,揭露国民党之罪恶,还要继续在干部中进行。

9、减租减息:各根据地执行的还不彻底,还应继续贯彻之。

10、三三制: 

如果国共合作破裂了,此十项政策仍然不变。此十项政策中最中心的是对敌斗争,发展生产,整顿三风,审查干部四项,也就是挤地方,弄饭吃,整歪风,反特务。有了此四项,我们的党就巩固了,挤不出地方马列主义,就没有地方化。要学会弄饭吃,王震部队每人平均开荒十八亩,完全自给。国民党说我们是军阀,我说这样的军阀一不要国民党发饷,二不要共产党发饷,三不要老百姓发饷,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各部队都要建立根据地,搞工厂,存粮食,养肥猪,各部队首长好好计划一下,搞自己的家务。再说反奸斗争,今天我们有很大一个进步。国民党自从抗战以来,眼睛就是亮的,我们共产党是瞎子,今天我们可学乖了,国民党也被我们整了一下。我说:“国民党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共产党妙计安天下,得了夫人又得兵,”夫人就是经验,兵即是自新分子。我们要利用这批人,大部不抓,一个不杀。我们的方针是首长负责,亲自动手,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的结合,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调查研究,分清是非轻重,争取失足者,培养干部,教育群众。要贯彻军事训练,发展生产,反奸斗争,教育开展自我批评,整歪风。有些同志不懂分析,只看见自己的成绩,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没有自我批评,喜欢作结论,是不对的。结论是从那里来的?是分析的综合。去年高干会作了自我批评,对工作作了分析,所以今年就搞的好。共产党员应该是常常觉得自己不足,有缺点,求进步。列宁讲过:“一个比较正确的概念要有千百次的反复。”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是了不起,自由放任,此种消极倾向我们要反对,以斗争求团结。

对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以斗争求团结,是为了批评其反动方面,提高他到抗战的方面——统一各阶级。

对小资产阶级,以斗争求团结,是为了批评其落后方面,提高其觉悟程度——统一劳动阶级。

对无产阶级以斗争求团结,是为了统一阶级。

对党内以斗争求团结,是为了巩固党的团结。

方法是斗争,目的是团结。

各位同志要注意此四种方法,不实行自我批评就搞不好,这就是整风。经过七大后,党将更加巩固,只要我们好好干,我们是会胜利的。 

 

(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九日由中共中央西北局办公厅秘书处翻印)


声像资料
创作源自于生活——张亚东

上一篇:毛泽东、朱德、邓小平、江泽民等同志挽词选

下一篇:群众追念领袖 自组乐队护送

西北革命历史网